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一个“老乡群”群主的人格魅力

几年前听说有个“大丰孩子在苏州(父母群)”,参与者有五百人之众。我不喜热闹,没有参加,但一直很好奇,谁有这么大的组织能量和管理能力?

去年秋末,乡党永平在苏州运河城请客,两桌人,有友指着里间一位端坐在主客位的中年男子告诉我,他就是“大丰孩子在苏州(父母群)”群主陈颖先生。友人告诉我,陈颖是一位省级摄影师,作品多次在全国获奖,难怪一身儒雅气质。

牵头办一个五百人微信大群,不是件容易事,我深有体会。前不久,因新浪博客面临关闭,我在江苏众声网站周旭才先生的鼎力支持下,开辟了一个“卯酉河”博客园文学基地,凭借我在新浪博客深耕十年的影响力,半个月召来国内外150多名博客写手。尽管我那“群”的人数不及陈颖的群三分之一,但我已被搅得精疲力竭,挑选文章、协调矛盾等事务比上班还忙,晚上经常加班到半夜。

大前天送老母亲去大丰姐姐家,因家乡朋友粘着留我喝酒,脑子一热,我让苏州车子先走了,待到第二天清醒过来才发现误了事,疫情虽过但班车未恢复营运,我怎么回苏州呢?微信问开车回乡的两位“新苏州人”好友能否捎带我,不巧的是,他们返苏时间与我想走的时间节点均不吻合。哟,这咋办呢?

一筹莫展,只好准备请家乡朋友开车送我回苏州。永平兄获悉后说,不需要这样,让他找“老乡群”群主陈颖帮忙。怎么帮法?他说,五百大丰孩子在苏州的父母,总会有人开车回苏州的,群主威望高,只要他开了口,带你回去不是问题。果然,半小时后他回话:“明天上午八点,群主本人回苏州,带你走。”

将信将疑,昨天上午我拖着拉杆箱到达指定地点。几分钟后,陈颖开着一辆商务车来了。他告诉我,客运班线尚未开封,滞留在老家的人有好几个,他特意找了一辆大车子多带几个人去苏州。我上了车,陈颖驾车在小城里兜兜转转,把欲去苏州的几个人都接到了才向向城外高速口方向驶去。

乘车的群友和群主挺热乎,大家见到他像见到了亲大哥般打招呼,陈颖呢,简直像个搞服务的专职司机,亲自把这些人的大袋子小箱子往汽车后备箱里装,即便有湿漉漉的海鲜产品盒,他也笑嘻嘻地往车厢里面塞,毫无半句怨言。我顿时明白了,陈颖群主能够一呼百应,盖因他的人格魅力非常强大。

路上,陈颖用自己事先洗净的水果招待我们,热情得让人过意不去。大家摘下口罩,不免开口聊起各类话题,本是各抒己见打发时间说了玩的,不料,我刚说了对一个事情的看法,“瞎说!”后排座位上有个女士像被火烫了屁股似的张口就骂,接着讲了一番她认知中的“厉害了我的锅”理论。

碍于群主陈颖的情面,我没有怼她,也不值得和这种人说话。我倒是从另一个角度挺佩服陈颖的,管理一个五百人大群,各式人等认知不一,其中不乏见识浅薄而又嘴像钢铲子的鸟人,陈颖群主包容性真好,此群维系多年真的很不容易呢。

到了高速服务区,下车休息了一会儿,陈颖叫我加入他的微信群。我加了,如此热情友好的群主,我岂能不识抬举。他很客气,说希望我能经常把自己的文章发在群里分享,我笑笑说,不敢,单发给你陈兄看了玩倒是可以的。

我浏览了这个微信群,是主群装不下另组的二群,其中有我认识的朱国平、陈万荣、陈立俊、乌永平、周秀桐等几位家乡文人,我说他们入群已久了,怎会名列“二群”呢?陈颖说,考虑到名人效应,特意让这几位才子注了双重群号,一个大群需要有文化人的作品引领公众认知。我很欣赏群主陈颖的领导能力,考虑问题的站位和远见真是很不一般。

下了高速入城,陈颖客气地绕道先送我回家。握别,我说,认识您很高兴,有机会我约群中几位志趣相投的朋友陪群主喝酒。

不是客套,而是觉得这位群主境界高,值得敬重值得与之交友。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