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人口学家原新:中国人口零增长的时间点可能会提前至2025年之前到来

(记者 连卫民)开新局,敢为先。6月20日,由凤凰网、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主办,凤凰网财经承办的“2021凤凰网(夏季)财经峰会暨天籁思享荟”在北京举办,本届峰会以“新局与敢为”为主题,东风日产天籁为战略合作伙伴。盛邀三十多位顶级财经智囊共聚一堂,论道改革,破解迷局。

打开凤凰新闻客户端 提升3倍流畅度

中国人口学会副会长、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在峰会期间接受了凤凰网财经的独家专访,就人口老龄化、三孩政策、低生育率等人口方面的话题发表了自己的观点。

原新表示,人口是一个慢变量,也是一个长周期的变量,它不会突然之间发生剧烈的变化,而是按照之前的人口结构,呈现出一种带有“惯性”的规律性变化。

根据不久前公布的七普数据和自己团队的研究,原新认为,中国人口零增长的时间点可能会出现在2025年之前,之后人口会出现负增长。这比此前世界银行等机构预测的“十五五”期间要提前。

原新指出,目前中国的生育率为1.3,已经进入了超低生育率的临界值。从全球来看,中国的生育率也是处于一个较低的水平,这必须引起警惕和重视。如果一直维持低生育率会出现什么问题呢?原新表示,如果1.3的生育率维持上300年,中国14亿人会变成大概4000万人左右。

对于刚刚推出的“三孩政策”,原新认为,“三孩政策”是个好事,在适度宽松的生育政策上又向前迈了一步,但“三孩政策”也不会是中国优化生育政策的终点,还会继续往前走。

通过放开生育政策,是否能够有效解决人口问题呢?原新表示,从西方发达国家的经验以及过去5年我们实施二孩政策的效果来看,千万不要高估单纯的依靠生育政策来提升生育率,更重要的可能要把努力放在和生育政策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方面去。

以下为专访内容:(有删减)

凤凰网财经:您觉得通过七普的一些数据能够反映出来我们现在人口结构的哪些大的变化?

原新:我觉得人口问题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它是一个国家发展的基础性、长期性、全局性和战略性的问题。人口是一个慢变量,同时它还是一个长周期的变量。现在一个人的平均寿命大概在80岁左右,所以一个人一出生就意味着80年之间的一个惯性,它就会按规律在走。

那么遵循着人口发展的规律,同时你再去看七普的一些普查结果,你会发现它有按照人口规律按部就班的呈现出来的一些特征。同时这次人口普查又表现出了一些新的趋势。第一个就是关于人口规模的问题,我们现在的人口规模是14.12亿,那么到今天为止我们依然是世界第一人口大国。

那么根据我们原来的预测,包括中国的一些研究机构以及世界的一些研究机构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一些预测,中国的人口的零增长大致会发生在“十五五”期间,也就是说2025年到2030年期间。所谓的零增长就是指的人口达到最高峰值的这个时点,达到零增长以后,中国人口就有可能出现负增长的状态。

根据这一次的人口普查资料,我们初步判断,它有可能要提前。根据人口发展的规律,死亡的人数每一年不会有太大变化,而且很有可能还在不断上升。2010年到2020年的十年期间,我们平均每年净增加的人口现在只有720万左右,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会越来越少,如果1.3的生育率继续保持下去的话,我们很有可能就会在2025年之前出现人口增长的分支,然后出现人口的负增长。

当然对于人口负增长,我们还是要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它不一定就说是过了零增长点以后就一直是负增长,它有可能还有一些波动,而这个波动取决于生育率在某一年的高一点或者低一点。拿日本来说,日本是2004年达到第一次负增长的,然后它实际上一直在负增长附近在波动,不是一直下滑。

1.3的生育率维持上300年,中国14亿人会变成4000万

原新:这次普查看到的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从来没有想到过我们的生育率会降到如此之低。1.3的生育率是个什么概念呢?西方发达国家研究生育率的时候,它有一个概念叫Lowest-Low Fertility ,我们把它翻译成超低生育率,它的界限就定为1.3。如果一个国家和地区的生育率低于1.3,那么我们就称之为超低生育率。至少中国在2020年的数据显示,我们已经进入了超低生育率这个临界值了。

如果放在全球去看,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已经进入了世界上最低的生育率国家的范围了,这个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低生育率有什么问题呢?我曾经在研究人口安全的时候做过一个模拟,如果1.3的生育率维持上300年,也就是它维持的时间足够长的话,中国14亿人会变成大概4000万人左右。

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超低生育率我们一定要警惕。因为它是一个滚动效应,一代一代都保持这样一个状况的话,就一代比一代生得少,所以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如果去看我们过去5年的二孩政策的施行的话,效果并不是很佳。我们从生了1700多万,到1500多万,然后1400多万,到了现在1200万。过去40年我们在致力于控制人口数量的过程当中,西方发达国家在设法提升他们的生育率,但是明显奏效的国家也几乎没有。

所以可以说国际国内的经验给我们一个启示是什么?我们千万不要高估单纯的依靠生育政策来提升生育率的效果,更重要的可能要把提升生育率的努力,放在和生育政策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方面去,我觉得这是很重要的。

三孩政策不会是中国优化生育政策的终点

原新:三孩政策是个好事,在适度宽松的优化生育政策的路上,我们又向前迈了一步,但是我的观点是,三孩政策也不会是中国优化生育政策的终点,还会继续往前走。

另外,我们要构建一个生育安全和生育关怀的一个公共政策体系,这个政策体系可能比单纯的放开三孩政策更加重要。而且我的主张三孩政策绝对不能一放了之,与它配套的经济社会政策是非常关键的,也是非常重要的。

而这些经济社会政策的制定标准,制定哪些项目一定要问需于民,这才是很重要的。更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政策制定了以后,一定要实实在在的能够落到地上,只有这样,你三孩政策的生育效果才有可能得到体现。这就是我对这个政策的一个基本的看法。

经济发展的“新局”在哪里?林郑月娥携多位重磅嘉宾建言献策

责任编辑:刘玉芳 PF012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