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三叉戟》总制片人马珂:相比起“破圈”涉案剧,我更想做国民大剧

“老树发新芽,枯木再开花。”

“你们三叉戟,局里面谁不知道啊。”

“看前面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赶上前去,杀它个干干净净!”

4月26日,公安题材大剧《三叉戟》于2020年春季北京电视节目交易会正式亮相,并举行了线上新剧发布会。

发布会上,陈建斌、董勇、何杜娟、王骁四位主创走进直播间,与主持人和线上观众聊起了剧中角色,以及拍摄过程中的种种趣事。

《三叉戟》根据吕铮同名小说改编,以崔铁军(陈建斌 饰)、徐国柱(董勇 饰)、潘江海(郝平 饰)时隔二十年后再度协力破案为叙事脉络,讲述了三个曾经叱咤风云的老警察,面对新型犯罪,齐心合力创新侦破手段,最终一举击破金融犯罪集团的故事。

值《三叉戟》新剧发布之际,影视独舌观看了部分样片,并采访了《三叉戟》的出品人、总制片人,天马映像影业董事长马珂,和他聊起了该剧从筹备以来的“攒局”经历。

现实“老公安”,艺术化改编

马珂决定要买《三叉戟》影视版权的时候,小说还没有出版。

那是2016年底,拿主意前他甚至连小说的一半都没有看完。打动他的是小说里对人物的刻画,用他的话来说,已经很多年没有看过人物质感这么好的故事了。

买完版权,下一步就是趁热打铁影视化。

拍剧还是拍电影,是马珂考虑的首要问题。剧和电影的受众不同,改编难度与策略各有区分。

不过,这个问题并没有为难马珂太久,由于原著故事性上的先天优势,他决定采取一种联动方式——剧和电影一起拍。电影请来了高群书导演,电视剧导演是刘海波。

小说《三叉戟》是吕铮的第12部作品,入围了茅盾文学奖。

吕铮是公安作家,从警18年里积累了大量鲜活的办案素材。写《三叉戟》之前,这些故事在他脑海里滚了3年。“三叉戟”的原型,是吕铮入行以来的三位师父,这部作品实则是向三位师父的致敬之作。

这种磨骨入墨的现实价值,让马珂颇为放心。这是虚构文学所不能比拟的地方,具有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魅力。但小说的底子再扎实,拍摄成影视剧也得三修五改。

马珂

在马珂看来,这是必不可少的过程。一部出色的文学作品,常常形而上的写意味道比较重。而从剧本的角度来说,更要注重形而下的写实属性,要扎扎实实地将其落地。“这部小说的长处是戏剧冲突和人物关系,尤其是它的人物设置极其有意思,是立得住的。”马珂说道

即便有这两项先天条件,《三叉戟》的剧本也磨了一年有余。

相比起原著小说里循序渐进地推进情节,剧里的戏剧冲突和角色情感更加极致。这种变化,始于三位主人公人物关系的更改。

在剧中,“三叉戟”不再如小说一般,是上级临时起意拼凑而成的破案小队,其中更蕴藏着一段跨越20年的兄弟情深。

除了人物关系的重铸,剧本还在小说原有案件的基础上做了大容量的扩充。

一则,是强情节、高密度的案例嵌入。

作为快节奏类型剧的典型代表,刑侦涉案剧向来有着高强度、大容量的鲜明特色。不过,在马珂看来,强情节并不意味着稀奇古怪,观众看刑侦剧,能记住的主要还是人物。如果只一味追求案例的新奇,反倒是买椟还珠了。

二则,是案例内外伏笔的埋设。

虽然《三叉戟》最终围绕着一桩经侦大案展开,但前期出现的所有案例,都不是为了单纯强调情节性而插入的。

比如开篇的缉毒案,就顺势牵扯出了后续案例的一系列人物。而最终的经侦大案,也与前面的案例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为了所谓的情节密度而设置案情,是一种比较偷懒的创作方法,往往也很难打动观众。《三叉戟》里的每一个伏笔、关系,都影响着将来的主要事件,关连人物的危机和成长。”

灵魂靠剧本,阵容是地基

重情节,还是要人物?这是不少影视创作者常常思考的问题。一般而言,戏剧故事的创作有抖擞事件与竖立人物两种笔法,也就是所谓的情节剧和人物剧。

情节剧以新奇著称,剧情每每跌宕起伏、一波三折,给观众以强烈的情感刺激与感官冲击。走的多是悬疑、传奇的路子,比如《刀锋1937》、美剧《美国恐怖故事》等。

人物剧则注重对角色的描摹,人物作为故事的枢纽,情节发展不能脱离其独立存在。惯常的行业剧、生活剧创作即基于此。

虽然有着情节剧的先天条件,但《三叉戟》却是一部典型的人物剧。

“《三叉戟》有一个基本诉求,就是鲜明扎实的人物。我们在戏剧冲突、文本结构上做了一些探讨,但更多的工程还是放到了人物构建上。这也是我的思考。只有把人物和事件有机结合,让人物能够在一个高度上建立起来,观众才愿意去深入故事。”马珂道。

说来简单,真正做起来却颇为艰难。所赖小说提供了先天基础,曾创作《余罪》《暗警》等作品的编剧沈嵘也于类型片角度提供了专业性帮助,避免了走弯路。他们以多种叙事时间交错进行的方式,将“三叉戟”的过去与当下勾连,缓缓拉出故事悬念。

扎实的剧本定稿之后,找演员就不再是难事。

《三叉戟》里主要角色的年龄多在40-50岁之间,恰好对应国内的中生代演员。这是国内演员的巅峰阵容,他们既普遍接受过非常扎实的戏剧训练,又有从业多年的影视经验,备受观众的青睐。

陈建斌是马珂的老朋友,两人在之前的《中国式关系》里合作颇为愉快。

在前几天的《三叉戟》线上新剧发布会上,他形容自己饰演的“大背头”崔铁军是一个“表演者”,一个善于伪装的狡猾猎手。“他是一个擅长侦破,善于隐匿于人群当中进行案件侦破的人”。

陈建斌饰崔铁军

董勇是昔日的“警察专业户”,从《黑洞》到《重案六组》再到《绝对控制》,他饰演过一批脍炙人口的警察角色。

这次于《三叉戟》中,他饰演“大棍子”徐国柱一角。用他自己的话说,这是一个“追捕者”。“刑警出身,即将退休。性格比较暴躁,一点就着。”

董勇饰徐国柱

郝平有着多年的戏剧表演经验,曾拿过中国戏剧表演最高奖项“梅花奖”。在2009年的《蜗居》中,与马珂有过初次合作。那部剧里郝平饰演苏淳,马珂是总制片人。

此次在《三叉戟》里,他饰演的是“大喷子”潘江海,能轻轻松松撬开罪犯的嘴,寻得有用信息。

郝平饰潘江海

虽然是硬核类型剧,但女性角色在《三叉戟》里绝非为剧情渲染增色的“花瓶”。

何杜娟饰夏静怡

“我们不愿意拍一部披着涉案剧外衣的恋爱剧,观众看这个题材是要看悬念,看紧张情节,看人物度过危机,否则我拍它意义何在?不过铁汉也要有柔情,女性角色都有自己承担的责任。比如夏静怡(何杜娟 饰)、花姐(胡可 饰),她们都加强了故事的情感温度。”

胡可饰花姐

除了剧本和演员,导演刘海波也是保证《三叉戟》水准的重要一环。

刘海波与马珂颇为相熟,《中国式关系》《光荣时代》皆是出自两人之手。

“他是一个特别有激情、特别纯粹的导演”,谈起与之合作三次的感受,马珂毫不犹豫,“他学表演出身,对人物的把握特别准确,演员跟他在一起合作的时候就很舒服。”

也正是凑齐了这套强大的制作团队,《三叉戟》才真正将“回归内容”平稳落了地。

涉案剧毋须“破圈”,要做就做国民大剧

涉案剧“功夫在诗外”。

事实上,制作《三叉戟》并不是马珂的临时起意。

作为从公安部下属事业单位金盾影视文化中心走出来的制片人,他有着多年涉案剧的创作经验。他见证着涉案剧在中国的兴起蓬勃,也经历了公安题材“死于疯狂”后的行业转型。

自从2004年反腐涉案剧不上“黄金档”的政策出台后,国产涉案剧历经了一段长达十年的冷寂期。

直到2015年,马珂四年磨一剑的砥砺之作《刑警队长》于江苏卫视、重庆卫视两台热播,打响了涉案剧回归黄金档的头一炮。

“当时算得上艰难求进,相当于在冰川里趟出了一条路。《刑警队长》找到了一个可操作的空间方向,起了个突破禁区的标杆作用。让整个行业包括管理部门、市场觉得,涉案剧还是可以拍的。也正是在此后,近两年这个类型又逐渐丰富了起来。”

而《三叉戟》,是他继《刑警队长》后的又一次涉案剧尝试。

说是新尝试,实则作品的灵魂依旧不变,那就是扎实的人物。与《刑警队长》类似,《三叉戟》同样抓住了原型人物,抓住了人物身上那种极致的戏剧冲突与情感撕扯。这也是马珂追求的好戏之根。

《刑警队长》近几年来数次复播、网播量突破10亿的成绩,也让马珂对《三叉戟》充满了信心。在公安部内部送审的过程中,这部剧被业内专家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其是“近几年里公安题材的里程碑式作品”。

马珂表示,涉案剧不存在所谓的“圈层”,就像没有人认为《无悔追踪》《人民的名义》有男频、女频之分一样,用所谓的“圈层”来划分涉案剧或许略有不妥。

说到底,涉案剧是具有普遍关怀,用主流视角讲故事的类型剧,观众看到的是人物的温度、情感以及成长过程。好的涉案剧具备了穿透年龄、穿透地域甚至穿透阶层的价值。

“其实我们要检讨近几年制作上的一些问题,不要为了去投观众所好而拍剧,这实际上是费力不讨好的。观众不需要你去告诉他好不好看,只要你自己的作品真正做到位之后,观众就会被你吸引而来。好的国民大剧是老少皆宜、全民通吃的。“

当然,这种作品不常见,往往需要耐住寂寞、经住诱惑,下几年苦功夫。《刑警队长》磨了四年,《三叉戟》也磨了三年。过程苦涩,可马珂却乐在其中。

他不羡慕别人把公司做大做强、包装上市,他的兴趣点在于制作,创作最快乐。他不想成为财务报表和利润对赌的奴隶,还是要保持独立制片人的自由和从容。创作涉案剧让他颇有成就感。

剧版《三叉戟》刚刚召开了线上新剧发布会,电影版《三叉戟》也已进入忙碌的后期制作中。2020年,天马映像还有数个项目即将启动。

《刑警队长2》已开始筹备,《三叉戟》第二部也提上了日程。“我们不求节奏有多快,就踏踏实实用作品说话就够了。”

【文/冯壹】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