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互联网异地存款被叫停

通过互联网平台在一家自己从未听说过的银行办理存款,这样的事儿有不少消费者尝试过,因为该银行标注的利息较高。不过,《中国消费者报》记者调查发现,继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叫停靠档计息产品后,近期部分中小银行的手机银行客户端(APP)上的存款产品也开始进行调整:有的银行暂停直销银行服务,有的银行默默关闭了银行存款的购买入口,还有的消费者存款时被问“来自哪里?”

银行存款领域的一系列调整让很多消费者一头雾水,这存款到底怎么了?

存款遭遇“灵魂拷问”

“您是否属于在重庆生活或工作的中国居民?”近期,来自重庆的民营银行——重庆富民银行在其 APP 上对于存款客户的询问,让不少消费者感到困惑。

记者下载安装该行APP后,选择购买该行的“定存宝3月专享”产品,随即弹出了对话框“您是否属于重庆生活或工作的中国居民”。选择“是”就可以存入,选择“否”则无法购买该产品。对此,该行客服人员对记者表示,为了更好地履行服务重庆、践行普惠金融的社会责任,即日起,该行存款产品仅向在重庆本地工作或者生活的客户开放,建议储户如实填写。

虽然暂未有其他银行跟进富民银行的做法,但此前哈密市商业银行发布公告称,自2月5日起暂停所有直销银行存款产品的对外销售,待系统按监管要求改造完成后,“非异地客户”可购买该行存款产品。这也被外界视为第一家整改异地揽储业务的城商行。

央行叫停异地存款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小银行的一系列存款整改举措与监管部门的最新要求密切相关。

1月13 日,银保监会和央行联合下发《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明确规定“商业银行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2月4日,央行专门召开加强存款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要求银行各类存款利率必须遵守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督促地方法人银行回归服务当地的本源,并首次明确“不得以各种方式开办异地存款”。2 月 8 日,央行发布《2020 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再次强调将地方法人银行吸收“异地存款”情况纳入宏观审慎评估,禁止其通过各种渠道开办异地存款。

那么,何为异地存款呢?央行有关负责人指出,凡是通过第三方平台及自身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途径远程开立的账户,如果开立账户所在的地市没有该银行实体营业网点,就算是异地存款。是否为异地存款,关键看开立存款账户时的地理位置,开立账户后的存款行为不受限制,储户的居住地、户籍证明也不作为异地存款的判断标准。

尽管定义明确,但如何识别异地客户也成为银行面临的难题之一。某民营银行人士认为,目前看,如果储户不如实填写,也照样能买到存款产品。所以像富民银行这种向储户提问而非后台进行验证界定的方式,其实就是在“甩锅”。

最大限度保护储户利益

对于接连不断的存款新政,消费者彭先生表示不解,“以前能在网上很方便地购买到高息存款产品,现在都没有了,‘央妈’这是要做啥啊?”

对此,央行专家称,如果地方法人银行在没有实体网点的异地吸收存款,储户就很难对这些银行有直观的了解,甚至连这些银行在哪里都不知道,更无法判断其经营情况。这些银行一旦出现风险,将会严重损害异地储户的合法权益。所以,限制地方法人银行异地揽存盲目扩张,审慎经营,就是对广大人民群众利益的最大保护。

记者了解到,异地存款业务曾经是地方商业银行寻求业务增长的重要门路。2017年开业的吉林亿联银行是东北首家民营银行,2018年,该行亏损了1.49亿元,但靠着在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推出的10多款创新存款产品,该行当年各类存款产品销量超过150亿元。

数据显示,2019年,由于互联网存款的暴涨,129家城商行总资产规模37.7万亿元,营业收入8956亿元,净利润合计2548亿元。核算下来,资产利润率仅为0.675%,但其不良贷款率却从2015年的1.40%增至2.32%。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地方法人银行在销售时过度宣传其存款受到存款保险的保障,是“零风险”的。对此,央行专家指出,凭借网络存款快速扩张往往并不审慎,隐藏着较大的风险。一方面,存款保险有50万元的兜底上限;另一方面,存款保险的保费是所有银行共同交的,本质上都是老百姓的存款,如果去填补那些经营不审慎的高风险机构的损失,最终受损的还是所有储户的利益。

那么,在高息异地存款受限的大背景下,储户的钱该往哪儿去?融360大数据研究院殷燕敏认为,储户可关注国债、大额存单等产品。“目前仍有银行发行保本类理财产品,这些产品风险较小,且收益比普通定期存款略高。对于可承受一定风险的稳健型投资者,还可关注固收类理财产品。”殷燕敏说。

●链接

互联网存款监管大事记

2020年11月,央行金融稳定局局长孙天琦撰文《线上平台存款——数字金融和金融监管的一个产品案例》,提出需要明确互联网存款业务的准入条件、风险管理等要求,根据监管评级、经营情况、资本金及风险管理能力等设定业务门槛及业务规模上限,尤其需要明确哪类银行不能做该类业务。

2020年12月,孙天琦再次谈及互联网存款,认为互联网金融平台开展存款类金融业务属“无证驾驶”的非法金融活动,应纳入金融监管范围。随后,支付宝、腾讯理财通、京东金融、360 金融等头部互联网平台开始下架互联网存款产品。

2021年1月,银保监会、央行发布《关于规范商业银行通过互联网开展个人存款业务有关事项的通知》,要求商业银行依法合规通过互联网开展存款业务,不得通过非自营网络平台开展定期存款和定活两便存款业务。

2021年2月,央行召开加强存款管理工作电视电话会议,强调存款市场竞争秩序事关广大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地方法人银行要回归服务当地的本源,不得以各种方式开办异地存款。央行随后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设专栏指出,从2021年第一季度起,将地方法人银行吸收异地存款情况纳入宏观审慎评估,禁止其通过各种渠道开办异地存款。同时,加强对不规范存款创新产品、结构性存款、异地存款的管理,防止非理性竞争,维护存款市场有序竞争。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