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刘学州的案例更加说明,保护未成年,更应该让专业的机构去做。最好的保护,就是让未成年当事人远离网络风暴。

做得最好的是孙海洋,从始至终没有让孩子直面网友,没有让那场劈天盖地的批判风暴影响到孩子,最后用了不到两周时间冷却回归正常生活。

刘学州15岁的年龄,从保护未成年的角度,采访都应用化名和虚拟头像,不应该直接暴露在互联网上。更不应该实名认证站出来立在风暴中央。舆论这把双刃剑,不可能只遵从当事人的意愿单向伤害,而未成年人心智根本处理不了这么复杂的舆论风暴。其结果从站在风暴眼那天就已经可以预见了。

对于未成年的救助、援助,专业的公益组织都会注重保护隐私。像刘学州这样的案例,公益组织会怎么做呢?第一落实刘学州的基本生活保障,从政府补助+社会补充两方面;第二落实刘学州生活第一“监护人”,这不是法律意义上的“监护人”,而是让受助人觉得有人管的那个人;第三为刘学州提供寻亲方面的专业建议,例如如何与亲生父母重建联系,处理与亲生父母之间有关抚养的问题,包括必要时提供公益诉讼援助;第四为刘学州提供心理援助,让心理医生为其疏导精神健康方面的问题。

刘学州的悲剧已经酿成,而针对刘学州亲生父母的风暴即将到来,无论谁站在这风暴中央,都不可能全身而退。

建议微博平台尽快对刘学州微博账号进行保护性隐藏,同时再次明确针对未成年当事人的平台运行规则,不管好的坏的,都不应该让未成年当事人暴露在舆论风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