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超负荷”跑步到底有哪些危害?这一篇文章足矣……

(一)

之前我们说到 , :

“因路况等原因导致摔伤扭伤等外伤”

“不适合的跑鞋”

“忽略热身的重要性”

“状态欠佳的情况下盲目比赛”

频繁参赛、休息不充分

身体得不到良好的恢复”

“忽然一时兴起,控制不住自己”

“ 跑姿不标准”

“自身能力不够”

“争强好胜的心”

其中,后七个原因所引发的伤痛,

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

身体超负荷

负荷,名词解释为“负担”。身体超负荷,也就是 各关节、肌肉组织等都超出了它们所能承受的范围 。尽管在体育运动中若想使身体机能不断增强、运动水平不断提升,就必须不断地超过以前的运动负荷,但一定要在科学训练的前提下采取循序渐进的原则。

训练超负荷,除了有计划性的,还分为短期的(急性的)和长期的(慢性的)。如果你某天觉得状态特别好,间歇比平时多跑了两三组,或者跑步新手一次延长距离过多,再或者你明明人感觉很疲劳却硬撑着去完成训练计划……

你的不以为然,都已经为身体超负荷埋下隐患。适度训练可以增强免疫力,超负荷的训练反而容易生病的道理大家都懂。运动负荷增加过快,强度过大或者身体长期过劳,非但达不到预期的训练效果,反而会对身体造成一定损伤。

(二)

对于身体超负荷,每个人的主观感受不太一样。 有的人睡眠上有干扰,质量变差、浅眠,易醒,早上起来觉得累;有的人情绪上受影响,低落、懒散、易怒或无精打采;有的人饮食和代谢上可能会失调;有的人训练动机会发生改变,还有的人可能兼具几个症状...这些都是超负荷或接近超负荷的表现。

前段时间看到央视报道说湖南一个24岁的小伙子“因为频繁、大量进行运动,让人体内雄性激素水平长时间保持在高位,导致或加剧脱发症状”,不得不全头植发,他确实变强了,也提早变秃了。

一些相对专业的跑友会借助相对科学的数据方式来判断自己的疲劳状态,比如 测晨脉 ,如果比平时高出5次/分,说明身体处于疲劳状态,如果高出7-12次/分,说明身体已经超负荷。照理说当以上情况发生的时候就应该引起我们对身体超负荷训练的警觉,然而这些状态却很容易被跑友们忽视,毕竟会影响到我们睡眠、情绪和心率的事情有很多。

正因为超负荷与抑郁症和精神压力大的症状相似,所以哪怕已经影响到人体内环境,如荷尔蒙失调,把我们的身体推向一个持续低迷的状态,需要医疗手段干预来重新恢复代谢恒定,然而医学上却没有明确的诊疗手段可以根据以上情况直接定性为训练过量综合征。

(三)

一根树枝,我们给他一定的力就可以把它掰断,人体如此,超过了各部分所能承受的强度就会导致损伤。掰断树枝并不是只有直接用力撅的方式,还有一种方式是轻柔却反复地给力,它仍可以被折断,后者就是 慢性损伤 。虽然力的方式不同,但这两种方式对树枝来说都是负荷力,只有当负荷积累到了一定的程度,身体像垂直电梯超载一样发出警报,大家才会意识到。 这个警报就是——疼痛

疼痛是一种令人不快的感觉和情绪上的感受,伴有实质上的或潜在的组织损伤。 将跑步融为生活的人一旦某部位出现疼痛,多会本能地抱怨,如果恰在赛前发生,有些人甚至会咒骂。但我们可以换一个角度看待疼痛, 正是它的干预才让我们及时停止超负荷训练,否则将会出现更严重的损伤。

一个之前跑步成绩还不错的朋友去年因为家庭压力过大导致神经衰弱,在持续数月睡眠质量极差的情况下,仍是跑了好几个全马。虽然降低标准的计划都已完成,可状态远不如从前。

没想到他挺过了去年一场又一场的比赛,却从今年马拉松停摆开始出现气短、贫血、肌肉酸痛、注意力无法集中等一系列看似不是问题的问题,一蹶不振的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感染新冠。 缘何曾经可以447配速跑完跑马,如今跑1/3的全马距离要暂停休息两次才勉强平均配速547跑完?

其实很简单,因为他的身体早已经超负荷,去年是凭借不屈的意志力顽强地撑着。回过头再想想我们跑步到底是为了什么,为健康显然不应该这么做。为快乐?能让人觉得快乐的不一定都是健康的,有时候需要在快乐和健康之间艰难地做出选择。为喜欢?如果是真喜欢,更应该学会克制,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呢。

(四)

朋友的经历让我想起了曾听说的一个相似的事件:美国一位在比赛中很少跌出前三名的著名越野运动员在一段时间出现反应迟钝,经常走神的情况,但这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仍每周坚持训练30小时以上,只不过训练强度有所下降,他认为这种调整会有效果。

事实却是,约一年后他开始出现肌无力、易疲劳、体温、血压、血糖等异常波动。用他自己的话说“几乎没有力气干任何事情。”因为严重超负荷,他的身体彻底罢工,真不敢想象昔日西部100公里冠军最终连5公里都难以完成。有研究表明, 若长时间的过度疲劳得不到足够休息和恢复,对身体造成的伤害是永久性的。

周末在图书馆查阅文献,发现许多世界著名科学家或医学家都做过历时数十年、多达数千人“跑步与健康”的调查研究。据丹麦研究人员长达12年的观察发现,那些跑步过多的人与不跑步的人死亡率相差无几,而跑得快要比跑得久更伤身,那些用较快配速跑步的对象,其死亡风险和从来不运动的人一样。

热爱跑步的美国心脏学家詹姆斯·奥凯夫和卡尔·拉维也曾在《心脏》杂志上专门撰文:“跑步过量很危险”。奥凯夫称,“在一项长达30年,参与研究人数多达50000人的健康研究显示,相对于那些不爱运动的人,研究中的14000名跑步者死亡的可能性相对减少了19%。 不过,长寿受益者仅限于那些一周跑8至50公里的人 。”

奥凯夫说:“运动,像生活中许多其他的事情一样,适度才是最好的办法。”

孔子曰:过犹不及。

与君共勉。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