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曹斐新展 | 重回苏维埃科幻

在纽约新展Blueprints中,这位多媒体艺术家邀请我们一同进入过去、现在和未来。

在曹斐于英国的沉浸式虚拟现实展览Blueprints(《蓝图》)的Eternal Wave(《永不消失的电波》)作品中,你会看到一个宇航员从北京红霞电影院的厨房下水道爬出来,该场景结合了现实和虚拟现实,上演于伦敦的蛇形画廊。

曹斐,Blueprints,装置,2020

摄影:Gautier Deblonde

在Blueprints的展览中是没有时间概念的,而是进入了幻象的洞穴,似乎在从不同的维度欣赏这个精雕细琢的场景。展览中的红霞电影院位于北京,1950年代由苏联建造,为周围电脑制造厂的工人提供服务,该旧址是曹斐现在的工作室。

曹斐,The Eternal Wave,2020,VR

Courtesy of the artist and Acute Art.

在这三年中,曹斐持续采访了周围的居民,捡拾关于中苏关系的记忆碎片。1966年,中苏关系恶化。此外,她也收集到居民们的邻里故事和曾看过的电影,尤其是苏维埃科幻片。在Blueprints展览,置身改造成电影院的场景中,墙上随处可见的是老电影票、老杂志和采访照片。策展人Joseph Constable表示,对于这一段历史官方尚未完整地进行过探索,曹斐的动力之一是来源于失落感。

在曹斐的另一个作品Nova(《新星》)中,红霞电影院再次出现了。这是一部科幻影片,讲述了一位科学家的故事,他想把人类变成数码介质,并把儿子转为过去和未来中间的虚拟状态。影片在真实的红霞电影院附近拍摄,故事的原型让人想到亚伯拉罕和以撒,只不过亚伯拉罕对上帝的信仰在此变为科学家对进步的盲目崇拜,为此不惜牺牲自己的孩子。曹斐的问题是:这些牺牲值得吗?

曹斐,Nova,2019,视频,109’

Courtesy the artist,

Vitamin Creative Space and Sprüth Magers

“这是一个在中国曾经比较明显的问题,但是它其实有更广阔的影响。科技的发展和不同社会经济制度都在推着我们前进,这关系到我们如何生存。”事实上,很多曹斐的作品都讨论了科技和人类关系的命题。另一部影片Asia One(《亚洲一号》)则发生在一个巨大的自动化工厂中,只有两个人类面对机器操作,他们甚至无法交谈。其他的作品则体现了一种超现实的美感和幽默。在另一个场景中,一些70年代风格的舞蹈正在庆祝科技的进步。

曹斐,Asian One,视频,63’20”

Courtesy the artist,

Vitamin Creative Space and Sprüth Magers

让我们重新回到红霞电影院。在Eternal Wave中,曹斐还给予了我们另一个观看维度,就是通过虚拟现实眼镜,它展示了红霞电影院的过去,我们则身处其中。这位科学家主人公正在登上在时空中营救儿子的旅程,这个故事线和我们在虚拟现实中相遇。“这些故事都是互相支持的”,曹斐在开幕时表示。“虽然你在虚拟现实中,但却感觉曾经见过这个场景。你可以一点点拼出整个事情的面貌。”钟表在倒行,走向无限,她对此表示:“你不知道我们会退回何处。”

曹斐,Blueprints,2020,VR装置

摄影:Gautier Deblonde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中,红霞电影院将被拆除,随之消失的是那些记忆和可能的未来。当曹斐提起Blueprints时,她表示这是一种摧毁单线时间的尝试,也是保存记忆的方法,它们随着一些进步正在不可避免地消失。“时间对于我们来说太真实了,很难逃脱。这就是为什么科学家把孩子送进机器。也许我也想要逃脱时间,当游过它时,我们可以把过去未竟的愿望带到未来,让它再发生一次。”

专题编辑、翻译:Tian

英文原文:Gunseli Yalcinkaya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