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韩红的悲剧,又盯上了钟南山、张文宏

这两天,一份关于张文宏医生的“财产公示”清单,刷爆了网络。

图片经过后期处理

清单中张文宏“自曝”年收入184万,主要来源有3个地方:

1. 华山医院呼吸科主任,工资奖金年入50万。

2. 国家重点项目学科带头人,年入120万。

3. 每年在全球顶尖医学杂志(柳叶刀)上发表一篇署名论文,专利费2万美元。

看完这张清单,很多网友还是非常理性的,认可张文宏医生的能力,对于他享受的待遇不仅支持,还认为应该加大力度奖励医生和科学家。

这本应是一件好事,但是随着事件的发酵,画风渐渐变了。

有人开始从“张文宏的富有”入手,带起了节奏。

有直接上纲上线,攻击张文宏医生的人品的。

截图来源@虎扑

有直接拿张文宏医生的挂号费说事的。

“几十元就可以了,就光看一下就要几百,我可没那么多钱,你们有钱你们去。”

截图来源@抖音

更有甚者还诋毁起张文宏医生的感情生活,言语有些不堪入目,耳朵就不贴图了。

就在大家为此争论不休的时候,张文宏终于发声了。

在接受财新网采访时,张文宏表示自己不堪其扰,不得不辟谣道:

“这些议论都不是我或者了解我的人发布的,都是谣言,与事实完全不符。

我感到非常失望。 ”

原来所谓的“自曝”,全都是造谣。

他还说:

“我本来完全没有必要作出回应,但这些谣言对关心我的人造成了很大困扰。

如果网上谈论的都是真的,我也没什么意见。我可以负责任地讲,外界对我财产和家庭隐私的一些传说均为谣言。包括对于年薪的说法。

实际上我们医院不实行年薪制,我们做科研也都是工作任务,不属于营利行为,不可能通过科研获得好处。

谣言中还称我是呼吸科主任,实际上我是感染科主任,可见连最基本的情况都没有搞清楚就大肆造谣,我也不清楚目的何在。”

我们都知道,张文宏医生是一个快人快语的“老实人”。

能把一个老实人逼成这样,可见谣言的可怕,也可见造谣者的“用心险恶”。

因为,有些人,虽未杀人,但是诛心。

有网友评价处于舆论风暴中的张文宏,用了5个字:

“人红是非多。”

那么,张文宏是不该这么“红”吗?

到底他做了些什么,会招惹出这么多是是非非?

是因为他在疫情爆发的第一刻,面对镜头说出那句“人不能欺负听话的人”,把第一批一线人员全部换上党员?

是他在疫情最紧张的时候说“医护工作者现在最缺乏的是关心”,要把医务人员当人,不要当机器?

还是在我们放松警惕,准备撒欢的时候,时不时地给大家“泼一盆冷水”?

每一次张文宏的出现和发言,似乎都不是那么“讨喜”。

但是,他却成了很多人心目中的“英雄”。

不仅是因为他的专业素养,更难能可贵的是他一直在说“大实话”。

我们都知道,在这个社会,不是每个人,都能实话实说的。

因为,说真话最容易得罪人。

也许,这才是为什么我们会在前面看到那么多的“人心险恶”。

而且,这已经不是“张文宏”第一次被诋毁中伤了。

你说张文宏开老款沃尔沃XC60低调?

他就会质问你竟然开得起这样的汽车,“有没有灰色收入”?

截图来源@虎扑

可这样的车型,最新款的也不过30多万,别说资深的医学教授,就连普通的工薪阶层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你要说像张文宏这样的专家医生收入应该要给高一些,他们就要自己划定“红线”,超过就要开喷。

截图来源@虎扑

更有断章取义,甚至张冠李戴的。

他们将一些不负责任的话,安放在张文宏的身上,然后大肆传播,误导民众。

后果显而易见,看似对张文宏医生的“称赞”,实则是把张文宏医生推到风口浪尖,然后“捧杀”。

最后连《北京日报》都看不下去了,连呼请“放过张文宏”。

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吹毛求疵、移花接木、暗中捧杀、肆意诋毁……

使尽浑身解数没能将张文宏医生“拉下马”的他们,这一次终于亮出了“杀手锏”。

妄图利用一些人的“仇富”心理,彻底将张文宏的形象在民众心中摧毁。

以上说的这些手段,我们是不是似曾相识?

1月18日傍晚,84岁高龄的钟南山,在呼吁大家远离病毒的时候,自己却拿着一张站票,挤上了开往武汉的列车。

但是两个月后,在我们回顾疫情历程的时候,后台的读者留言中,还是出现了这样一条评论:

也许我们可以原谅这样的“无知”,但是我们绝不允许我们的“英雄”遭受恶意的诋毁。

前几天,有人在网上晒出一张“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挂号截图,显示钟南山院士的挂号费为1200元。

然后我们又看到了一幕似曾相识的场景:

言语中充斥着暴戾之气,隔着屏幕都能看到“喷子”们丑恶的嘴脸。

其言可憎,其心更可诛。

通过《观察者网》的报道我们可以知道:

各地的医疗服务价格(包括挂号费)并不是国家统一标准的,而是根据各地的物价部门规定制定的,且不同职称的医生挂号费也会相应有所区别。

而且明眼人一眼就可以看到,钟南山院士的挂号是专攻“呼吸道疑难杂症”,而非普通的呼吸疾病。

像钟南山这种院士级别,拥有几十年的高水平的医疗经验的专家号,尤其还是广州这样的大都市,肯定会稍微高一些。

退一万步说,钟南山、张文宏这样专家级别的医生,真想赚钱有比出诊更轻松的方式。

按照私立医院的待遇,或者随便给某个制药公司当个顾问,挂个名,一年挣几百上千万轻而易举。

可他们为什么还要坚持在第一线?

可以用钟老的一句话回答:

假如所有人都有这么一颗恒心,都有一个追求,然后努力朝前走,就会有很大的收获。

每个人都能这样,不枉过这一生,这个社会就会进步很快,国家也会进步很快。

张文宏如今已经年过半百,钟南山也是一位84岁的老者。

面对灾难,他们不顾安危,为我们赴汤蹈火,但是偏偏还有人拼了命的想要将他们拽向深渊。

联想到早前钟老的儿子被爆出的“爱马仕皮带”事件,以及现在有人说钟南山是“骗子”,耳朵的心中有些不寒而栗。

常言道:众口铄金,积毁销骨。

一场疫情,让全世界见识到:

“中国人总是被他们之中最勇敢的人保护得很好。”

但这些最勇敢的人,却总是被自己拼命保护的人伤得最深。

张文宏和钟南山的遭遇,让我想起了另一个名字:韩红

韩红被举报的事情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可能没想到,对她的攻击会一波接一波。

2月13号,微博大V@司马3忌公开发文举报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存在非法募捐等违法行为。

舆论一片哗然,然而一周后,北京市民政局就给出了调查真相。

“经调查,韩红基金会自成立以来,总体上运作比较规范,特别是在抗击疫情中做了大量工作,应予以支持和肯定。”

一场“自诩正义”的举报,不过是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碰瓷。

而且,还是一个“连环计”。

随着疫情逐渐好转,韩红爱心慈善基金会的工作告一段落,韩红也主动“消失”在公众的视野中。

但令人万万没想到的是,司马3忌依然死死咬住韩红不放。

清明节前夕,在申请行政复议被驳回的前提下,他再次向法院提起诉讼,这一次竟然连北京市人民政府也告上了。

仿佛不把韩红和她的基金会毁掉,就不会善罢甘休。

为什么有些人会如此“恨”韩红,从一位搏击大赛主持人的一番言论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端倪:

韩红你太高调了,你总是刷屏,你太能嘚瑟了!消停消停吧!

全中国都没有你一个人能!

你到处在那高调,我也不知道你在干什么!

仿佛全中国就你一个人是大活菩萨!

在乌鸦的世界里,洁白的羽毛是有罪的。

正如席慕蓉所言:

“中国人不患物贫而患心穷。”

你可以不相信这个世界有善良的天使,有勇敢的英雄,但是千万不要把你的龌龊强加给整个世界。

在知乎“你如何评价张文宏医生”的讨论帖中,看到网友@最ken忘卻古人詩的一段话:

他说他不敢夸张文宏了。

因为他看到了被无数黑子死命“黑”的韩红;

看到了因为一条“爱马仕腰带”被各种嘲讽的钟南山;

看到了免费给别人送药,却被举报非法售药的中学老师……

他的心,冷了。

而“英雄”们的心,更冷。

为什么有那么一群人热衷于“毁灭英雄”?

耳朵忽然想起一句话:

“一束光照进铁塔,铁塔里的肮脏龌龊被显现,这束光便有了罪。”

我们中的绝大多数人可能都无法成为英雄,但是千万不要成为毁灭英雄的帮凶。

因为如果我们任由别人诋毁张文宏、钟南山、韩红这样在灾难面前挺身而出的人,不去发声,那么是不是有一天:

张文宏们全部“禁声”,我们再也看不清迷雾中的真相了?

钟南山们集体“归隐”,我们再也没有面对困难的勇气了?

韩红们也不再仗义出手,我们再也等不到那句“天亮了”?

人们常说:

“为众人抱薪者,不可使其冻毙于风雪;

为世界开辟道路者,不可使其困顿于荆棘。”

一个让英雄蒙羞的国家是可笑的。

一群让英雄寒心的国民更是不可救药的。

*作者简介:大家好,我是王耳朵,就是那个新闻学硕士、知名媒体前首席记者,一个改不了“路见不平一声吼”臭毛病的青年作家。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