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南昌:“十荟团”多名员工突然被解职 上月工资也未发

这几年,新兴起的社区团购,以一种全新的零售模式进入到我们的生活中,因为其便利、优惠多等优势,迅速抢占市场。但最近,国内社区团购品牌之一的“十荟团”,有不少员工说自己突然被要求离职,他们难以接受。

刘女士说,自己今年5月入职“十荟团”南昌区域运营处,主要负责南昌区域的生鲜采购业务。她告诉记者,入职时签的合同为三年。

原“十荟团”南昌区域员工 刘女士:(8月)26号下午的时候通知我们,他说你们明天就是最后一天班,当时我就提出来了质疑,我无故地被辞退,凭什么,跟我们讲是公司大环境影响。

刘女士说,她了解到,这次接到辞退通知的员工,超过30人。记者在几名被辞退的员工与“十荟团”的关联公司“北京群鲜荟萃科技有限公司” 签订的合同中看到,在乙方有疾病或不能胜任该工作的情况下,公司应当提前30个工作日以书面形式告知对方,并支付经济补偿金。

原“十荟团”南昌区域员工 李先生:目前的话就是公司一直在和我们耗着,也不出具正面的辞退书,包括(8月份的)工资也没发给我们

9月1号上午,记者来到南昌市西湖区南宾国际大厦的“十荟团”南昌区域运营处了解情况,一名工作人员表示,对于辞退员工的情况他不清楚,而且目前他也已经离职。

随后,一位自称是“十荟团”公关部的工作人员联系了记者,她表示会和公司内部沟通之后再回复记者。

不过截至记者发稿前,这位工作人员依然没给记者回复,目前,这些被辞退的员工已经向当地劳动保障执法监察部门投诉。

南昌市西湖区劳动监察局监察一科 科长 熊学军:针对当事人反映的无故辞退的情况,我们会到该单位上门调查核实,核实以后我们会按照我们的执法程序,要求单位提供相应情况说明,下一步会对它进行一个整改,没整改到位的情况下,我们会对该单位进行处罚。

社区团购行业面临大洗牌

以生鲜市场切入、依托线下城市社区、采取“线上预定,线下自提”方式的“社区团购”模式出现于2016年,到2019年底时,多个社区团购项目都曾面临着裁员、倒闭与合并的局面。而2020年疫情发生,此前陷入发展困境的社区团购再度火热。不过,今年,社区团购行业似乎再度经历洗牌。

据公开资料显示,在2020年7月各巨头涌入社区团购赛道前,十荟团已经做到了社区团购头部,是仅次于兴盛优选的市场第二大社区团购平台。从2018年至今,十荟团先后获得共7轮、总金额超82.9亿元的融资。今年8月21日,十荟团创始人陈郢发布内部公开信,称“在部分效率较低的业务区域,将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目前,郑州、西安、昆明、福州、成都、徐州等地,均发生员工突然被裁员的情况。涉及运营、采购、数据、市场等几乎所有部门的员工。

今年3月,市场监管总局对包括十荟团、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等在内的5家社区团购企业作出顶格罚款的处罚,原因是它们存在不正当价格行为。5月,十荟团再次被顶格罚款150万元,这一次,涉及到的问题是低价倾销和价格欺诈。7月初,社区团购品牌“同程生活”宣布因经营不善,决定申请破产。7月底,食享会被爆出武汉总部已经人去楼空,疑似倒闭。此外,美团优选、橙心优选等平台也宣布减少站点、转向精细化运营。

在华东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乐承毅看来,社区团购业务的盈利问题不明晰,是导致资本撤场的主要原因。

江西省电商专家库成员 华东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乐承毅:目前社区团购来说,我感觉是属于各大平台之间为了抢占市场,所以说它采取了高补贴、低价倾销(的策略),这是一个恶性的循环,因为它其实没有盈利的,所以说这种情况是持续不了太久的。

记者注意到,去年9月市场监管总局出台新规,要求互联网平台要严格遵守“九不得”,其中第一条就是不得“低价倾销”;乐承毅认为,随着国家对垄断行为以及烧钱补贴乱象的行业监管趋严,社区团购行业降温也属正常。

提高服务和差异化竞争是赢得市场的关键

乐承毅认为,社区团购有其存在的必要性,不过因其运营成本难以降低的天然属性,在大浪淘沙过后,提高服务,差异化竞争,是赢得市场的关键。

江西省电商专家库成员 华东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乐承毅:社区团购未来的发展方向我个人认为,一个是它需要提供差异化和特色化(的产品);第二个方面是高品质和高质量;第三个是需要提供高质量的服务;第四个是针对社区的特点提供相应的比较契合的产品。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