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天海枯了

「 全民智商税

1

天海的病危通知书下来了。

天海要告别中超了。李玮锋发布长文,“到了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刻”。《足球》报称,天海今天已向足协申请退出联赛,俱乐部善后工作也正式开启。

就在三天前,天海与万通谈判破裂,教练和球员们展开了二次自救。他们致信足协和天津市体育局,恳愿意接手俱乐部,承诺新赛季如遇财政困难,会自愿部分或全部放弃酬金。今年联赛所需资金也由他们自筹。

放弃工资的做法得到了很大一部分球迷的欣赏,有人说,如果天海成功得救,新赛季恐怕要成为天海球迷。这种做法在世界足坛中也是极罕见的,最接近的案例也不过是不缺钱的球员同时扮演了投资者的角色。

但燃归燃,从操作性上看,球员与教练的热血在规章制度下并没有多少实际意义。天海最终出局也说明了这份徒劳。

2

此前盛宴豪门,如今王榭堂前。天海的结局令人唏嘘。如果我们将时间线拉长看,天海曲折的命运线已绵延了很长时间。天海问题的关键还是权健,天海的波折就是权健的起伏。

当权健还是一个能给梅西报价21亿的百亿帝国时,球队一路顺风顺水,开挂前行。他们请来巴西名帅卢森博格当教练,请来李玮锋出任俱乐部副总经理,大手笔买外援买国脚。钱当然能砸出成绩。一个赛季保级中甲,一个赛季成功冲超,又一个赛季以联赛第3的成绩杀入亚冠,这个速度连球迷都有些惊讶。彼时权健董事长束昱辉还对外宣称,要花8亿打造青训体系,还要投入30亿建设权健足球场。

但自从权健因传销活动被公开审理,球队随之没落。球队名称由天津权健变为天津天海,队内一度只剩两名外援可以使用,面临降级。天海最后之所以能保级成功,按《东方体育日报》的说法也是因为权健。束昱辉儿子束长京持有天海实际控制权,他拿出2亿赢球奖来鼓励球队保级。

所以权健依然是观察如今天海困局的一个窗口。眼看他起朱楼,眼看他宴宾客,眼看他楼塌了。天海的曲折命运,无非是权健兴衰的印证。

3

如果再将目光抽离一点,权健故事就是一个收割全民智商税的过程。

权健的关键是钱。权健的百亿帝国是由火疗、天价鞋垫、负离子卫生巾等神奇疗法和保健品建成的。换句话说,权健的发家史就是一个收老百姓智商税的过程。

权健的键关是权。权健这一单越做越大的生意需要用足球来与权力博弈。足球是国家需要,足球是大势所趋。足球是一个工具,是一张通行证,在权健的生意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这种角色最明显的功能是作为形象代言人。在媒体报道中,束昱辉是如此热爱足球,他的办公室安装了16块屏幕,实时转播全球足球赛事。

尽管在中国玩职业足球是赔钱的买卖,但还是有不少企业蜂拥而至。因为不论从实际利益、名誉,还是社会形象来说,这都是最快、最有效、最保险的获益方式。

包装、赞誉让一大坨不能浮出水面的生意变得健康、阳光、意气风发。足球在商业大佬手里翻手为云,商业大佬又在足球的局里覆手为雨。这就是博弈。

4

天海退出联赛,李玮锋在微博上写了一段长文深情告别。在文中他解释了这段时间球员与教练各种自救的原因——如果球队就这样没有了,在目前的情况下,大部分球员很难找到下家,未来也将充满变数,甚至可能就此断送职业生涯。

其实从权健倒台的那一刻就应该意识到,天海只是一盘没有老帅的象棋了。家中的帅已经被将了,无论小卒们如何自救,如何热血,都无法改变最终的结局。卒子们跨过了楚河汉界,已无岁月可回头,只剩一腔孤勇感动着球迷。

天海海枯,初心石烂。只有那些年我们交的智商税不会变。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