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影院经理说,曾有片方自行泄露片源,你相信吗?

从4月7日导演蔡明亮亲自在豆瓣网发文,电影《日子》片源遭泄露的风波已经过去10天。究竟是什么人泄露了蔡明亮这时隔6年才与观众见面的长片,我们仍不得而知。

目前事情公开的进展,停留在制片人向最早泄露片源的网站之一letterboxd去信,要求删除下载链接,以及彻查链接传播来源。

Letterboxd《日子》下载

Letterboxd是一个由新西兰团队运用的影迷网站,和豆瓣类似,影迷们可以在网站上给电影评分、留言。事实上,《日子》并不是4月以来在这个网站上泄露出的第一部尚未公开发行的新片。英国导演莎莉·波特的新片《未曾走过的路》,以及意大利版的《匹诺曹》,下载链接都出现在了这个网站上。

审片、买家、记者 电影节片源多重人士经手

《日子》引起如此大的风波,除了导演本人亲自下场要求彻查,在欧洲三大电影节之一的柏林电影节首映结束仅2个月就流出片源也是重要的原因。

莎莉·波特新片《未曾走过的路》,以及罗伯特·贝尼尼主演的《匹诺曹》,都分别进入了今年柏林电影节的主竞赛单元和展映单元。

有人开始怀疑,难道是柏林电影节的内部工作人员泄露了这些电影的片源吗?现在连一个知名的国际电影节,都无法确保影片在全球各地公映之前的安全吗?

“肯定是不安全的啊。”资深电影记者凡诺说。“这完全建立在人与人的信任上,但这种信任是一种虚无缥缈的东西。”他提到2017年的威尼斯电影节刚刚结束一周,两部参展的电影《遗忘诗行》和《拾梦老人》就已经能下载到资源。

凡诺说,威尼斯电影节的片方,似乎对于给记者、片商看片这件事不以为意。某届威尼斯电影节,自己因为错过了一位采访对象的影片放映时间,直接从制片方那里拿来了在线观看的地址。

除了这部在威尼斯展映的影片,甚至还有当时完全没有曝光,直到隔年才在柏林首映的另一部电影。“你说像这种链接,输入密码就能看,没有水印。完全是靠信任。”但凡诺表示,从电影节、影展泄露的片源,应该都来自这种私下的交接,从官方泄露的可能性不大。

豆瓣账号为“我要喝矿泉水”的用户是一位电影节策展人。因为影展需求,他此前向蔡明亮的公司汯呄霖要了蔡明亮短片《秋日》的样片。

这次《日子》泄露,他发现泄露出的样片标题格式与《秋日》在线观看的样片标题格式相同。因此他判断,《日子》的样片应该也是从视频网站上扒下来的。“那彻查的办法应该先从链接给了谁开始吧。”他这样总结。

但影展从选片、审片开始,就有可能有片源外泄。最近几年,国内的影展就曾发生过片源大规模外泄的事件。

凡诺回忆,早在2016年3月,蔡明亮执导的电影《那日下午》,就曾小规模地外泄过。当时电影入选了香港国际电影节,这部电影通过制片方交给电影节的线上链接,在影迷群体中小范围地传播了一阵子。

特效、发行、营销院线电影可能泄露的环节有哪些?

试看版本的泄露历来是不可规避的一部分。电影节试看版本的泄露,对一部低成本、试图靠全球发行收回成本的电影来说,打击不可估量;而在好莱坞,年末颁奖季也成为了试看版本泄露的重要节点。

以奥斯卡为例,每年入围影片的片方都会向拥有投票权的学院成员们寄出碟片,这就造成了不少影片以此形式流出片源。虽然画质很差,但很多入围电影并未在美国以外上映,也就给了网友们先睹为快的机会。

如果说试看版本泄露无法避免;电影节、影展因为片商、记者、组委会等人手庞杂。那直接在院线中和观众们见面的影片,上映时它们的片源安全吗?

答案可能也是否定的。

一部电影从拍摄完毕到进入影院,经历的环节也相当多。在这个过程中,至少有片方、营销公司、后期公司、发行公司四方持有片源。

目前片源泄露在全球电影行业中依然是普遍存在的问题。好莱坞的电影资源在上映前遭泄露的事件也仍然发生。

被称为好莱坞史上最严重的提前泄露事件就发生在后期制作阶段。2009年4月1日,《X战警前传:金刚狼》的片源提前上映日期一个月就被泄露到了各大网站上。泄露的片源仅有少部分未完成的特效;而且没有任何时间码率和水印,泄露程度相当严重。

《金刚狼》泄露内容画面

根据出品方20世纪福克斯的粗略统计,大约1500万网友下载了这一版本的《金刚狼》。如果其中半数打算为这部电影买票,相当于《金刚狼》的票房损失达到了5000万元。

2015年末,黑客组织又泄露了好莱坞的大量热门影片,包括《007幽灵党》,昆汀·塔伦蒂诺导演的《八恶人》,汤姆·哈迪主演的《传奇》等。

《八恶人》资源被放出时,距离上映还有整整一周的时间,黑客组织宣称,自己手头有整整40部正在或即将上映的热门电影资源,将在网络上陆续放出。

国内近年来也曾出现过这类恶性事件。2017年,电影《悟空传》在首映礼前一天片源惨遭泄露,仅花上5元,就能从盗版商手上买到这个高清片源。

曾有媒体采访过从事国产电影海外发行的相关人士,据该媒体透露,从电影制作完成到拿到龙标、制作大批量的数字拷贝给到各地院线,这整个环节中都是加密的,不加密的环节很少,只有两种:后期公司拿到的素材是不加密的(与电视剧一致),而如果要海外同步发行,片方也要向海外提供不加密DCP(可制作大量数字拷贝的母带),因为海外当地要根据素材制作字幕和数字拷贝。

彼时《悟空传》流传出的,就是未加特效的版本。这次泄露事件和3年后蔡明亮《日子》泄露相比,好在片方将送给各个环节的素材都加了水印。

流出的版本左上角与右上角都能看到接受素材的制作公司,也让影片遭泄后,追查来源更为方便,损失也尽可能地降低。

《悟空传》外泄版本

但对于片方、影院打击最大的,其实还是上映后电影片源的泄漏。2019年的春节档,上映的6部电影无一幸免,大年初一上映首日便可以买到高清资源。

高清视频来源盗版商复制放映器自行录制

“我跟你说,过去有一批人干什么?觉得这个盗版市场出现的可能就是好片子,它就自己还没上映之前先弄一点到盗版市场去。”当我们就上映影片的盗版来源询问一位资深影管人士时,他这样回答。“盗版有时候是内部故意做的。你第一次听说,对不对?”

散播《八恶人》的黑客组织也有类似的想法,认为盗版反而帮助电影进行宣传。

在泄露《八恶人》后发布的一份声明中,黑客组织辩护称:“现在大家都在热议《八恶人》,我们不认为这次提前泄露事件对制片人们造成经济上的损失,我们实际上创造了一种新的炒作方式,这避免了《星球大战:原力觉醒》宣传攻势占满新闻、电台、报纸,而且片方完全不用花钱。”

《八恶人》

但这毕竟是一种极端情况,造成损失的是制片公司,最终也将影响到观众们是否能继续看到优质的影片。当我们想进一步询问,到底哪些影片做过类似的行为时,这位影管人士则拒绝透露。

但他表示,现在影城员工自行盗版,制作高清片源的行为,已经比过去几年降低了很多:“现在电科所有防盗版的水印技术,从哪家影院盗录出来的,可以追究影院的责任。直接通过秘钥盗录的也可以追究。”

随后他表示,像2019年这种大规模的盗版事件,应该就是偏远地区通过盗录流出来的。“他们不是直接拷贝原盘,那些数据量太大了。现在的盗版商,是复制秘钥,利用秘钥对电影原盘进行播放,然后使用专业视频录制设备,对播放电影进行录制。”

2019年4月,公安部在扬州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公安机关已破获了2019年春节档的盗版案,其中的关键环节,便是破获了一台追踪三年而未得,被称为“幽灵一号”的电影放映服务器。

韩寒在发布会现场发言,调侃大家是“受害者联盟”

这台机器属于鞍山一家汽车影院的老板马某。通过在河北唐县一影城复制服务器的数字证书信息和这家影城下载电影的账户、密码,马某的这台电影放映服务器和唐县这台有了一样的“身份证”,成为了“幽灵放映器”,直到2019年3月被警方查获。

最近几年迅速出现在网络上的在映影片高清片源,便是通过这台克隆出的服务器制作的。盗版商只要从影院接触拷贝,自行放映时用高清摄像机翻拍,然后通过软件进行修正,就能制作出高清盗版影片。据了解2年之内,马某和其团伙一共翻拍制作了高清盗版影片200余部。

从上游开发到下游的影院终端,电影行业一直是一条供给关系明晰的顺流,但盗版就如同附骨之疽,需要全行业携手,共同保护这来之不易的知识财富。电影人耗费多年时间和大量心血所凝结成的作品,不应该就这样落入盗版商牟利的口袋之中。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