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传世“娄阿鼠”走了 著名昆曲表演艺术家王世瑶逝世

传世“娄阿鼠”走了。 5月22日,浙江昆剧团发出讣告:中国共产党党员,浙江昆剧团世字辈著名昆剧表演

传世“娄阿鼠”走了。

5月22日,浙江昆剧团发出讣告:中国共产党党员,浙江昆剧团世字辈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一级演员,国家级非遗传承人,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原浙江昆剧团团长王世瑶同志,因突发疾病于2020年5月22日凌晨5时22分在浙江省人民医院病逝,享年80周岁。

王世瑶,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2002年被文化部表彰为“有显著成就”的昆曲艺术家。他自幼从其父昆剧名丑王传淞学艺,表演风格浓淡适宜,浓处入骨,淡处见趣,趣而不俗,深得“南昆付丑”之真传。代表作有《西厢记٠游殿》《鲛绡记٠写状》《蝴蝶梦٠说亲回话》《风筝误٠前亲》《幽闺记٠请医》等。

多年来,他对昆剧的保护、传承做了大量的工作。与人合作整理和导演的《狮吼记》,参加了文化部举办的昆剧优秀剧目会演。曾先多次赴日本、泰国、香港、澳门、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演出、讲学深受欢迎和赞扬。曾任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浙江戏剧家协会理事。

“娄阿鼠”,是昆剧传世作品《十五贯》中的人物。昆剧《十五贯》是浙江昆剧团在新中国成立初期,昆曲濒临灭绝之际,推陈出新的一部思想性、艺术性俱佳的剧目。自上世纪50年代首演至今,昆剧《十五贯》经历了70年的积淀,犹如一坛醇厚的酒,芳香四溢,已成为“立得住、传得开、留得下”的优秀剧作。“世字辈”著名昆剧表演艺术家王世瑶扮的“娄阿鼠”,收放自如,惟妙惟肖。

让我们跟着这篇过去的采访,一起来回顾王老师的戏曲人生。

谈起昆曲,大众对它的印象都是唱腔华丽婉转、念白儒雅;表演细腻、舞蹈飘逸;空谷幽兰,雅致恬淡;它的一招一式、一顾一盼在舞台的演绎中清晰可见。而提起浙江昆剧团,就不得不说一说久演不衰的《十五贯》。《十五贯》被周总理赞誉为“一出戏救活一个剧种”,毛泽东主席先后两次观看了该剧演出,人民日报发出社论,以其高度的思想性、人民性和艺术性轰动全国,受到了党和政府的高度重视。

在昆曲艺术中,昆“丑”表演有着十分显著的地位,素有“无丑不成戏”之说。《十五贯》中,王传淞塑造了那个鼻子周围一圈白色、一对小眼睛滴溜打转、走起路来弓腰哈背的“娄阿鼠”,将一个贼眉鼠眼的无赖演得极其逼真。如今,父子两代的“娄阿鼠”,也成就了一段舞台传奇。2017年,在演出后台看到古稀之年的王世瑶用笔在脸上勾勒小花脸的画面,我们也体会到了真正意义上的献“丑”一生。

述“鼠”之戏,永成经典

众所周知,《十五贯》的出现打破了才子佳人对昆曲舞台的垄断,“昆丑泰斗”王传淞饰演的娄阿鼠也因此成为了中国戏曲舞台上的经典形象。

采访中,王世瑶讲道:“娄阿鼠是一个人而不是一只老鼠,我们通过运用某些特殊身段,让观众在娄阿鼠和老鼠之间产生某些联想,目的是为了营造艺术效果,但决不是叫娄阿鼠这个人物去扮演一只老鼠。如果在演出时专门着眼于模仿老鼠形态那就是卖噱头。演戏决不是靠变把戏,而是要用心演戏。

归根结底,要演像一个人物,首先要从生活中去体验这种人物的存在。俗称“艺术来源于生活”,你要从生活中去寻找迹象,然后去集中、去夸张、去美化,努力营造出观众熟悉的认知范围,在舞台上让观众觉得你就是那个人物,人人说“真像!”时,那才是“娄阿鼠”。

舞台演绎,为戏而生

1956年,60年前的王世瑶还是一个未成年,那时的他跟着父亲王传淞坐绿皮火车晃荡了两天两夜到北京,见证了那一段有关昆曲的历史。出身在梨园世家、从小在戏班长大的王世瑶说:“一般人的成长都要经历三道门,即家门、校门、单位门,但他自己只有一个门,就是剧团的大门。”

随后他说道:“我的老师就是我的父亲,我是子承父业。”我从小就在父亲身边,在父亲的言传身教下,学了不少昆剧丑角折子戏,有的难度很高的戏我都能演出。例如《游殿》《活捉》《芦林》这些均是副角行当必修之戏,同时,还有很冷门的冷二戏《鲛绡记·写状》《幽闺记·请医》且都能演出。

小时候的他喜欢和父亲一起去“孵”茶馆。因为父亲有个习惯,不论在城镇还是乡村,一有机会就去坐茶馆。茶馆“招接十洲三岛客,应付五湖四海宾”,笑话奇谈,无奇不有,是观察生活的最佳场所。正是在这样的耳濡目染中,王世瑶明白了舞台上的角色塑造其实是老师教不来的,要逐步深入生活去观察、去思考。之后,在从艺的几十年中父亲真正传授于他的便是对生活的观察。

除了向父亲学艺外,王世瑶还向著名昆丑艺术表演家和教育家华传浩老师学艺,《芦林》就是华传治老师亲手传授。他回忆道:“我父亲和华传洁老师是“传”字辈老师中的名师,他们的学生桃李满天下。我在他们两位前辈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不光是在形体上,主要在神态上如何塑造人物内心世界,对我有很大启发”。后来,王世瑶在舞台上的实践,也得到了内地及港台昆剧专家的高度赞赏。

传承教学,培育新人

作为一个有50年舞台实践经验的戏曲演员,并在本行当取得一定成就且得到公认的演员,大多都带过学员、教过戏。

2001年,被评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昆曲在浙江昆剧团更是如此。众做周知,浙江昆剧团以“传世盛秀万代昌明”辈分命名。1952年至今,“传”字辈老师教出了“世”字辈的一批演员。“世字辈”除了王世瑶外,还有龚世葵、张世铮、周世瑞、汪世瑜、郑世菁等这些艺术家,他们现在都已是古稀之年了,已经很少上台了。随后,“世”字辈演员又招了“盛秀万”三代演员。如今,众所周知的老艺术家王奉梅、何炳泉,著名艺术家张志红、李公律、林为林、唐蕴岚;优秀演员鲍晨、毛文霞、王静、项卫东、田漾、曾杰、胡娉、李琼瑶、胡立楠、朱斌、徐霓等都是浙昆“盛秀万”字辈三代人。

为推动昆曲勃兴,2013年浙江昆剧团又招录了第六代“代”字辈昆曲传人,今年即将毕业的他们,已在昆曲界崭露头角。2018年第七届中国昆剧艺术节的《雷峰塔》展演中,他们被称之为中国昆曲界最年轻的队伍,受到了各界的一致好评。

王世瑶作为“世”字辈的前辈,又是继承父亲王传淞的昆丑艺术。他说:“传承,这承上启下的任务,少不了落在我身上”。而浙昆的“盛”“秀”“万”三批丑角演员,就都是由王世瑶先生传教的。1986年为抢救昆剧优秀传统艺术,文化部成立“振兴昆曲指导委员会”,他被文化部聘为首届委员。2013年11月文化部举行拜师仪式,浙昆的“万”字辈演员朱斌、田漾拜王世瑶为师,如今他们已成为舞台上的栋梁。

唱了一辈子戏,年纪大了,腿脚不方便了,王世瑶还致力于培育新人。王世瑶说:“演员最怕什么,就怕自己的这身功夫没有人继承,只要有人接着传下去,就不遗憾。如今我已近80高龄,仍投入大量心力,亲身传授00后“代”字辈学员,我的孙子也是“代”字辈传人,天天跟着我学戏,看着他们,由衷地期望昆曲艺术的星火传承不断”。

昆曲,由于剧种古老,有深厚的表演功底,它不但有传承本剧种的演出任务,还有辅导兄弟剧种的义务。王世瑶讲道:“自己剧团搞过几次全省青年演员表演培训班,省文化厅也办了几次全省青年演员表演培训班,他都担任老师。不仅如此,在地县组织的演员培训班,他也应邀去教学。90年代后,由于两岸关系改善,文化交流也频繁,他曾几次应台湾昆曲团体之邀赴台传授昆曲艺术,取得了很好成果”。现如今,退休已经20年,对于昆曲艺术的传承,王世瑶从未没有停止。2008年8月,参加文化部举办的“国家昆曲艺术抢救保护和扶持工程(丑行、净行)培训班”,他应赴沪,传授父亲看家的昆曲经典折子戏《燕子签·狗洞》。2017年,王世瑶受邀参加国家艺术基金2016年度资助项目“《十五贯》娄阿鼠——戏曲丑角表演培训班,全国各地的戏曲演员汇集杭州,经过短期的培训,来自全国专业艺术院团的24位“娄阿鼠”轮番上台,精彩亮相。

担任主教老师的王世瑶,谈及这次培训,他说自己捡了个大便宜,来参加培训的学员们来自各个剧种,本身都很有基础,不是白纸一张,稍作点拨,他们很快就能领会。这让王世瑶倍感欣慰。采访中,王世瑶向打击展示了他手上戴的腕表,他说这是他父亲留给自己的,现在还在转动,他希望父亲的艺术也能像这块表一样,继续转下去,传下去。

新时代下,昆曲的传承仍在延续,古稀老人对昆曲的继承和出人尽自己的绵薄之力,怀着对昆曲美好的期望与祝愿,传“世”娄阿鼠,献“丑”一生。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