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蒋超良马国强的3种去向

2月13日,中组部副部长吴玉良出席湖北省全省领导干部大会。彼时,在宣布湖北及武汉同时换帅时,蒋超良、马国强甚至都未出现,吴玉良对二人是否另有任用亦只字不提。

目前,湖北原省委书记蒋超良和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被免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被免后至今一直未出现在公众视野。那么还未到退休之年的蒋马二人之后会是何去向呢?

按照以往政坛案例,一般无非三种:

01 冷却一段时间后调往其他同等地位岗位

参照原北京市长孟学农,非典之后被免,后来又担任山西省长。

蒋是57年生人,现年63岁,离正部实权退休年龄还有2年。马国强,63年生人,现年57岁,离副部实权退休年龄还有3年。

但是,新闻还要对比着看!

2003年4月21日,中组部长贺国强宣布撤换北京市长孟学农时,还提到了“孟学农同志较长时间在北京担任领导职务,为北京市的建设和发展作出了贡献。对这次职务变动,他表示坚决拥护。”

但是此次湖北和武汉换人未言及蒋、马二人的责任,从公开报道看,也没有对二人工作的评价。目前来说,这种调同等地位的岗位的概率可能性不高。

02 转任人大、政协或者其它非实权部门岗位

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同样参照孟学农,调任山西因溃坝事件引咎辞职之后调任其它非实权岗位。这算是比较宽性处理。蒋马二人有可能遵循孟学农山西之后闲赋的先例。

实际上蒋马二人,都是有能力之人。一人是金融良才,一人是国企将才,不可能没有能力。但蒋马二人的执政能力——临场决断和协调能力等等无疑是有相当问题的。

蒋超良这一银行金融出身,曾经以研究货币金融政策著称的“金融党委书记”的确没有经受住这场公共危机事件的考验,甚至显得惊慌失措。

不过,照当下情形看,还有两年退役的蒋超良虽不必然被问责,但“活罪难逃”,想要平稳着陆,担任某中央部门非实权职务或者提前进入全国人大政协,那依然相当困难。

而马更是一直在国企系统任职,无基层经验,也无政府和城市治理经验,难免会如其自己所说“从没遇过这么大的挑战”。

03 第三种则是追责

此次疫情,湖北主官在互联网上广受争议,相信这些中央都知道,所以事后的反思、总结和追责也必然是会有的。有三句话经常被高层反复提及:有权必有责,有责要担当,失责必追究。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