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中国艺术品盗窃的防范和现存问题 | 专访王景義(下篇)

内地保险公司

对艺术品展览的保险方式不完善

凤凰网风向人物:作为资深的策展人,你在做一些展览的时候,会怎么去考虑防范问题,有没有在过程中发现一些安全方面的问题或漏洞?

王景義:这也是我们今天要讨论的重要的主题,德国的珠宝博物馆失窃之后,他们没有能力支付保险费,导致这一批珠宝没有办法通过保险公司来赔偿的。第四届中国意大利双年展,我是主策展人,接入70几个艺术家,300多件作品,总价大概上千万,甚至上亿的价值,这不是我个人或哪个美术馆年度预算可以负担得起,所以一般我们会移转风险到保险公司,但国内艺术品的保险还有服务,远没有到达国际水平。

国外的保险公司会评估美术馆信誉、策展人的信誉,还有对于盗贼有抢夺的可能性,不一定是关注运送过程或者人为的无意损坏,可能更在意的是监守自盗,或者因为管理不善而产生的损失。这些都根据不同的评级,有不同的保险费用金额。

内地保险公司对艺术品的展览跟保险方式很粗糙,有点像我们寄顺丰,你自己报价钱,他们用一定的比例赔偿你,这样无论对保险公司,还是对展览方、美术馆或者策展人都不公平。所以未来,我们确实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了解这种商业风险,我们在内地经营美术馆的时候,往往警察来找你是因为场地不符合规范,而不是因为他担心你这个作品可能会失窃,或者被抢夺。

我们一直希望美术馆、艺术家,或作品的持有人,还有运输公司和保险公司都能得到非常好的服务,让我们在安全展览的情况下、开放著作给大众观赏,不至于发生意外的损毁或者有意地偷窃。

凤凰网风向人物:目前这一套流程在中国不是那么顺畅?

王景義:几乎没有。这里面还包括如果真正失窃,对于报警、调查各方面的思路都有待提高。在国内已经发生好几起因为有意侵占、弄丢作品,故意债务交接不清楚,或者刻意地破坏等,产生层出不穷的纠纷。

在国外这个制度是很完善的,保险公司会接手处理,警察也会开始调查。在国内保险公司赔给你一定的钱就完事了,但这个金额通常都给不到你申报的足额,因为足额的保险费会非常贵,贵到你可能就弃保了,就像德国的珠宝美术馆被窃事件一样。

《春日花园》这一件,如果一直没破案,保险公司也会考虑原拥有者跟展方两边,来估量它的保险理赔金额,究竟是以多少损失来计算,这些损失能不能弥补原美术馆再去买一张同等级的作品作为它的馆藏,这些后续的复杂需要很多专业人员来配合。国内我们目前对著作权、商标、版权,有很完善的制度,但对艺术品,它的鉴定跟鉴价方法还是相对粗糙的,尤其在法庭上,两方经常会为艺术品的定价产生很大争议,而且法院一般也很难做判决,需要寻求第三方专业的机构来鉴定价值跟损失。

内地未来可能也会面临艺术品盗窃问题

凤凰网风向人物:作为策展人,每一次展览的安全问题你都会作为重中之重去考虑吗?

王景義:是,这肯定。但这个我们有难言之隐,一般主办方都不会将安全上面的预算放得太高,所以我必须要去克扣其他,包括运输、人员、策展费用等等的费用,去看看在保险上面能不能加重防护,这确实是国内策展人面对的一个很大挑战。可我们也只能这样,每次做展览,策展人总是提心吊胆,因为没有多余的经费去保护风险。

凤凰网风向人物:内地未来会不会也面临艺术品盗窃的问题?

王景義:我相信会的。就当下来说,第一,我觉得中国内地还算民风纯朴。第二,像我刚才说的,他没有很专业的销赃渠道,一般来讲艺术品还不是盗贼的觊觎目标,但未来随着人民大众的知识水平跟艺术水平提升之后,肯定会面对这个问题。

我希望能加强大家对于美术馆或展览艺术品的尊重跟重视,不管是在法律层面、安保层面,还是警方的调查层面。现在很少有警察来问你这个作品是谁的,有什么重要性,他只会问你,你觉得这个作品多少钱,你会损失多少,你再填个表就好了。

保安的话,我们内地虽然人多,但我也有另一方面的担心,因为保安警卫在看管的专业性上还差强人意,包括有可能出现监守自盗等等的问题。现在整个美术馆建筑从设计到施工到管理都较为粗糙,好像把美术馆当成办市集的感觉来做。布展的过程中,工人没有工作服、没有特别的识别证和保安标准制度,但他们就可以将作品搬进搬出。这些都是我们未来需要努力的方向。

往期精品文章回顾

HOT! :

HOT! :

HOT! :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