立即打开

打开

在东南亚读国际学校

东南亚国际学校数量 4 年增长 39%。

作者 | 吴锦清

路透社去年有一篇文章提到,泰国的大学正在积极招募中国留学生,而后者也乐意前往就读,从 2012 年到 2017 年,泰国高校里的中国新生注册量翻了一倍,达到 8455 人。

文章列举了几个原因,其中提到了泰国大学的可负担性,比起欧美大学三十万起步的本科学费自然不用说,即使是与东南亚的新加坡和马来西亚对比,泰国大学依然有很大的成本优势,所以即使排名上没有任何亮点,却受到我国南方省份农村家庭的欢迎,“希望逃离当地贫穷又高度竞争的教育系统,在东南亚第二大经济体里寻求一份高收入的工作”。

有关注国际教育的家长应该不难发现,其实在大学以下的国际教育领域,东南亚市场这几年也逐渐开始火热了,泰国仍然是一个绝好的例子,从去年开始,很多低龄留学以及游学机构就开始推广曼谷国际学校的长期、短期甚至插班产品。

在 2 月份中国国内新冠疫情严峻时,有越南媒体预测,越南国际学校可能会迎来国际学生人数的上涨。香港国际学校自一月下旬农历新年假期就开始停课,很多在香港的外籍家长可能会因国际学校需求得不到满足而把孩子转到越南的国际学校。

虽然现在疫情全球爆发同样导致东南亚一些国家停课停学,但在当时看来,这个猜测其实很有道理。而且不只是越南,也不只是在香港的外籍家长,恐怕整个东南亚一线城市的国际学校都会受到中国家长关注。

ISC 2018 年的一份报告显示,东亚国际学校的数量在 4 年内增长了32%,而东南亚市场增长幅度高达 39%。东南亚国际学校,以新加坡、泰国和马来西亚居多,从幼儿园到高中,从全英文教学到中英双语或多语,从寄宿到走读,满足了国内众多新中产家长对国际教育的需求。

小钱就是泰国求学家长中的一份子。带女儿去加拿大并被寒冷天气吓退后,小钱把女儿的转学地点定在了气候温暖的泰国。至于为何没有选择同在东南亚的新加坡,小钱直白回答,泰国性价比最高。在泰国一直流传着一个新闻,由于中国留学生的激增,泰国一所国际学校 2018 年盈利飙升至 9700 万泰铢,是 2017 年的五倍还要多。

根据 International Schools Database 2019 年的调查,北京和上海是就读国际学校费用最贵的城市。北京国际学校年费中位数为 31,253 美元,大约 22 万人民币。最贵的学校收费 41,389 美元,也就是将近 30 万元。上海国际学校费用也差不多,中位数为 30,046美元,大约 21 万人民币,最贵的学校收费 38,853 美元,折合人民币大概 27 万。

而新加坡国际学校学费排名第 9,年费中位数达到 20,910 美元也就是 15 万人民币,最贵的学校收费 37,859 美元,折合人民币 27 万不到。

虽然听上去新加坡比北京上海便宜,但一年学费外加生活费对家长来说也是不小的负担。对比之下,曼谷国际学校的学费就显得实惠很多。曼谷国际学校年费中位数为 14,336 美元,差不多 10 万人民币。最贵的学校收费 31,125 美元,和北京的中位数差不多。

性价比高的同样还有越南和菲律宾。

胡志明市国际学校年费中位数为 15,662 美元,相当于 11 万人民币。最贵学校收费24,836 美元,连北京、上海的中位数都没达到,只有 20 万不到。马尼拉就更便宜了,年费中位数为 9,901 美元,只有 7 万人民币,最贵的学校收费的 20,278 美元,差不多 14 万元。

数据很直观,除了相对较贵的新加坡,泰国、菲律宾和越南的国际学校学费差不多是国内国际学校的一半,最便宜的马尼拉甚至只有北京的 1/3。也就是说,在北京、上海中等价位国际学校同样的费用,几乎能上这三地最好的学校了。

而且即便是同一品牌的国际学校,在国内和东南亚收费也相差很多。以英国哈罗公学为例,2019 年北京哈罗英国学校小学部收费 24.5 万,而在曼谷哈罗国际学校,小学部收费约 73 万泰铢,折合人民币 15.8 万,相差了近 9 万元。

虽然从价格上对比,这几个东南亚一线城市的国际学校学费远低于国内,但低价并不意味着教学质量不高。如果不去考虑回国高考的情况,从多元化程度和课程标准的执行角度看,东南亚国际学校其实还胜过国内一些国际学校,特别是中国学生占多数的民办双语学校。

国际学校通常分为三种,纯外籍人员子女学校、民办双语国际学校和公办学校国际班/国际部,国际学校必须提供 IB、AP 和 A-level 等国际通用的教育体系并颁发对应学历。

比起后两种,纯外籍国际学校起步早,办学经验更丰富。同时因为专门为在中国境内合法居住的外籍人员子女提供适应教育,纯外籍国际学校在课程设置上更严格按照国外课程体系执行,语言和文化氛围浓厚,教学质量好,自然更受家长追捧。

正因为如此,这类纯外籍学校的入学要求也越来越严格。而最受欢迎的外国人子女学校的源起是为了服务外国驻华官员的子女,在改革开放迎来大批外企之后又为外企高级员工和港台商人提供子女教育服务,而进入新世纪之后又开始服务大批回国的海归,开始出现大量国人面孔。

另一方面,经济快速发展的带来的财富积累,也催生了中产家庭对教育多元化的需求。在最初,这种需求可以通过高考之后的留学得以满足,但是随着中产家庭数量的增加逐渐超过了海内外名校招生名额的扩张,对于优质教育的需求也将竞争的起跑线不断前移。除了让学区房迅速升值之外,强大的支付能力也一步步抬升了其它教育产品的门槛,包括了国际教育资源。

越来越多中产家庭涌入,让近两年北京、上海、深圳很多纯外籍子女学校不仅拒绝拿外国护照加中国旅行证的双非宝宝,一些以前可行的小国护照、绿卡也不再适用。

很多家长不惜改头换面,通过移民不移居、够买外国护照等方式为孩子打造外籍身份的做法已经行不通了。即便退一步,上个中国学生为主的民办双语学校,也没那么理想化。有关部门这两年对于民办双语学校义务教育阶段课程的限制也使得这类学校的多元化特征有所褪色。

英国威雅公学在进入常州招收中国学生时,校长 Rhiannon Wilkinson 就表示除了 IGCSE和 A-Level 课程,学生还将学习中文数学课程。她说,学校以招收中国学生为主,“他们不想被西方化,但他们想申请西方大学。” 国际学校很多时候被用来当作留学的跳板。

而今年 1 月,教育部印发了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明确规定了义务教育学校不得选用境外教材,普通高中除中外合作办学机构或项目、经省级教育行政部门批准开设的普通高中境外课程项目外不得选用境外教材。也就是说,民办双语学校的课程可能并不够像一些家长要求的纯国际化。

这相当于进一步降低了市场的供给量。对比之下,小钱女儿所在的班虽然不到 20 个人,孩子来自泰国本地、美国、加拿大和北欧等,“有点小联合国的意思”。

同时,日前江浙沪等地出台的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新政策,百分百摇号也让想进顶尖民办双语学校多了更多不确定。

国内国际学校价格贵、入学难,再加上高价学区房等因素,东南亚国际学校近几年备受国内家长青睐,而且这种热度也会随着国内教育改革持续。但值得注意的是,东南亚国际学校尽管整体来说优势明显,几个高性价比的一线城市国际学校规模本身存在差距。

在汇丰银行全球外派人员调查报告里,排名前三十的国家或地区包括了东南亚所有主要经济体。如果考虑进教育需求,新加坡毫无疑问排名第一,但越南、马来西亚、泰国和菲律宾都能在前二十五名之内。而从本土消费者的角度来说,根据经合组织的估计,2009 年全球有 18 亿中产人口,其中亚洲有 5.25 亿,这组数字在 2030 年将变成 49 亿和 32.24 亿。

国际学校面向外国人和挑剔的中产阶级,在中国带领下保持高速经济增长的东南亚大都市里,外国公司的高级员工和寻找私立学校的中产家庭是不缺的。虽然这些数字是疫情之前的估计,但是已有的市场也足以支撑东南亚国际学生市场,而且这里性价比更高的国际教育甚至还可能成为原先有能力却因为疫情而无法负担欧美留学的家庭的选择。

根据 ISC 亚洲研究所主管 Samuel Fraser 所说,泰国拥有 216 所国际学校,有超过 7 万名国际学生就读。泰国国际学校大约有 60% 集中在曼谷,达到119 所,包括英制、美制还有澳洲、法国、日本等多种形式,曼谷是泰国主要的旅游胜地和外企总部驻扎地,学校高度集中反应的是客群的集中性。

论规模,马来西亚与泰国旗鼓相当,而且在汇丰外派报告里也处于东南亚国家的第三位,这里同样看到了外国人和本地中产带来国际学校繁荣的景象。ISC 的数据显示 从2012 年到 2018 年,马来西亚 K12 阶段国际学校数量从108 所增长到了 239 所,注册学生数量也从过年 2.9 万到了 9.6 万,其中主要客群在集中在大吉隆坡居民和海外归侨。

在光谱的另一端,则是越南和菲律宾这类新兴市场,其中越南更是在汇丰报告里排在第十位,在东南亚国家中仅次于第二的新加坡。而菲律宾作为亚洲曾经最富裕的国家,又有多年被殖民的历史,后来又接受美国的管辖,所以催生了当地的国际学校。

菲律宾国际学校主要集中在马尼拉和宿务,马尼拉大约有 50 所国际学校;而越南目前仅有 24 所国际学校,其中 11 所在河内,13 所在胡志明市。越南的国际学校一般实行英式或美式教育,随着近年外商投资的增加和本地学生入学禁令的解除,入读国际学校的本地学生和外国学生均有增加。

单从数量上看,曼谷和马来西亚国际学校有先发优势,可供选择的优质学校更多,在教学和课程上经验也会更丰富。马尼拉和胡志明市国际学校数量较少,质量差距大,选择比较有限。而且从外教师资角度讲,永远众多外国人的曼谷可能也更占优势。但如果综合比较多地的房产价格、基础设施、生活成本外加投资潜力,不同家长可能会有不同的选择。

东南亚国际教育是否值得考虑是一个需要结合实际情况来评价的问题,你可以花一万多去泰国体验一个月的国际学校插班项目,也可以去宿务的日韩系英语培训机构为留学欧美打语言基础,更可以用国内一半的那个在这里找到差不多的中小学,东南亚本身提供了一个在高性价比这个大前提下的多元化组合。

我们在马尼拉考察时遇到的一个山东买房客,当时这位大姐正在为自己的小儿子寻找当地的华文中学。在这之前,她已经在当地买了一套精装公寓作为投资,顺便和在大学教书的好朋友见了一面,大概得知可以在马尼拉的华侨学校就读的事,同时听说了衡水中学的一个华侨联考项目。

虽然身处山东一个准二线城市,但是那里的教育竞争依旧让她喘不过气。在经历过大儿子的鸡血式教育之后,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 “小的不想这么累了”,不过在国内放养又会让孩子的大人承受来自学校和社会的压力,于是这位大姐决定要带着儿子出国上学。

根据预算,她首先排除了欧美。因为儿子还小,刚上初二,留学必须要亲自陪着,在老家开着两家西餐厅的大姐虽然手头宽裕,但拿不出每年五十万左右的费用来支付学费和两个人的食宿。把目标放在东南亚之后也曾经考虑过新加坡,毕竟那里的教育声名在外,但是房价让她望而却步,无法兼顾房产投资的需求。所以在马尼拉购买了公寓,并听了当地的朋友的建议之后,她做出了上面的选择。

在我们当天分别的时候,找学校这件事还没明确的结果,进入华侨学校所要求的英语成绩还需要解决,而最终决定里关于教育的部分也有可以优化的空间,但这个的决策过程证明了东南亚地区对于一部分有投资能力的家庭来说是一个有着足够多选择的多元市场,关键是根据预算和刚需来进行计算。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