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故城时光 丨 遗爱祠的记忆

​重庆文化主题书店

第576个故事

遗爱祠的记忆

作者:鹅岭

遗爱祠就是现今环抱鹅岭公园

从鹅岭大门至印制二厂的一片公路区域

记得文革初期我正读遗爱祠小学,当我第一次能够认真审视我出生的地方时,心里突然冒出了许多问号:我怎么居住在悬崖峭壁的主城山顶上?怎么住在一栋西式洋房别墅里?这可是遗爱祠的人们都羡慕的石头雕琢的洋房子呀!

山下左右两边的长江、嘉陵江波涛汹涌,每天汽船"笛…笛…"的长鸣;山上杂花生树、群莺乱飞,百年古树遮天,庭院林立,还经常看见人字形大雁在蓝天白云下缓缓北飞,老鹰时不时突然自由落体、从天而降,偷袭我家养的小鸡。

鹅岭巷(戴前锋摄)

每年夏天,邻居们总是躺在院坝或屋顶,铺一床竹凉板,仰望湛蓝星空,在凉风习习中听高年级的同学讲鬼故事,经常在半夜吓得一些人哇哇乱叫,而我,总缠着老人们问遗爱词的往事。

鹅岭正街(戴前锋摄)

1939年,时家母23岁,从遂宁乘嘉陵江帆船来重庆做事,后与国军的家父结婚,就安家在这遗爱祠,一住就是四十多年,我也在此出生。

母亲说,她来时,遗爱祠一带人烟稀少,山势险峻,只有一条一米左右宽的陡坡石板马路通往城里,如果人们从两路口去鹅岭大坪方向,就得从教门厅(现30中附近)交钱给马夫,骑马上遗爱祠再往成都方向走。我小时侯就经常沿着那光亮坚硬的老石板路走到浮屠关一带玩,那一路陡坡养活了不少马夫。许多马夫与家父认识,常来我家讨水喝。

图源网络,侵删

父亲告诉我,抗日战争爆发后,这遗爱祠山坡上来了些发财人,在街端头建了蒋委员长的国防部(现13军部)。他们在李家花园里修建了许多大使馆,在遗爱祠街上筑了别墅,如栾家院子、山西会馆、查云良二厂小院、孙科圆楼,还有我们现住着的罗广文别墅。后来,刘伯承、邓小平在鹅岭红楼里还住了很久哟。

浮图关遗爱祠原军统第一电讯总台

欧阳桦绘

我读三年级的时候,问老母亲我们怎么住上了这洋瓦红漆木楼板洋房?她说:“这房子是军阀罗广文(《红岩》作者罗广斌亲哥)花19根金条修的,刚修好第三年,重庆就解放了。老三那时5岁,还从那楼里提了一口袋闪闪发光银子做的国军帽徽回家,第二天吓得赶紧甩了回去。解放后,你老汉他们归顺了刘邓大军,这房子成了西南军区家属楼,我们就搬进来了。”

这石房子共二层,外观巧设亭台棱阁、飞檐峭壁,一楼墙由青石雕琢砌成,二楼屋顶大洋瓦紧扣。全楼窗户由雕花百叶窗加玻璃窗组合而成,既透光透风,又能保温而不漏隐私。窗外苍松翠柏,樟树飘香,全楼都是实木红地板,楼上有舞厅。站在环形阳台上,那主城的风光、两江激流都尽收眼底,至今走遍全城我再没看见有如此漂亮的別墅了。

国际村至鹅岭的路

图源网络,侵删

遗爱祠后街是沿着鹅岭公园院墙的。夏天的时候,后街的仔儿每天翻公园墙去公园绳桥下面水里"板仔”、“栽密头”,最勇敢的是爬上公园里的大树顶上沾蝉,我们称为“沾嗯呀子"。有时运气好,拿着自制的弹弓满山跑着打鸟,常有斑鸠、画眉鸟被射下。

鹅岭公园(戴前锋摄)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遗爱祠正街达到了它的鼎盛时期,街上有二所小学,一所中学,一个公园,一支部队通讯连,印二厂七八百人的职工,几个小厂。

遗爱祠正街、后街几百家住户,每天人来人往,熙熙攘攘。街上的粮店、茶坊、饭馆、菜店、煤店、百货商店、银行、邮局……那真的就是一个大城镇。

每天清晨,几百户人家生煤球火带来的炊烟,裹着淡淡的晨雾,朝霞与雨露齐舞,人声与鸟音共鸣。这时的遗爱祠似乎就像个仙山上的世外桃源。

最难忘的是鹅岭公园晚上的露天电影,引得周围几公里的人都来观看,电影一散场,人群的交谈、喊叫声夹着园里榕湖的蛙鸣、小贩的吆喝声,就如山洪一样爆发了。

鹅岭巷(戴前锋摄)

我九岁时有个邻居长者告诉我,这遗爱祠不是凭空乱叫出来的名字。大概在清朝光绪年间,1886年夏天,重庆人反对美国洋教乱来,与美国教会斗争,地点就是在遗爱祠街边的鹅项颈,当时双方血斗、死人无数,全仗当时巴县(原重庆市)知县名叫国璋的县大爷秉公执法,杀了洋教帮凶,为市民出了恶气,后来乡绅们为铭记国璋义气,集资修一祠堂敬拜他,名曰遗爱祠,但民国初年该祠却被毁于乱世,这就是咱这条街的来历。

我的童年时代见证了遗爱祠这条街名的三次变迁。读小学时,它叫遗爱祠正街;文革来了,改名为红岭正街,鹅岭公园也叫红岭公园了;文革后,又叫鹅岭正街了。可惜,那遗爱祠街名从此消逝了。

图源网络,侵删

我的幼年、小学、初中、高中岁月都是在遗爱祠度过的,石房子是我童年的庇护所,周围邻里的情谊更让我时时挂怀。相邻院子的几十家人,虽然有时为小事骂街,但过不了多久,就笑脸相迎,甚至坐到一桌又喝酒吃饭了,像一个没有血缘的大家庭。哪家如有红白喜事,都按约定俗成的规距,互相照应。家父81年在此过世,方圆百十户人家,邻居、长辈、同学帮助守夜、出殡、陪送至高庙村,动人场景至今难以忘怀。

作者供图

遗爱祠的老邻居们,你还时常缅怀那嬉笑有怒骂、清贫有温情的日子吗?

(完)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