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跟着外甥“飙车”

(记一个Nikon小世界国际摄影大赛获奖的摄影师郭虹)

郭虹,我的外甥,江南人习惯称外甥叫大头外甥的,他倒真是一个头大的外甥。他不事张扬,至今仍是一个对殊荣保持无声无息,只默默做自己喜欢的事的人。

近日,我因被邀去四川活动,有机会去探望小姐姐,才得知郭虹敲响了世界超微摄影比赛的大门,得了一个重量级的奖。当姐姐告诉我这罕见的成绩时,酷爱并玩帅摩托重机的他却只是谦逊的笑了一笑。

久疏联系的他得此殊荣,让我吃惊,忍不住要用我这执画笔的手,来吹捧一下我的外甥了。

郭虹幼年就跟随我一起生活,他出生在无锡,也能算是生活在充满文化艺术气息的家庭里吧。郭虹的妈妈是我的小姐姐,是一位在五十年代里,为祖国建设献出全部身心的女大学生,她从筹建四川制药厂,从试制新中国第一代抗菌素起,就一直留在了离家乡千里之外的成都,外甥自三岁就去了成都,渐渐就成了一个地道的四川人。但是血缘亲情,思念牵挂仍永远存在我们心里。

三岁时的大头外甥郭虹

我家也算是个艺术家庭吧,三兄弟都从事了一辈子的美术工作,但是我们都没有机会对外甥郭虹有过辅导,由于不在一地,即便是熏陶也谈不上,大概是强大的遗传基因,照样造就了他,他对色彩,对构图、对造型有非凡的天赋,照样在摄影界露出了头角。我为他所获得的成绩感到欣喜。

现在的郭虹,早就成了四川省摄影家协会会员和视觉中国的签约摄影师 。

郭虹平时还有一大爱好,就是骑上大排量的摩托重机车飞飙于山野峻岭中,他说,骑摩托最大的感受就是体会风和自由,极速给他带来了肾上腺素的飙升,会激发他的兴奋情绪,进而又萌发了他对摄影创作的灵感。在和外甥交流时,我顿时觉得我们竟是如此相同,欢乐和愉悦地做自己想做的事,就是我们追求事业的驱动力!

闲谈中,欢笑中,觉得我们都还在继续追求快乐人生,年龄不能阻挡我们的追求。

我笑侃,那我要和你一起飙了。

尼康“小世界”摄影大赛(Nikon Small World)已经进行了将近50年,被称为是国际显微摄影中的奥斯卡,旨在表彰和赞扬那些通过显微摄影术展现奇妙世界的摄影师们所付出的努力,尼康“小世界”被认为是通过光学显微镜展示生活的美丽和复杂性的先锋赛事,它是科学和艺术相结合的赛事。2021年的这次全球大赛,共有88个国家的选手参加,入围了106个选手,在近2000幅参赛作品中,我的外甥郭虹得了杰出形象奖。

尼康“小世界”摄影大赛郭虹得了杰出形象奖。

紧接着,郭虹的另一幅作品又获得了中国国家地理杂志主办的《中国野生生物影像年赛》的优秀奖。

在我看来,显微摄影应该也是艺术的,细小昆虫和微生物的千奇百怪的结构和局部细节,都能给人带来视觉的强烈震撼,它能深深吸引人对美的向往和对美的敬仰。此外,最佳视觉角度和清晰的表达物体细节,都是至关重要的。他的摄影作品无论是构图、色彩、明暗无不体现出他的极高的艺术修养。对昆虫的细微表现都做到了极致。

郭虹的得奖作品都是水蚤,这是一种小型的甲壳动物,属于节肢动物门、甲壳纲、枝角目。长约2毫米,浅肉红色,生活在淡水中。他用显微堆叠摄影技术,完整细致的向人们展示了微观世界里的美丽。

他告诉我,他在玩微距摄影的时候偶尔接触到超微摄影,立即被细小昆虫和微生物的千奇百怪的结构和超美的局部细节震撼了,从此便一发不可收。

自从对显微摄影着了迷后,他不断通过超微视角去揭开微观世界的神秘面纱,对准了肉眼难见的微观世界,捕捉到了那些精彩绝伦的惊艳,他一次次都被自己所拍的照片感动。

我也被深深感染,六十岁还在极速飙车,那就让他带上我这耄耋老人一起飙车吧!

郭虹的显微摄影作品。

昆虫卵

米粒

蚊头像

蝴蝶鳞片

剑水蚤

甲虫

本文作者简介:

胡博综,1941年出生,江苏无锡人。中国美协会员。原江苏美术出版社副总编、编审,前中国美协连环画艺委会委员、江苏省政协委员、江苏省美协理事。

胡博综早年从事连环画创作,后又从事国画创作。作品曾多次参加全国美展及国外的展览,其中中国画《故土情》获第八届全国美展优秀作品奖。连环画《十二品正官》、《倪焕之》先后获得全国二、四届连环画评奖二等奖,《要是我当县长》获得全国三届连环画评奖最高奖。《秦淮世家》和《海迪姐姐的故事》获第十、十一届全国美展银奖。先后有三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收藏。作品被收入《中国现代美术全集》。

胡博综国画作品: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