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聚焦丨浙江省八位名师深度剖析2021高考作文题

应健

杭州市余杭第二高级中学,浙江省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 杭州市人大代表,九三学社临平基层委员会副主委,获省郭吉成名师工作室学科带头人、省教坛新秀、全国教育科研优秀教师等荣誉称号。

准确辨析概念 树立整体意识

2021年的浙江卷作文题秉承了前几年的命题风格,体现了重视立德树人、紧扣社会现实、贴近学生生活、强调思辨性的特征。同时,从2012年至今,十年来浙江卷作文题目的形式,也延续了一贯的思路,都出现了单个或多个核心概念,体现出其鲜明的内在一致性。其中出现单个核心概念的题目有:2013年浙江卷中“童真或童心” ,2018年浙江卷中的“浙江精神”,2020年的“落差或错位”;出现多个核心概念的题目有:2012年的“路边鼓掌与路上奔跑”,2014年的“门与路”,2015年的“人品与文品”,2016年的“虚拟与现实”,2017年的“有字之书、无字之书、心灵之书”,2019年的“坚持自己的想法”与“倾听读者的声音”。

今年作文题的核心概念是“得与失”,一般可以把它作为单个核心概念理解,即“得失”。文章需要围绕“得与失”提出观点,表达看法。当然如果把“得”“失”分解开作两个核心概念,也未尝不可,但再加上题目中“起点”“终点”“过程”三个词,容易表述不清。

一、准确辨析概念

准确辨析核心概念是这类作文题审题立意的基础。辨析概念,就是要界定概念的内涵和外延。考场上,自然难以对“得失”做出科学、严谨的界定,只要能从概念的内涵、外延进行大致解读即可,也就是从对象、性质、态度、原因、意义等方面展开辨析。单就“得失”的对象而言,就可从多个维度理解,如精神层面、物质层面,如生活、学习、工作,如自我、他人、社会……等等。通过对概念的的多角度解读,能明确论述的角度。

二、强化整体意识

在辨析概念后,还要对作文材料进行整体把握,不能断章取义,不能以偏概全,否则容易偏题。既要关注与“得与失”相关的词——题目中的另三个关键词“起点”“终点”“过程”,也要关注句子之间的关联——以“有人”开头的三句话是并列关系。所以这个题目可以解读为:得与失,是起点?是终点?还是过程?若单纯围绕“得与失”展开论述,未免有些偏离。

三、力求辩证深刻

题目中并列关系的三个句子,体现出“起点”“终点”“过程”三者孰优孰劣,并没有明确的命题导向。“得与失”的“起点”“终点”“过程”三者关系可以有多种解读,但以体现思维的深度与广度为上。如把“起点”“终点”“过程”三者确立为是非取舍关系,选择其一进行论述,但不能简单粗暴地割裂,否则容易流于肤浅;如确立为相容并存关系,但三者不要平均用力,应有所侧重,突出一方;如确立为对立统一关系,分析出彼此转化的条件,凸显思辨性……等等。

陈欢

杭州第二中学,浙江省语文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

2021年的浙江卷以不变的“人文关怀”保持了自己的一贯特色和追求——站在考生的立场,让他们思考一些和自身密切相关的问题。2019年如此,2020年如此,今年亦如此。

“怎么看待得与失”不能说是一个新鲜的作文话题,但却是所有考生都即将面对的问题,尤其是在高考出分以后。试卷上以文字书写的回答是每一位考生心灵拷问的结果,体现了浙江卷对“情境”的独特见解——“我”在,“情境”就在。

老话题的好处是亲切,提笔不会生出畏意,换而言之,不太可能有考生因为无话可说而交白卷。老话题的棘手处则在于两点:一是易让人“念旧忘新”,只关注“得失”而忽略了材料中“终点”“起点”“过程”的限制,导致错写成一篇“怎么看待得与失”的作文;二是写出新见、创见很难,下笔自觉乏味平庸,似乎写得都是些陈词滥调。

所以,对今年的浙江考生来说,只要审题准确,能结合“终点”“起点”“过程”思考得失,有立场(选择三者之一)、有重点(兼顾,但有侧重点)地行文,在“旧”里显出“新”——无论是表达“新”,还是议论“新”,都将会是考场赢家。

夏智

浙江省杭州学军中学紫金港校区教研组长,省特级教师、省骨干教师、市优秀教师、市德育标兵,杭州市教师资格认定专家审查委员会成员。在《教学月刊》《教学考试》等刊物发表教育教学论文四十余篇,系《中学语文教学参考》的重点作者。

今年浙江卷高考语文作文题,有三大特点:

其一,平实而雅正。平实,学生则有话可说;雅正,则不奇形怪状。老老实实地用平常话表述,老老实实地谈我们身边的事情感悟。不偏不倚,端庄大方。

其二,一如既往的思辨。逻辑思辨能力一直是浙江卷的考查重点。得与失,无时不在发生,是起点,是终点,也必然形成过程。得与失,又有无形和有形之区分。

其三,明考生活常理暗扣时代主题。浙江卷,从来就没有远离国家情怀。得与失,有“小我”的得与失,更有“大我”的得与失。试想,后疫情时代,不正是最值得反思总结的时候吗?浙江卷一直就以自己的方式以更加人文的方式关心国家大事融入时代潮流。

彭玉华

绍兴鲁迅中学,语文教研组长,浙江省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

审题容易,深入不易

今年浙江高考作文题材料关键词明确:得与失,起点,终点,过程。考生只要扣住“起点、终点、过程”谈对“得与失”的看法即可。较之前两年,审题没有设置障碍,考生容易把握。这也符合高考作文题要让不同层次的考生都有话可写的基本标准。

但这篇文章要想写得深刻并不容易。尽管材料对“得与失”提供了三种看法,也就是提示了三种写作路径,但实际上估计很少会有人写“把得与失看成终点”,绝大多数同学会写“把得与失看成起点”“把得与失看成过程”;进而阐释为什么“要把得与失看成起点(过程)”,怎样“把得与失看成起点(过程)”。只是这样写的话,题目的思辨空间并未得到释放,很难写出对这一问题的深入思考。

要想深入阐释对这一问题的看法,学生需要具有良好的分析能力。

一是概念分析。对材料中的“得”和“失”的内涵和外延要做出界定,这是后文阐述对“得与失”态度的起点,不同的“得”和“失”应该持有相应的态度。比如说,当我们把“得”与“失”聚焦到“生命”上来时,就很容易接受“把失看成终点”了。

二是辨析关系。很显然,人生的“得与失”并非机械恒定的,此时的“得”可能是他日的“失”,这个角度是 “起点”,换个角度可能是“终点”,因此静态的将“得与失”看成“起点(终点)”,并不见得准确;即便是“把得与失看成过程”这一“圆融”的观点,也应具体分析“得与失”在不同情境下的转换状态,而不是抽象的笼统阐释。

三是现实关照。好的高考题应是基于现实生活的。着眼于当下社会的特点,结合诸如“躺平”“内卷”等社会痛点来谈,也许会引发更多的思考。

郑杰

浙江省桐庐中学,语文教师。

得失而已

无论把得失摆在哪一点看——起点也好,终点也罢,实际上都是太看重得失,而不看重人生的表现。我的意思是,对于得失,横看也好,竖看也好,看看可以,但不必“太在意地看”,因为和宝贵人生比起来,仅仅是“得失而已”。

把得失看成终点的人,名利心早就膨胀得要从嗓子眼里满出来。他们想一切法,做一切事,为的就是那一个得与失的结果。得之,名利心爆棚,“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失之,名利心受损,“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孔夫子早就教训过这种人,“其未得之也,患得之;既得之,又患失之;苟患失之,无所不为矣”。这种患得患失之人,无他,正是把得失看作终点者。

如果说把得失看成终点是“赤裸裸”的功利主义,那么,那得失看成起点则是“客客气气”的功利主义。这些人看似不太计较一次得失,而是以之为新事业、新生活的起点,好像得失不介于怀,面对生活总是一副积极乐观、元气满满的样子,在我看来,实则是唯利是图、太计较得失的表现,只是和前一种人比起来,做的“文明”一些罢了。他之把得失当做起点,看似豁达,实则是追求更大的得,避免更大的失。这本质上还是功利主义的思想在作祟。他之好功利,正如人之要吃饭,本性使然。如果说把得失看成终点的人,不肯放过一餐便饭,颗颗粒粒都要塞进嘴里,显得吃相不佳;那么把得失看成起点的人,宁可先饿一顿,也要熬到晚上吃一顿大餐。他之先饿一顿所受的苦,必将在大餐一顿中得以补偿。这样暴饮暴食的人,恐怕胃部容易有问题,晚上睡觉的时候,更容易辗转反侧。

我常常想,蜗角虚名,蝇头小利,使人呕心沥血、奔波不已的故事,自古而传,何以人之难以开窍如此之甚也?我们的人生总是在路上走,得失成败,无论摆在眼前还是身后,无论看作终点还是起点,都是驱使我们自己的东西。我们何苦手造这样一个东西,奴役自己的身心?我想,为了养生起见,还是顺其自然,多照顾自己,少顾及得失为好。得失而已,只是人生的过程,伴随我们成长的东西。既不用太在意,以免误入歧途;也不必刻意地不在意——用道家的话说,那反而是“太在意”的表现——实际上也不可能做到完全不在意。当人人为追求得失奔跑起来的时候,我也不妨小跑一跑,不必刻意停滞乃至倒退,以示特立独行,自命清高;等到潮水退去,哪怕我一个贝壳也没有捡到,倒也不必垂头丧气,更不必故作洒脱,唯看看夕阳落去,青山犹在,涛声依旧。那空空如也的一生,倒也是很轻松而很有价值的一生呢。

程载国

浙江省余姚中学,语文教师、教研组长,中国民主促进会会员,宁波市名师,浙江省春蚕奖获得者。出版个人专著四部,发表文章数百篇。

对历史与现实的理性认知

自2004年自主命题开始,浙江卷的作文试题已然形成鲜明的地域文化特色:思辨性与人文性兼备是其作文材料的显性特征,而时代使命与价值引导是其对考生作答的隐性要求。2021年浙江卷延续了这一风格,体现了过渡时期高考作文命题的稳定性。

今年的作文题在审题方面没有设置陷阱。一般的高中生都能从这则材料中提炼出“得与失”这一关键词,也不难概括出材料里提供的三种观点倾向。这符合近年来民众对“降低作文审题难度”的呼吁。

但是,作为高考这一选拔性考试中分值最大的一道试题,它必须具备层次区分功能。因为不同思维水准的学生会用各自的方式来处理作文材料。思维水准较高的人能整体理解“有人把得与失看成终点,有人把得与失看成起点,有人把得与失看成过程”这三句话,并综合分析不同的人对待得与失方式差异背后的原因。思维水平较低的同学则有可能割裂对待这三句话,甚至只抓其一,而不计其二。

一道高考作文试题往往会为不同层次的学生设置不同的思维通道。就这篇作文而言,如下几种立意都是没有问题的:(1)不应将“得与失”看成终点,而要将其视作“起点”(过程);(2)将“得与失”看成终点者往往有其不得以的外部原因,不宜厚非;(3)由将“得与失”看成终点向将“得与失”看成起点(过程)的转变过程,就是社会进步的过程;(4)对待“得与失”的不同态度与经济条件关系不大,而与价值选择关系密切;(5)在社会发展进步的征途中,无视“得与失”的佛系态度并不值得提倡……但是,在阅卷教师心目中,这些立意本身是有高下之分的。

从近年的作文命题规律来看,教育主管部门不仅看重高考试题的甄别选拔功能,也非常重视作文试题对考生价值观的考查以及对社会宣传舆论的引导。我们都清楚,看待“得与失”的不同态度能彰显人的价值观。当代社会功利之心膨胀,大多数人将“得与失”本身视作终点。今年的浙江高考作文题希望能借此来考查学生在价值观方面的高下,也借此引导社会形成更加健康的“得与失”观。在这样的前提下,考生肯定不宜过度标榜“把得与失看成终点”这一主张,而应结合实例来讨论如何将“把得与失看成起点(过程)”的做法。

另外,浙江作文试题中的三句话并没有限定时空范围,也没有限定主体对象,这就给考生自由发挥提供了更大的空间。对历史事实有更深体察的同学可以结合历史人物与事实来讨论对“得与失”的理解,对现实生活有更深入体验的同学也完全可以结合身边事例来讨论。但这道作文试题对考生的讨论是有底线要求的,其底线就是,你的讨论必须紧扣“得与失”“终点”“起点”“过程”这些概念,你的讨论要能体现你的理性精神。

高考不止是在考查你的“为文”,也在考查你的“为人”。高考卷不止是出给那些考场内的人做答,命题者也希望每一个社会人都能交上一份完美的答卷。

王梦娴

温州市第八高级中学,校优秀青年教师,教科研论文发表和获奖多篇,指导学生习作获奖和发表十多篇。

得失如镜

盛世开元,当年轻的杜甫漫游齐鲁,遥望巍巍泰山,随口吟哦出“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时,一代风流俊彦哪儿能料到自己的人生会被时代裹挟蹂躏得那样的皱皱巴巴呢?

其实,得失之间,失何尝不是一种得呢?当杜甫“致君尧舜上”的入世梦碎成一地鸡毛时,当他深陷“老病有孤舟”的困厄时,他留给后世的却是拳拳社稷心,是殷殷生民情,是万世传诵的诗篇,是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的草堂风范。得失流转间,这是怎样的生活态度?是何等的人生格局?

的确,得失如镜,照见的是生活的态度,是人生的格局。

人生之所以丰富,就在于我们对生活一帆风顺的期许,总会与多舛的命运尖锐对立。世界之所以精彩,就在于理想的丰满,常常与现实的焦虑激烈碰撞。真的,没有哪一次得失是人生的终点,每一次得与失的检验,都是一段人生征程的新起点,生活就是这样在磕绊与碰撞中不断向前。

当赫拉克利特“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的智慧判断已然成为生活常识的今天,我们懂得了把得与失看成终点是荒谬。生活中有些得与失的确不能相互转换,比如生就女儿态,便不能拥有须眉身;拥有了青年人的意气风发,便告别了幼年的童真与浪漫……在我们挥手告别过去时,必然开启另一种生活姿态,从此论,得与失难道不是起点?

当年周树人放下医学教材,凭借如椽巨笔担起了中国脊梁;褚时健失去了烟王称号,却成就了橙王的传奇;朱德拒绝军阀许诺的高官厚禄,选择了崇高的理想,终救民于倒悬。诸如此类的名单罗列下来,可以排成一行行一串串,他们在每一次失去时,都曾经历过身与心的抉择磨难,但他们有着从失败的血泊里站起来毅然前行的勇气,“那些打不倒你的终将使你变得更加强大”“累累的创伤,就是生命给你最好的东西,因为在每个创伤上都标志着前进的一步”,大师们的箴言,恰是对得与失的最好注脚。

人生没有绝对的审判,得未必不是一种失,失也许正为下一次的得做伏笔。故而更重要的是在全力以赴拼搏之后,能怀有面对得失的坦然,看淡结果的洒脱,正如阿尔卑斯山脚下那块指路牌“慢慢走,欣赏啊!”的告诫,在欣赏风景的心态里,方能遇见在蜕变中成长的自己。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