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东南亚失守

新加坡街头

新加坡、印尼等东南亚国家,因在新冠肺炎流行初期的措施见效,一度成为抗疫的“典范”。

然而,随着病毒在全球肆虐,东南亚早已不是“世外桃源”,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等国的疫情渐呈暴发之势。

与早期甚至3月中上旬还缓慢徘徊的走势迥异,如今东南亚地区的疫情如同摁下了“快进键”,确诊病例节节攀升。

倡导用一个声音说话和积极推进一体化建设的东盟,没有拿出实质性的合作应对方案;东南亚各国只能各自为战,难免显得混乱且危机四伏。

形势陡转,多国病例破千

从第1例确诊病例到增至200例用了两个月有余,从200例到突破2000例只经过了13天,这是马来西亚新冠疫情的发展轨迹,也代表了东南亚地区疫情演变的脉络。

自马来西亚在1月8日确诊东南亚地区首个病例之后,在相当长的时间内,东南亚各国的新冠病例增长十分缓慢,日增幅在0到个位数之间徘徊,形势看似一片大好。

但自3月中旬开始风云突变,此前未有确诊病例的国家如文莱、缅甸、老挝等国相继“失守”,而已经有确诊病例的国家包括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新加坡等国,确诊病例数则是噌噌噌地往上冲。

截至3月28日,东南亚地区11国(含东帝汶)已无一幸免,共计确诊接近7000例。其中,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四国均累计确诊超过1000例,新加坡紧随其后。

而这些还只是在目前部分国家检测能力有限条件下的统计数据,实际情况可能更糟,下步走势让人捏一把汗。

3月19日,在菲律宾大马尼拉地区的

帕赛市,旅客在尼诺伊·阿基诺机场等待航班

东南亚国家当初守得住,却在眼下集体“沦陷”,除了疫情全球大流行的因素外,还有一些特殊的因素。

其一是国内政局混乱,权力斗争与疫情防控顾此失彼。

典型的是马来西亚。2月中下旬,大马政局发生剧变,其间政府处于半瘫痪状态,民众则围观看热闹,都疏忽了来势汹汹的新冠病毒。

3月初组建的新政府相对弱势,人民不熟悉,在野党伺机提出不信任案。新政府的首要目标显然不是抗疫,而实施强硬防控措施,也是其难以完成的任务。

因此,马来西亚只得迎面硬接疫情的来袭,至3月26日累计确诊病例就突破2000例,成为东南亚的重灾区。

3月19日,在马来西亚吉隆坡,

警察设卡检查来往车辆

其二是,宗教集会活动成最大感染源,新加坡和马来西亚的病例快速增长,都与此密切相关。

新加坡神召会恩典堂、基督教生命堂等,成为群体性感染的主要源头。马来西亚更是在2月29日至3月5日于吉隆坡大城堡清真寺,举行了有1.6万人参加的大型宗教集会活动,之后便陆续有人确诊,这一群体性病例占到马全国确诊总数的一半以上。

可怕的是,据马来西亚卫生部披露,参加上述活动的1.45万名马籍人当中,只有约1/10的人主动进行了登记;剩下的人去了哪里,又是什么样的情况,没有人知道。

泰国、印尼也都出现多起群体性感染。印尼军方估计,仅首都雅加达一地的患者最终恐将达到8000例。

诡异的是,美国海军“西奥多·罗斯福”号航母在3月24日被曝出3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到3月26日升至25人确诊,而该舰3月5日至9日刚访问越南岘港,之后一直漂在海上。

当时越南仅有16例病例且都在北部河内地区,现在全国已经超过170例。美国和越南,究竟谁传染了谁?

各自为战,暗藏失控风险

平时可以卿卿我我,大难临头各自飞;新冠疫情是一面大镜子,照出了多个地区性组织的困境。

当疫情在欧洲疯狂肆虐、意大利和西班牙等国陷入绝望之时,无论是欧洲自主的欧盟还是美国人主导的北约,都顿失往日的强势风头,既无可奈何又无所作为,带头的“大哥”和跟班的“小弟”都只能自顾自救。

东南亚地区面临同样的尴尬。东盟在地区安全、区域发展等方面都发挥着重要作用,但当疫情来袭时,除了号召大家共克时艰外,东盟能做的事情实在太少。

该地区国家,疫情较严重的马来西亚、泰国、印尼、菲律宾等,不那么严重的越南、文莱、柬埔寨等国,基本上各自为战,自求多福。

总体来看,从适度管制到“封城”,再到“封国”,是东南亚各国应对疫情升级采取的递进式防控措施。但要注意,这里所谓的“封城”和“封国”,与我们通常理解的意义不完全一致。

东南亚最大网约车公司Grab

决定关闭在新加坡和泰国的办事处

新加坡在“外防”方面的做法,代表了该地区国家的整体指导思路。

首先是在疫情出现时,限制来自疫情国家的旅客,保留对其他国家的开放;其次是在疫情蔓延开后,限制区域内的人员流动;再则是在疫情全球流行和确诊病例大幅增加之时,采取更严厉的控管措施,如限制所有非本地人员的入境。

于是自1月下旬开始,东南亚各国的防控措施层层加码,到3月中下旬达到高峰。各国根据国情和需要,实行部分或全面的“封闭隔离”,以防外部输入病毒和内部疫情扩散。

菲律宾3月12日宣布马尼拉、圣胡安等多市进入灾难状态,3月16日出台严控措施,在全国约一半的地区(涉及约5000万人)施行“加强的社区隔离”,防止病毒传播。

马来西亚3月18日开始实施全国封闭式管制,包括禁止在全国范围内进行群体性活动和集会,禁止外国旅客入境等。

越南从3月22日起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新加坡3月24日起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或过境。

泰国3月26日实施“紧急状态法”,关闭所有边境口岸。

各国内部防控力度也在加大,其中,控制人员流动措施方面,多数是抄中国的作业,但有些手法让人啼笑皆非。如菲律宾多地街头出现“抬棺”宣传防疫的队伍,车上贴着“要么在家待着,要么在里面躺着”的标语,车后跟着4个人抬着棺材。

尽管各国防控措施严厉,但抗疫形势十分严峻。

东南亚地区人口密集,且大部分国家为发展中国家,医疗水平和设施不足,普遍存在漏诊和缺少设备不能进行全面检测的情况,实际感染人数可能更高;已经确诊的病例,也难以做到“尽收尽治”,菲律宾和印尼等国的医疗机构已经不堪重负。

世卫组织预测,该地区疫情继续上升的可能性很大,呼吁各国千万不能马虎。

携手抗疫,援助和防输入并重

中国与东南亚各国山水相连,交往密切。2018年中国和东盟间人员往来达到5700万人次,每周有近4000个航班往返于中国和东盟国家。

在今年2月疫情于中国迅速蔓延时,东南亚国家政府及民间积极向中国捐赠口罩、防护服等抗疫物资。

多国领导人力挺中国抗疫:柬埔寨首相洪森在中国疫情比较严峻的2月初临时访问中国;泰国国王哇集拉隆功、政府总理巴育都向中国发出慰问电;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公开表示,中国的抗疫措施是负责任的表现;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称,为疫情指责中国是恶劣的……

马来西亚橡胶出口促进委员会(MREPC)

及手套制造商协会(MARGMA)联手

共为武汉捐赠了1800万只医用手套

但在东南亚整体上对中国抗疫释放善意的同时,也夹杂着一些极不和谐的声音。如有些国家的媒体,将新冠病毒称为“武汉病毒”和“中国病毒”等,地域性歧视明显;部分国家的某些政党,甚至发表“肺炎是真主惩罚中国”的不负责任言论。

加之,东南亚是华侨华人最为集中的地区,疫情造成的当地民众的恐慌与不当歧视言论,令华侨华人的处境非常艰难。许多华人为确保安全关闭店铺,在病毒检测等方面求助无门。

还有国家不忘“浑水摸鱼”。针对中国驻意大使馆在使馆官方Facebook和推特账户上刊登的由意大利姑娘奥罗拉创作的漫画图片含有“南海九段线”,越南媒体认为中国是在“非法”宣传“南海九段线”,越南外交部还发表声明无端指责中国。

此外,越南3月24日紧急叫停大米出口,成为疫情下世界上首批几个禁止粮食出口的国家之一。

与邻为友,合作互助才是抗疫之道。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当中国疫情得到有效控制,而东南亚地区疫情趋于恶化之时,中国及时伸出了援助之手。

截至3月27日,中国已经宣布向83个国家及世卫组织、非盟等国际和地区组织提供紧急援助,包括向柬埔寨派遣医疗专家,向菲律宾、马来西亚、印尼等多个国家提供了医疗物资。中国对东南亚国家的援助,是回报,更是大国担当。

中国在提供力所能及援助的同时,亦在防范疫情“倒灌”,而东南亚是重点方向之一。自3月13日起,中国境外输入型病例每日新增数已经超过本土新增病例数。截至3月28日,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确诊病例655例,菲律宾、泰国、柬埔寨和印尼等国,都有对华输出病例。

东南亚国家中,菲律宾向中国输出的病例最多。其中在福建省,从菲输入病例占全省境外输入病例的50%。

阿里巴巴公益基金会向马来西亚、印尼、

菲律宾、泰国四国捐赠200万口罩,15万

检测试剂盒,2万防护服和2万防护面罩

中国面临“第二次严峻考验”。对此,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3月23日召开会议,明确要求实行“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总体防控策略。

援助和防输入并重,中国既要向东南亚国家提供援助,协助抗击疫情,帮助受困的华人华侨,又须合作解决华人华侨回国而不造成疫情扩散的难题。

3月26日,习近平在二十国集团领导人特别峰会上发表演讲时指出,疫情是我们的共同敌人,各国同舟共济,守望相助,就一定能够彻底战胜疫情。

中国与近邻的东盟国家间更是如此。针对“是否会考虑包机接回海外华人”的提问,民航局运输司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对一些需求集中、飞行目的地有接收能力的城市,视情启动针对海外华人的重大航空运输保障机制,开行临时班机或包机。”

这,会从东南亚开始吗?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