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才女薛涛:感情里,对的人教会你珍惜,错的人教会你成熟

她出身官宦之家,长于书香门第,诗词音律无一不精,却流落风尘、碾做泥一样的卑微。

她才情卓绝,是唐代四大女诗人之一,在遍地诗歌的唐代,赢得“才女”的称号。

她情丝婉转,错爱一人误终身,单恋的爱情,终成一生幻梦。

最后,她脱下红裙,换道袍,把一颗炙热的心,凉到彻骨,独守孤灯了此残生。

她经历过人生的繁华着锦,看过了人来人往的车马喧嚣,大起大落之后大彻大悟,其中有多少心醉神迷,就有多少痛彻心扉。

她就是与卓文君、花蕊夫人、黄娥并称“蜀中四大才女”的薛涛。

薛涛生于繁华的长安城,父亲薛郧任兵部主事,她是家中独女,父母的掌上明珠。

父亲教她琴棋书画,聪颖过人的薛涛,总会给父亲带来惊喜。

八岁那年,父亲看着院中的梧桐吟道:“庭除一古桐,耸干入云中。”

薛涛随口说:“枝迎南北鸟,叶送往来风”。

这首《井梧吟》,越过千百年的光阴,流传至今。

接下来一系列的变故,打翻了薛涛幸福的小船,把她拖进了不幸的深渊。

父亲被贬,举家移居成都城,紧接着绵竹兵变,父亲、母亲先后离开人世。

16岁的薛涛,为了生存,她凭着容姿既丽,通音律,工诗赋入乐籍。

乐籍是什么?

那是一个极其卑贱的身份,是罪民、战俘的妻女入的贱民名册,类似奴隶,是声色娱人的一类人。

一次欢宴上,中书令韦皋命薛涛作诗,她从容提笔,写下:

朝朝夜夜阳台下,为雨为云楚国亡;

惆怅庙前多少柳,春来空斗画眉长。

韦皋这个“治蜀21年,数出师,凡破吐蕃48万”的杰出军事家,阅人无数,见过多少有才能的人。

一时间被薛涛折服,收养她到帅府,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

每次帅府侍宴,薛涛在觥筹交错间,半醒半醉中,酬答聪敏,名播远扬。

与她唱和的人有:白居易、张籍、刘禹锡、杜牧等等,人人都是史册上熠熠生辉的人物。

薛涛难免恃宠而骄,终因收受贿赂惹怒韦皋,被发配到人际荒芜,兵荒马乱的松洲边陲。

薛涛此刻才见识到死亡和困苦,经历过人生的艰难,她瞬间成熟。

她写《十离》诗,哀求韦皋的宽恕和救赎。

她卑微地写自己是犬、马、鹦鹉、鹰,她清醒的认识到,自己无非是被豢养的宠物而已。

韦皋见诗心软,召她回成都,不久薛涛脱离乐籍,做了自由人。

女人要在生活中学会成熟,要培养一种独立的精神,不要成为任何人的附庸,靠谁,都不如靠自己。

无论到什么样的境地,都要保持成长,保持清醒和独立。

独立成熟的女人,才有选择的自由,进可以与你共话桑麻,退可以独赏落花。不依附,永远是真正的大赢家。

薛涛离开韦皋那一年,她只有20岁。

她在成都西郊的浣花溪畔,买下一座宅院,院子里种满了枇杷花,她喜欢穿红色的衣裙,在花丛中流连忘返。

薛涛从此过着诗酒花的潇洒生活,依旧跟文人墨客酬答不绝。

此刻,她不再是谁家欢宴上强颜欢笑的人,她是一个为自己的快乐而活的自由人。

薛涛善写小令,她嫌写诗的纸张太大,命工匠裁剪成小幅。

她别出心裁,用胭脂木浸泡,捣碎参入云母粉,加入纸浆,制成粉红色诗笺。

她用“浣花溪的水,木芙蓉的皮,芙蓉花的汁”,再压上各种花瓣,风干后花纹依稀,做成十种颜色,十样变笺。

尤其红色,美艳得惊世骇俗,世人赞为:薛涛笺。

后人称:南华经、相如赋、班固文、薛涛笺、马迁史、右军帖、少陵诗、达摩画、屈子离骚,为古今绝艺。

如果从此下去,薛涛会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直到一个人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宁静。

809年三月,那是一个春天,监察史元稹,奉命来到成都视察,他拜访久闻大名的薛涛。

那年元稹31岁,男人最好的年纪,如日中天的事业,仪形美丈夫的外貌,加上超人的才学,不俗的谈吐。

特别是对薛涛的爱慕,让薛涛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怦然心动。

元稹无妻,薛涛未嫁,看起来所有的一切,都恰逢其时。

然而,那一年,薛涛已经42岁了,比元稹整整大了11岁。

那又怎样,既然遇到了,既然爱了,以薛涛的个性,索性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姐弟恋。

爱情,往往让女人变成傻子,才情卓绝的薛涛也不例外,她倾注全部感情,想以此托付终生,而元稹只是把她当做风月场中的一场游戏而已。

女人在爱的时候轰轰烈烈,如热火烹油、鲜花着锦般浓烈,很难保持清醒,看清对方的虚情假意。

成熟的女人,都会在感情中留一半清醒,留一半醉。

最好的爱,不只是郎情妾意的浓情,不是花前月下的浪漫,而是天长地久的不离不弃,是真心的爱护和守候。

此刻的薛涛还不明白,她只沉浸在人生初见的美好中。

薛涛第一次与元稹写诗,赞笔墨纸砚,题为《四友赞》:

磨润色先生之腹,濡藏锋都尉之头。

引书媒而黯黯,入文亩以休休。

元稹是写下千古绝唱的大才子,内心里认为薛涛无非是风月场上的轻浮之作,没想到一首《四友赞》,让他瞠目结舌。

二人相遇,仿佛棋逢对手,诗文应答,好不畅意。

元稹沉醉其间流连忘返,直到四个月之后,接到圣旨不得不返京,才恋恋不舍的离去。

分别之后,薛涛在剪不断、理还乱的情丝中,等来了元稹的情信,她在美轮美奂的香笺上写回信:

那堪花满枝,翻作两相思。

玉箸垂朝镜,春风知不知。

元稹当然知道薛涛的真情意,但他的感情都是有筹码的,爱情是其次,缔结婚姻一定要对仕途有帮助,才是他的首选。

元稹发迹之前曾有一段初恋,为了攀附富贵,他抛弃初恋,娶高官家的女儿韦丛为妻。

为纪念初恋,写下流芳百世的名篇《崔莺莺传》。

他遇到薛涛时,发妻韦氏刚刚去世不久,为悼念亡妻写下:“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千古佳句。

可惜他悼念的眼泪还没擦干,就与薛涛对酒吟诗,好似一对神仙眷侣。

离开薛涛后,一边给薛涛寄情诗,一边纳妾安仙嫔,续娶大家闺秀裴淑为妻,同时与歌妓刘采春谈情说爱。

薛涛一生一世只为一个人,元稹心中装着无数人,何其多情而寡情。

薛涛注定是一个寂寞独行者,她彻底看清,自己无非是元稹情史中微不足道的一个。

元稹怎么会把一个年长他11岁,且有乐籍污点的女子放在心上。

在错的感情中,要懂得止损,及时回头,适时放手,是对自己的负责,是一个人成熟的标志。

在值得的人那里珍惜,在不值得的人那里学会成熟,才是真正懂生活的人。

此后的薛涛“泪纵能干终有迹,语多难寄反无词。”

她搬离浣花溪,曾让她爱过的伤心地,在碧鸡坊建起一座吟诗楼,脱下她最爱的红裙,换上灰色的道袍,以制作诗笺聊度余生。

所有的心酸苦楚,也只有一个人慢慢消化,她收了一颗痴心,安心度日。

正如季羡林《八十述怀》中的一段话:

我走过阳关大道,也走过独木小桥。

路旁有深山大泽,也有平坡宜人;有杏花春雨,也有塞北秋风;

有山重水复,也有柳暗花明;有迷途知返,也有绝处逢生。

试问绝处逢生的薛涛,真的放下了吗?

俗语说:情深不寿。薛涛以64岁离世,可见她并没有被情所伤。

如果说她忘了,也未必,因为她此生此世,只爱过一个人,怎么能说忘就忘了呢?忘了除非醉。

一个女人一旦爱了,也就谢不了幕了。

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

换我心,为你心,始知相忆深。

只是她把那短短四个月的爱恋,换成了另外的形式,默默在心中纪念罢了。

好女子都有自我修复力,爱而不得懂得放手,拿得起,放得下,才是成熟的洒脱。

毕竟人生就那么短短几年,悲伤增一分,快乐就少一点,做一个为自己的快乐而活的人。

珍惜值得的人和事,过好每一寸光阴,方能收获最好的人生。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