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乐歌股份微博发文“叫苦” 海运价格急涨虽是必然仍须规范

本报记者 吴奕萱

今年疫情以来,中外船公司预测中国出口将大幅下滑,随即减少了出口集装箱的航次,大幅拆解集装箱船。随着下半年出口运输需求逐步恢复,大幅缩减的海运运力已无法满足。六月份以来,海运价格开启猛涨模式,尤其是北美航线行情火爆。据宁波航运交易所消息,美西、美东航线市场运价均已上涨至2019年以来的最高水平。八月初,乐歌股份董事长项乐宏通过微博公开发文,呼吁降低出口集装箱海运价格。

该号召在市场上获得了积极响应,许多网友在该微博评论中表示,疫情以来外贸企业生存本就困难,船公司运费大幅度涨价对中小外贸企业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但同时也有网友认为,疫情严重,跑远洋航运风险大,人工大幅涨价,运价上涨也是合理的。

   我国外贸出口逐步恢复

    呼吁运价降至合理区间

据乐歌股份发布的《关于外贸出口企业共同呼吁平抑出口集装箱海运价格的号召》显示,四月份以来,我国出口恢复很快,其中,浙江省宁波市集装箱出口七月份已出现正增长,尤其是跨境电商出口业务高速增长。

乐歌股份认为:“船公司不能只是通过大幅提价的办法来增加利润,应该考虑积极增加运力。”据悉,五月份开始,中外船公司把宁波到美国西岸的价格从标准的1300美元一个高柜重箱逐步提升到3000美元,宁波到美国东岸的价格从标准的3000美元提升到4850美元,六月份后一直维持这个高价。

“船公司最新通知八月份将进一步上调价格,除了价格高外,大量外贸出口企业的订舱要提前20多天。即使订舱成功,也存在被甩仓的可能。出运能否成功一定程度上是按照外贸企业的船运价格高低来决定。谁出价高,谁的货就可以出。”乐歌股份在文章中透露。

一中小外贸企业老板称:“2020年对于外贸人真是太不容易了,现在船公司运费大幅度涨价,对于做CIF的订单之前与客户确认基本上都要倒贴了。虽然很多外贸都是做FOB,但也因为船公司只想接高价纷纷被甩柜,甚至有工厂直接说你急就出1500-2000美元加价,我们给你出。”

对于此次发文,项乐宏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外贸企业大多是中小型企业,运费大幅度涨价导致了许多外贸企业陷入了困境,乐歌作为宁波外贸的头部企业,又是公共海外仓的平台,有责任站出来。”

据悉,乐歌股份布局跨境电商已有九年,同时公司从七年前开始起建立海外仓,持续加强跨境电商业务,公司欧美日海外仓在疫情期间配送顺畅,预计今年二季度境外电商销售同比增长68%左右。

项乐宏坦言:“我们或许无法左右国外的船公司,但是希望国内船运公司能够积极增加运力,将运价降至合理区间,为稳外贸稳经济助力。”

 海运口岸收费须规范

    运价上涨是必然趋势

在乐歌股份为外贸企业发声后,外贸出口企业与船公司在海运价格上的矛盾也被正式摆到了台面上。

在项乐宏看来,“航运价格适当上涨是合理的,能够理解,但在短时间内提价超过130%,我觉得太多了。”同时他还表示,希望国家政策部门完善相关政策。

值得一提的是,8月4日,发改委网站发布消息称,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交通运输部、商务部、国资委、海关总署、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关于清理规范海运口岸收费行动方案》,全面部署清理规范海运口岸收费工作。

《行动方案》从9个方面明确了工作任务。包括进一步完善港口收费政策、规范引导船公司收费行为、加强船代、货代收费监管、规范港外堆场收费、完善收费目录清单制度、进一步深化放管服改革、加强监督检查及开展简化收费模式试点。

其中,规范引导船公司收费行为一条中具体指出了要发挥大型国有海运企业引领作用和行业组织自律作用,推动船公司合理调整海运收费结构,规范简化收费项目,取消不合理附加费,严格执行运价备案制度。

实际上,受疫情冲击,航运公司的日子也并不好过,海外疫情的持续对船商也带来很大考验。《证券日报》记者采访了某海运公司内部人士,其表示:“今年来海运企业受疫情影响较大,上半年行业公司整体运营情况并不乐观,为了降低公司成本减少了航次,下半年需求大幅增长导致出现运力不足,但公司对价格的调整都是基于供需情况来决定的。”据知名航运咨询公司Alphaliner研究显示,今年上半年,绝大多数排名前列的集装箱航运公司已经减少了船队数量,并从市场上将船舶撤下。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海运价格上涨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他表示:“今年上半年整个市场面临较大的市场压力,各国的船运企业纷纷压缩自己的市场,而且很多公司都选择暂时放弃海运的服务。在这样的情况下,海运市场出现了一定程度的供给量下降,但是随着中国的需求量恢复,下降的供给量在短时间内没能完全恢复,最终导致当前面临的问题。”

江瀚称:“对于任何一家公司来说,供给和需求是直接决定价格的,当供给不足需求又大幅度增加的情况下,涨价是必然的结果。除非供给能够快速跟上,否则这种价格矛盾将很难得到有效解决。”

对于乐歌董事长呼吁平抑出口集装箱海运价格的号召,江瀚认为:“这种呼吁只能认为是给市场一定的信号,甚至于是给市场参与方一定的舆论压力,但是整体来看,要判断市场参与方到底去不去做没那么容易,毕竟谁都面对生存的压力,涨价也是为了生存,所以最终要看市场参与方之间能不能形成共识。”

中银香港金融研究院经济学家丁孟也表示:“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发展和走势是决定海运行业未来的重要变量。海运领域同样应该遵循市场化定价的方式,因此从预计未来需求下降角度出发缩减运力无可厚非,如果在目前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下贸然增加运力并不是市场化决定配置资源的方式。在市场供求的作用下,如果运价过高,自然海运需求就会下降,从而倒逼海运企业降价。如果采用非市场化方式在亏损的情况下增加运力,对于行业长远发展将造成损害,也不会真正寻找到合理的运力平衡点。”

(编辑 袁元)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