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供养人——敦煌石窟的“金主”是怎样一群人?

敦煌多数洞窟画有开窟者及其相关人物的形象,即供养人像,旁边题有供养人的名字,少数是“真容”像,多数只是象征性的人像。

窟主,顾名思义,就是洞窟的修建者。有的是一人,有的是一家,有的是某一寺庙,有的是若干民众结社而建。

莫高窟第285窟内景

北魏晚期任瓜州刺史的东阳王元荣修建过一大窟,一般推测就是现在的285窟。

莫高窟第428窟内景

北周瓜州刺史于义也修一大窟,学者考证出是现在的428窟。而290窟可能是北周另一瓜州刺史李贤开凿的。

曹议金供养像

98窟窟主是曹议金,当时叫“大王窟”,因为他称过“托西大王”。

“天公主”供养像

相邻的100窟窟主是曹议金从甘州回鹘娶来的夫人,史书记载回鹘可汗常楼居,妻号“天公主”,所以叫“天公主窟”。夫妻本为一家人,却各开一窟,很有意思,大约表示对甘州回鹘的尊重。

广义上的供养人还包括相关人员的亡者、当地权势官员,他们并没有出资建窟,但依然“榜上有名”。如著名的231窟东壁门上男、女供养人像一组,中央为牌位,南侧为胡跪(左膝跪地、右腿半蹲)、穿汉装、持长柄香炉的男供养人,身后站一捧供盘男供养人,榜题漫漶(可能是儿子或侍从)。牌位北侧为胡跪女供养人,手持香炉,身后站一捧供盘女供养人,榜题漫漶(可能是女儿或侍女)。61窟供养人像现存题名中带“故”字的多达16人,全窟供养人实是家族存亡人的“合影”。

另一方面,一些洞窟还把当时地方统治者也画在首要位置,如196窟甬道北壁西起第一身(也是该窟供养人位置身份最贵的一身)画像高1.6米,题记:“敕归义军节度沙瓜伊西等州管内观察处置押番落营田等使守定远将军检校吏部尚书兼御史大夫巨鹿郡开国公食邑贰仟户实封二百户赐紫金鱼袋上柱国索勋一心供养”。此窟真正的窟主是俗姓何的一位僧人,他的画像在主室东壁门南的最北侧,高0.54米,题记:“窟主管内释门都法□(律)京城内外临坛供奉大德阐扬三教大法师沙门□(戒)智一心供养。”在供养人题名中,凡是带有“窟主” “施主”字样的供养人才是真正的出资人。

有的洞窟完成后,要请当地文人或名人写一篇《功德记》(《窟铭》),叙述开窟的缘由、洞窟内容等,有的甚至还加上家族的历史。《功德记碑》一般立在洞窟前室,多数已经不存,最完整的一块《功德记碑》是修建今148窟的《大唐陇西李氏莫高窟修功德记》碑,立于大历十一年(776),至今仍在148窟前室。

敦煌石窟与敦煌文献中也有一些普通群众的佛教供养资料,如董文员、索章三。

敦煌本《十王经图赞》尾题 日本大久总美术馆藏

董文员。五代至宋初人,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董文员为亡父母画《观世音菩萨、毗沙门天王像并题记》。观音、毗沙门天王并列像均为立像,纸画,高43厘米,宽29厘米。观音站在莲花上,左手托花瓶、右手持莲茎;毗沙门天王站在岩石上,左手托塔,右手持戟。下层中央为发愿文,左侧一女子合十而跪,榜题:“慈母修行顿悟大乘优婆夷觉惠一心供养”。

董文员又写《地藏菩萨经》、插图本《十王经》,今藏日本大久总美术馆,尾画一佛一男供养人,题:“辛未年十二月十日书画毕,年六十八写,弟子董文员供养。”

EO.1398 纸画多宝佛

索章三。宋初人,鞋匠,曾画地藏、观音、多宝佛等像。法藏EO.1398为索章三供养的纸画多宝如来像,左侧题:“南无多宝如来佛”,右侧题:“施主清信佛弟子皮匠缝靴录事索章三一心供养”。

敦煌供养人像多数为千人一面的人物像,而不是肖像画。少数供养人像绘制细腻,有肖像画的意味,如盛唐130窟甬道南壁都督夫人供养像、五代98窟于阗国王像、沙州回鹘409窟回鹘国王与王妃像等。

来源:敦煌书坊

声明: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请作者持权属证明与本号联系,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