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法律人张泽林|非法“送养”暗黑链条:10万买断孩子一生

鲍毓明和李星星到底是不是“养父女”关系,至今还是一个“谜”。

但是鲍毓明事件牵扯出来一个隐秘但数量庞大的群体——民间送养者。

有网友发现,知乎等平台曾有过用户发布儿童送养、收养的帖子。

就在昨天,腾讯也回应,有人利用QQ组群进行“儿童送养”的违法犯罪活动,核实后已经对相关的QQ组群进行封停。

01

“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这个圈子里有四种人,卖孩子的、买孩子的、卖证件的和骗子。”

记者调查发现,在送养者、中介、收养者之间已经形成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在APP平台搜索“送养”,找到多条“送养小孩”信息,下面留有QQ联系方式,再加入QQ群,而这些群会专门提供送养、收养服务。

(图片来源法治日报)

每个群相应的也有两三个管理员,这些群主不光有领养群,还有“假结婚给孩子上户口”群等。

谈妥之后,按照约定的时间地点线下交易,按照群规,一旦收养成功,当事人必须退群。

在这条完整的产业链中,送养者很大部分是孩子的亲生父母,包括包括未婚、离异、丧偶的妈妈。

有的是因为无力抚养小孩,有的来自于单亲家庭,送养孩子一方面因为重男轻女的影响,另外还有亲属之间的‘过继型’送养。

被他们卖掉的,大多是刚出生不久的婴儿,有的甚至还未出生就被预售:“一个新生儿价格在几万元到十数万元不等。”

如果需要出生证明户口之类的,也可以在群里买相关证件。

但是很多领养者不知道的是,这个“灰色地带”也成了行骗的“生意场”。

以收养的名义贩卖婴儿,甚至有些人养一堆孕妇就是为了卖孩子。

他们为了规避检查,编造各种谎言,在网络上以帮助收养的名义从事违法行为。

02

“我们不合法,也不犯法”

在他们看来,这个灰色地带作案,永远都不会触碰到法律的红线。

张泽林: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私自签订收养协议是违法的,也是无效的。而许多买卖孩子的父母,很大程度上并不知道也已经触犯法律。

在交易孩子的过程中,不管孩子父母以何种理由收取相应费用,在法律上定性就是以牟利为目的的,就有可能涉嫌拐卖人口。

还有一些人,出于爱心,也会选择收养孩子,对于收养家庭来说,可能构成收买儿童罪,也属于犯罪。

即使孩子的父母没有收取任何报酬,完全免费把孩子送给别人,也可能存在违法。

因为父母是孩子的监护人,从法律上讲,父母没有办法放弃监护人地位和监护职责。

私下把孩子送人,就等于变相放弃监护职责,属于违法行为,还有可能构成遗弃罪。

03

“买卖孩子,绝不是在做善事”

没有生育能力的家庭,从抛弃孩子的父母手上“接盘”,在他们看来,是在解救这些父母和孩子。

无一例外,所有买孩子的家庭、甚至不明所以的路人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很多人对民间收养抱着认可的态度。

“要合法的去福利院,我们不犯法也不合法”,做生意的人倒是很硬气。

买卖孩子,绝不是在做善事,因为不仅仅是违背了正常的程序与规则,还助长了“鲍某明性侵案”的发生。

我们有办法知道,这样的事情在黑暗的角落里藏了多少么?

根本没有。

又有多少孩子们在受到煎熬?

张泽林:民间送养极有可能侵害他们的人身权利,包括身体权、健康权、生命权,可以具体到送养后的性侵、虐待和遗弃等等

这几年也频频爆出过负面事件。

河北武安市“大爱妈妈”李利娟涉嫌犯罪被刑事拘留,她照看的69名儿童全部转到了当地福利院。

南京某家庭收养6岁男童后,长期虐待,还是学校老师发现之后才出面制止,对孩子来说,寄生家庭的伤害并不亚于抛弃他的原生家庭。

而养父收养未成年女孩,利用养父女这种隐蔽身份的便利来性侵的例子就更多了。

山西的一个99年女孩,被收养后成了养父和养兄的玩物,他们用“我又不是你亲生爸爸/哥哥”的借口多次性侵、监禁。

更毁三观的是,养父对她说,如果未来她嫁不出去,就直接嫁给养兄。

不要怀疑,很多农村和偏远地区因为经济落后和信息闭塞,这样的事情或许只是一个缩影。

至于达官权贵们,甚至专门有门路,换着不同的女孩玩养成系,就像鲍某明和李星星。

一旦被收养,就掉进了恶魔的鬼窟里。

民间收养本就处于灰色中心地带,极容易牵涉出黑色产业链。

也许一部分买卖孩子的行为是真的为了送养、收养,但还有一部分的目的简单粗暴:挣钱。

于是就有了黑中介、幕后操盘手,专门集聚妇女流水线生产,以收养的名义贩卖婴儿。

买卖群里飘着大量的贩卖信息:刚怀上,男女未知,男婴10万、女婴8万,预售8万。

还没出生的婴儿就被预定,像被划分三六九等一样,根据优劣等级规定价码,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你们还觉得这是在做好事吗?

有人说,收养制度的不完善,领养和寄养的流程复杂、要求高审核难、周期长,是这些地下产业链被催生出来的根本原因。

现实困境给买卖市场制造了空间,确实!

张泽林:打击黑产业链,用法律去约束平台和个人的违法行为,是当下最直接高效、最有必要的动作。同时,收养制度的完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任何关于收养孩子后恶性事件发生的发生,都是整个社会一起完成的。”

最后,我们也希望这样的恶性事件越来越少!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