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虚空千色彩,依稀紫金容 | 敦煌藏经洞出土绢画赏介

绢画(也称帛画) 是以丝织品为原料, 采用天然的绘画原料, 运用传统工艺绘画技法而绘制的国画品系, 是中国传统绘画的一种。其中最为闻名的当数敦煌莫高窟出土的绢画, 它们色彩沉稳, 质感厚重, 具有神圣的禅味。公元1900年( 清光绪二十六年) , 敦煌莫高窟藏经洞(今第17窟) 被打开, 这些秘藏千年的珍贵艺术品与敦煌文书同时出土, 由此轰动了整个世界。

被誉为“中古时代的百科全书”的敦煌“藏经洞”的发现, 是中国乃至世界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 也是人类文化艺术史上永载史册的大事, 它使得大量8~10世纪的绘画作品得以面世( 一般统称为“敦煌遗画”或“敦煌绢画”) 。而国际“敦煌学”的滥觞和敦煌艺术的流播, 更使敦煌成为艺术家心目中的圣地。

敦煌绢画内容极为丰富, 有各种佛像、菩萨像、经变画、佛教史迹画、供养人画像和装饰图案画等类, 是中华传统文化的精华和人类文化遗产的稀世之珍, 也是中华民族对人类文明的最杰出贡献。1900年, 藏经洞被王道士重新打开时, 近千年的绢画大多保存完好, 但这些艺术珍品一出世就同敦煌文书一起流失海外, 现大多流散于英国、法国、印度、俄罗斯等地, 少量为中国国内所藏。斯坦因所获绘画品分藏于伦敦大英博物馆和印度新德里国立博物馆, 大英博物馆430件敦煌绢画藏于密室, 被分为整幅和残片两部分, 其中完整的共有260号, 残片的最高编号是170号;印度新德里国立博物馆藏有254件。伯希和所获绘画品有232件, 现藏法国巴黎吉美博物馆。奥登堡所获艺术品将近300件, 现藏俄罗斯圣彼得堡国立艾尔米塔什博物馆。此四博物馆为收藏敦煌绘画品最多也最为集中之处, 总共有近千件。此外, 美国哈佛大学艺术博物馆、华盛顿弗利尔美术馆、波斯顿美术馆、日本白鹤美术馆等地及国内也有零星的敦煌绢画收藏。

敦煌藏经洞艺术品以绘制材料的质地类分, 包括绢本画、麻布画、纸本画等, 还有一些木雕艺术品。以绘画性质类分, 有设色、白描、版画、小样粉本等。绢画、麻布画基本为彩绘, 少数为白描。纸本画设色者所占比例不大, 特别是散在文献中的一部分多为白描, 但也有一些是彩绘。版画大多为墨印, 也有少数着色的。以绘画形式类分, 包括单幅画、组画、连环画、插图及草图。这些绘画品的创作时间上至初盛唐, 下至宋中晚期。其上书有大量供养人及绘画发愿文题记, 发愿文被书写成功德主的“邈真赞”, 即其个人一生事迹及品行的颂记文书, 完全成为社会历史文献。

从绘画题材看, 藏经洞艺术品内容与敦煌壁画大致相同, 有尊像画、说法图、经变画、佛教史迹画、佛传故事、世俗供养人等等。这些画大小不等, 巨幅画可达2~3平方米, 小者有仅具几平方厘米的, 但均保存完好, 色彩鲜艳如初, 这在壁画中是不易看到的。绢画大多是独立的画幅, 与壁画相比, 更接近于后世画史上占统治地位的卷轴画。它们大多为上乘之作, 线条刚劲有力, 着色适当、协调, 与敦煌壁画形成互补关系, 共同构成敦煌绘画艺术的整体。

敦煌绢画大多为极其珍贵的艺术品。经过长达一千多年的历史时期, 仍能保存有内容和数量如此丰富的绘画艺术品, 在世界各地都极其少见, 加之这些艺术品特殊的质料, 因此有着无法估量的价值。这些艺术精品大体作于中国绘画史的前段, 即公元3世纪至10世纪, 这正是现存绘画作品较少的时期, 正好弥补中国绘画史上唐代卷轴画真迹的稀缺, 是中华民族十分珍贵的文化遗产。

敦煌绢画亦是研究佛教图像学的重要数据, 尤其是对于佛教诸尊形象的研究, 更是不可或缺的材料。这些绢画虽然写实繁复、线条严谨, 却丝毫没有匠气, 反而充满了生动自然的神韵, 它们画面精细、一丝不苟, 线条流畅、圆润秀丽, 彩带飞旋、衣裙飘逸、眉目传神、姿态各异, 充满敦煌艺术的魅力。欣赏敦煌绢画, 是一种高雅、别致的艺术享受, 本文介绍一些敦煌绢画中的精品, 以飨读者。(文/党燕妮 陈军)

观无量寿经变相图

十世纪初五代

绢本彩绘

尺寸:141 x 84.2 cm

法国吉美博物馆收藏伯希和敦煌绢画

此图是由二块绢缝合拼接而成,画面自上而下分为三个部分,最上端为西方净土、未生怨及十六观、最下方是供养人像。其中西方净土又可分为净土宫殿楼阁、阿弥陀佛说法、莲池等三部分组成。画面最上端为表现净土的宏伟建筑群,宫殿楼阁、富丽堂皇,画面中部是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正在说法的场景,以阿弥陀佛为中心,两旁是观音菩萨和大势至菩萨及弟子、菩萨等围绕听法。露台上有伎乐舞蹈、奏乐,下方绿色宝池中有莲花及化生童子。

在宝池下方为未生怨及十六观,这与一般的绘画将此绘于画面二侧不同。左半部为十六观,表现佛为韦提希夫人阐述的种种观想内容,仅取其中的几个场景绘出。右半部描绘的是未生怨,表现阿阇世太子幽禁频婆娑罗王的故事。画面的最下方绘有八位供养比丘像。此图绘于十世纪初,色彩鲜明,是现存敦煌绢画中保存较为完好的作品之一。

极乐世界宝楼阁及虚空庄严。

十六观与未生怨变相图。

供养人像。

九世紀 唐代 絹本設色

规格:41 x 18.5 cm

此像幡为英国人斯坦因于一九〇七年从中国敦煌莫高窟藏经洞收集

宝手菩萨,音译啰怛曩播抳。又称宝掌菩萨。位列密教现图胎藏界曼荼罗地藏院九尊中之第六位。此菩萨以净菩提心之如意宝珠成满世间及出世间之悉地,犹如意珠在手,能满足一切所愿,故称宝手菩萨。密号满足金刚,种子为(pam!),三昧耶形为三股杵。其形像乃左手按腰持莲花,花上有三股金刚杵,杵上并有宝珠焰鬘,右手舒掌托宝珠当胸,半跏趺坐于赤莲花上。

此图虽然看起来是在敦煌制作的,但表现出一些印度的特征。菩萨两手捧着火焰宝珠,脸和上半身施用金彩,透明的撒花的衣料之下的腿部也有金彩。与此相应的Fig.98中的像也是同样的表现手法,只是身体的色彩是红的。两像的璎珞上均有三行白点,绶带有左右相称的褶子垂在两腿间。这些表现可能是受西方的影响。Fig.99的《观世音菩萨像》也属这一画群。

唐代 8世纪

麻布刺绣

高241.0cm 宽159.5cm

现存于大英博物馆

巨型刺绣画,长方形,表现的是释迦牟尼在灵鹫山说法的场景。为使刺绣牢固,使用了两层绣地——本色绢背衬以本色麻布。绣品中主要使用了自北朝自盛唐间十分流行的劈针针法,但大多数针脚较长,约在0.8-1.0cm左右,应该是介于劈针和平针之间的过渡期。因此,这件绣品的年代不会太晚。

绣品中心是释迦牟尼的形象,他站在斑驳的岩石之前,这些岩石代表的正是灵鹫山。释迦牟尼身披红色袈裟,坦露右肩,赤脚立于莲座之上,莲座两侧各有一白色狮子,他的身后有背光和头光装饰,右手笔直指向地面,左手在胸前提起袈裟,这是在这类场景中经常出现的姿势。其头部上方则是一蓝色华盖,华盖两侧各有一飞天形象。释迦牟尼两侧各有一佛弟子和菩萨,均是赤脚立于莲座之上的形象,菩萨基本上完整地保留了下来,但佛弟子除了头部之外,身体的其馀部分均已缺失。

绣品的右下方跪著四个男供养人,其中一人为和尚装扮,另外三人则均头戴黑色襆头,身穿蓝色圆领袍,身后是一个站立的男性侍者;左下方是则跪有四个女供养人,头梳发髻,身穿窄绣襦,外罩半臂,身系各色长裙,有的披有披帛,一妇女身旁还跪有一男童,他的尺寸特别小,她们身后站立著一个身穿袍服的侍女。供养人身旁的题记上绣有“义明供养”、“一心供养”等字,但多已湮灭不可辨认。

刺绣佛像在唐代十分常见,而且在敦煌文书中也经常可以看到。P.3432《龙兴寺卿赵石老脚下依蕃籍所附佛像供养具并经目录等数点检历》中载有:“绣像壹片,方圆伍尺”;“绣阿弥陀像壹,长三箭,阔两箭,带色绢”。唐时一尺约为30cm,吐蕃时期的一箭约等于50cm,即前一件绣像约方圆150cm,后一件绣阿弥陀佛像长150cm、宽100cm,比此件小。

十世纪乾德六年(968年)北宋佛画

绢本彩绘

尺寸:106.8×58.9 cm

美国史密森尼博物馆收藏

这幅绢画在敦煌遗画中非常出名,它的出名是因为这幅画是第一批从莫高窟藏经洞流失的敦煌绢画。当年王道士偶然发现藏经洞后,曾去找过时任敦煌县令严泽。1902年,王道士从藏经洞中挑选了几幅字画,步行50里,再次赶往县城找到继任县令的湖北同乡汪宗翰,向汪知县报告了藏经洞的情况。在王道士送给敦煌县令汪宗翰的书画中,就有这幅画在里面。后来汪宗翰在1904年将这些书画又转送给了甘肃学台、著名金石学家叶昌炽。而后转入福州梁氏之手,再转入浙江吴兴蒋汝藻之手,而后流落日本、纽约,最后弗利尔美术馆从纽约购买。从弗利尔馆藏号看,此画于1930年从日本山中商社购入。

在上世纪初叶,全世界最大的经营中国古董买卖的机构就是日本山中商社,其灵魂人物就是日本古玩业巨子山中定次郎。正是由于山中商社的推波助澜,山中定次郎的强力运作和大肆掠夺,海量的中国珍贵文物像潮水一样流失海外,开始了背井离乡之旅。

主尊水月观音结跏趺坐,化佛冠,左手持净瓶,右手持柳枝,榜题“南无大悲救苦水月观音菩萨”,下方两侧各一身供养菩萨,榜题均为“持花供养菩萨”。此画下方有一篇基本完整的《绘观音菩萨功德记》,尾署“于时干德六年岁次戊辰五月癸午朔十五日丁酉题纪”,时为968年。

在榜题两侧各有供养人2身,左侧第一身为“慈母娘子翟氏一心供养”、身后是翟氏子曹延清的夫人,题“小娘子阴氏一心供养”;右侧第一身是当时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944-974年在位)之女延鼐“女小娘子宗花一心供养”、第二身是“节度行军司马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兼御史大夫上柱国曹延清供养”。据《功德记》正文,此为曹元忠夫人为延瑞夫人“难月”启愿之功德画。

在榜题两侧各有供养人2身,左侧第一身为“慈母娘子翟氏一心供养”、身后是翟氏子曹延清的夫人,题“小娘子阴氏一心供养”;右侧第一身是当时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944-974年在位)之女延鼐“女小娘子宗花一心供养”、第二身是“节度行军司马金紫光禄大夫检校司空兼御史大夫上柱国曹延清供养”。

如意轮观音像残片

唐,纸本,设色

纵28厘米,横30厘米

敦煌遗画

故宫博物院藏

观音菩萨结跏趺坐,头戴宝冠,冠中有化佛。菩萨面相丰腴,双耳穿环,后有头光,身披袈裟,袒胸饰以璎珞;六臂,上两臂各持一圆轮,轮中分别有鸟、树代表的日、月,中两臂左手作说法印相,右手因漫漶不清印相不辨,下两臂左手持莲,右手持物不辨。右上侧有榜题一行:“救苦观世音菩萨”。左右各有一位女供养人,梳双髻,着暗红色长条裙。

如意轮观音是密教所传六观音之一,其图像一般为六臂相。至于其手持之宝物及印相,则依经轨不同而有多种差异。据《如意轮瑜伽念诵法》所示:如意轮观音具六臂,全身金色,头上结宝顶髻,戴庄严冠,以示庄严。冠中化有阿弥陀佛,住于说法相。六臂表示能游于六道,以大悲心解除六道众生各种苦难。

此画于1957年由上海邵洵美先生捐献故宫博物院,当时的包装还在,是用牛皮纸作卷筒包装,上有“故宫博物院文物征集处收/上海淮海中路1754/19邵洵美寄”字样,邮戳表明寄自1957年7月8日。

敦煌北宋绢画

绢本设色

尺寸:76x59 cm

法国吉美国立亚洲艺术博物馆收藏

此绢画出自敦煌莫高窟第17窑出土,主尊地藏菩萨自在坐于铺有圆垫的岩石上,带头光及身光,披戴黑色风帽,身披袈裟。左手托火焰摩尼珠,右手持锡杖。右脚盘曲,左脚垂踏于红莲台上。

菩萨身后射出六道光芒,上绘有象征六道的景象,由上而下,其左侧为天道、畜生道、地狱道、右侧系人道、阿修罗道、恶鬼道。

菩萨的岩座两侧立有善、恶二童子,分别著蓝、绿色衣袍,手抱卷宗。岩座旁绘有金毛狮子、净瓶及牡丹花。

图下方绘有供养人像,中间榜题未书写愿文题记。供养人中有三位僧人,或执长柄香炉,或捧花盘,或合掌而立。女供养人笼袖而跪,身着华服,发饰华丽,身后立有一女童。男供养人身着官服,戴黑色襥帽,合掌跪于毯上。此图用色协调,属十世纪下半叶作品。

名称:佛传故事之出游四门

编号:Steinpainting 88 Ch.lv.0016

尺寸:纵37.5cm 横17.7cm

材质:绢本着色

现藏:英国国家博物馆

佛传画幡《佛传故事之出游四门》,藏经洞出土,编号1919.0101.0.88,绢本着色。现存大英博物馆。画幡两个画面,描绘太子出东门和出南门的两个场景。

出游四门:悉达多太子成人后,看到人世间的各种困苦,经常苦思如何才能解脱众生苦难。太子虽有众妃相拥,乐舞相伴,却依然闷闷不乐,时有出家之念。国王见状十分忧虑,为了打消太子出家的念头,令太子“出游观于治政,以散道意”。天神“难提和罗,欲令太子速疾出家,救济十方三毒火然,愿雨法水,以灭毒火。”在太子出游的四门,分别化为老人、病人、死人和僧人,演说人间诸多苦痛,指明唯有出家修道,方得解脱众苦的道理。

幡画未画出的还有太子出西门、北门。太子出西门,天神化作死人,“扶舆出城,室家随车,啼哭呼天,奈何捨我,永为别离。”太子叹曰,看到生老病死的现状,当知人生无常,我亦不可幸免。太子复出北门,天神化为沙门,着法服持钵,步履安详。太子见此欢欣,决心出家,永离生老病死。

出游四门是佛传故事画中的重要情节,是佛陀出家的缘起,在壁画中多有表现。莫高窟存北凉275窟,北周290窟、294窟,五代61窟,宋代454窟等五例。绘出四门及太子骑马出城门时遇到的老人、病人、死人、僧人。壁画场景更接近于佛经演说地——印度,服饰人物造型更加西域化。绢画则是中土艺术家的再创作,场景人物与服饰、建筑风格,已是中原人物和风貌,绘画技法接近唐代周昉的雍容画风。

观无量寿佛经变相图

唐代,9世纪前半叶

绢本设色

高168.0厘米 宽123.0厘米

现藏大英博物馆

来源:旃檀精舍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