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唐驳虎:俄军只用“一只手”打乌克兰,自信还是动不了?

凤凰网原创丨普京不宣战是因为不想吗?揭秘俄军未动员的真实原因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 俄乌战局焦灼,如果普京宣战、动员,乌克兰将承受翻倍的战场压力。俄罗斯目前的确只用了一半现役兵力,但最根本的问题是,军队里现成的20万义务兵都没法派上战场。俄罗斯真正困境,不在乌克兰战场而在国内。任何大国,最大的危机都来自内部。

2. 俄军上战场的合同兵,绝大多数出自西伯利亚和北高加索的边远贫困乡村。根据当前网上公布的2099份讣告,俄军在这场“特别军事行动”中,人均战死率最高的大多是边远地区,和莫斯科的数据形成明显对比。

3. 构成俄军另一半的义务兵,按人口比例普征,更多地来自于城市。理论上,俄罗斯每个18-27岁的年轻男性都必须服一年兵役;而实际上,因为上大学期间不用服兵役(“缓征”)等原因,能逃的都逃。如今俄罗斯高度城市化和老龄化,农村兵源已然不足。

4. 俄罗斯国内赞成战争的大多数人——前提是战争不要影响到他们。当前,俄军还能靠西伯利亚等边区青年们维持战争,让处于欧洲中心地区的俄罗斯城市人口有“远离战争”的特权。不过一旦实施了总动员,这些和平的幻象就会立刻破碎。反战率超过50%的城市青年会被卷进大战漩涡,到时候他们的态度可想而知。

5. 乌克兰早早宣布了“戒严令”,展开总动员。对比乌军的三级动员机制,俄罗斯的动员机制却已经废弃了30多年。而且由于现在俄罗斯仍然没有对乌克兰宣战,所以不仅义务兵不用上战场,合同兵也有权当场“解除合同”。

6. 普京的目的是在不太影响国内的前提下稳妥获胜。虽然俄罗斯至今没宣战和动员,但俄军已开展内部和软性动员,试图将任何能用的战斗力填补到热点区域,并在军队内展开挖潜工作,部分退役老兵已经奔赴前线。俄罗斯需要加大投入才能维持进攻态势,但只要乌军主力不垮,援助不断,战争必然长期化。

俄乌战争已经持续整整3个月、90天了。2月24日的北京时间上午11点,莫斯科时间早上6点,基辅时间凌晨5点,注定载入史册的俄乌战争爆发。

从一开始的“1小时拿下基辅,3小时占领全国”到现如今的顿巴斯局部拉锯战,战争形态发生了巨大变化,而战局的变化也放慢得要以月来计算。

现在又是一周过去了,俄乌战场实际上没有什么大的进展。俄军继续发动“星期攻势”扩大波帕斯纳突出部,一周在农田里最远推进了约10公里。随后被乌克兰的预备队阻止了。

在一个月前的4月下旬,俄罗斯宣布如期举行5.9胜利日阅兵。当时外界纷纷猜想,普京会不会在阅兵式上对乌克兰正式宣战、展开总动员,以尽快扭转战局。

现在,就连5.9胜利日阅兵也已经过去小20天了,克里姆林宫依然没有任何可能会宣布总动员的迹象。事实果真如此吗?

还有一半兵力没有动用的俄罗斯

有人说,俄罗斯现在最多只用了一只手在与乌克兰在打。没错,俄罗斯只用了一半现役兵力。

有人说,看嘛,俄罗斯还远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的确,无论如何,1.45亿人口的俄国如果真能实施总动员,力量远远不会当前这一点。

不说别的,俄罗斯国内仅陆军就明明还留有一半多兵力——20万义务兵没动呢。正是这些留守国内的义务兵,撑起了俄国内各城市的5.9胜利日阅兵。

如果普京宣布动员,把这20万义务兵拉到战场,即使他们要承担较大的战斗损耗,也会对乌军施加极大压力。

而且这不仅是俄军的战斗兵员数量顿时翻番,也带来大量留在后方的重型装备。重型装备数量也会翻番。

因为现代军队的坦克大炮,都是没有生命的钢铁机器,需要足够的人来驾驶操作。不能像蒙古大军那样,一人驱十马,自己就跟过来了。

所以本来整个俄罗斯地面部队35万兵员+5万军官管理使用的现役装备,现在的15万合同兵+5万军官只能带走一半,最多六成上战场。

如果普京宣战、动员,乌克兰将要承受翻倍的战场压力,非常难以对付。

但最根本的第一问题是——连军队里现成的20万义务兵都没法派上战场,怎么还要指望俄罗斯总动员呢?

城市人不当合同兵

遥远地观察异国他乡,一个很容易犯的错误,总是容易倾向把他国的士兵、民众想象成均质的、面目模糊、毫无出身差别甚至毫无自己思想的机器人和克隆人。

可是要知道,俄罗斯是一个贫富差距很大的国家。而俄军上战场的合同兵,压倒性地出自西伯利亚和北高加索的边远贫困乡村。

Mediazona统计了截止5月6日俄罗斯网络上已经出现的2099份讣告后发现,按阵亡人数除以人口数,除了普斯科夫(近76)、科斯特罗马(近98)、图拉和梁赞(近106与空降兵学校)这几个空降师驻地外,俄军在这场“特别军事行动”中,人均战死率最高的地区依次是:

布里亚特共和国,图瓦共和国,达吉斯坦共和国,北奥塞梯,犹太州和外贝加尔。

而在俄罗斯的两大都市区(两都),讣告人数是这样的:

人口总数1250万的莫斯科市,3人。人口占比8.6%,讣告占比0.14%。人口-战死率是全俄平均值的1.6%。

人口总数750万的莫斯科州,24人。人口占比5.2%,讣告占比1.14%。人口-战死率是全俄平均值的22%。

人口总数520万的圣彼得堡市,12人。人口占比3.6%,讣告占比0.57%。人口-战死率是全俄平均值的16%。

人口总数180万的列宁格勒州,12人。人口占比1.2%,讣告占比0.57%。人口-战死率是全俄平均值的47%。

分别为2000万和700万,占全俄人口近20%的莫斯科(市+州)和圣彼得堡(圣彼得堡市+列宁格勒州),2099份讣告里面分别只有27人和24人,占比2.4%,人口-战死率是全俄平均值的1/8。

当然,压倒性的比例是由莫斯科市提供的,1250万人口的莫斯科,占全俄罗斯人口的8.6%,近十分之一;而阵亡讣告仅有区区3份,接近于千分之一,差距百倍。

现在,走在莫斯科的大街上,根本看不出俄罗斯已进入“战争状态”。人们上班下班,各忙各的。表面上看,一切平静如常。

这是“尊贵的莫斯科市民”们的特权。俄罗斯的城镇居民、中老年人、俄罗斯族人赞成战争——前提是战争不要影响到他们。

▎俄联邦境内的自治共和国,其中4布里亚特,17图瓦,5达吉斯坦,20车臣

要知道,这2099份讣告显然不是俄军的阵亡总数,而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在高度城市化现代化的地区,习惯了网络生活,有人阵亡,亲友大概率会上网悼念;

而偏远落后、教育程度低的农牧地区,亲友上网的曝光率会很低。所以实际上真实的比例比网络统计数据更为夸张:

越是城市化水平低、贫穷的地区,才越会有人当兵。越是在俄罗斯边缘化的少数民族,越倾向于当兵。

义务兵与总动员?

至于构成俄军另一半的义务兵,按照人口比例普征,更多地来自于城市。理论上,俄罗斯每个18-27岁的年轻男性都必须服一年兵役。而实际上,能逃的都逃。

因为上大学期间不用服兵役(“缓征”),所以必须进大学以逃避兵役,一直延期混到27岁就没事了。

俄罗斯各家高收费的私立大学(大致等同于“民办三本”)纷纷明目张胆打出广告,花钱上学就能“缓征(отсрочка)”,这是头号优点。

所以,俄罗斯每年20万的义务兵员额都是那些逃不了的弱势群体来填。他们大多高中都未能毕业,家里也无力支撑上私立大学的学费。

▎义务兵与合同兵左右对比——一义务兵每月津贴230-460元,合同兵月薪3100人民币

要描述俄军组成,简化的模板就是这样:

1年义务兵——俄罗斯族的下层青年

合同兵——非俄罗斯族的底层青年

军官——世家子弟

俄军义务兵服役期仅有一年,无偿服役,尤其军营中老兵的欺凌司空见惯,每年都有新闻。这种情况下义务兵的训练度和士气可想而知。

在2、3月的俄乌战争初期,俄军发起突袭,一批义务兵被卷入行动。结果俄军作战装备的损失一半以上都是士兵逃跑,把装备拱手送给了乌克兰。

即使在当前的情况下,普京依然不宣战不展开总动员,担心和考虑的是什么?当然是俄罗斯社会。

19世纪的俄罗斯、20世纪的苏联、21世纪的俄罗斯是全然不同的三种社会。从结构上来说,兜兜转转一百年,俄罗斯画了一个圈,活回去了。

但从面貌上来说,苏联也深度改变了俄罗斯,把这个“只有木犁”的农业国变成了城市化率超过75%的社会。

传统上,整个俄罗斯的农村蕴藏着在欧洲堪称压倒性的人力,这是历史上俄军屡战屡败、还能再战的力量源泉。

但当年苏俄80%的人口都是生活在农村,源源不断动员出来的年轻兵力,能用人海战术的蛮力把对手压垮。但如今高度城市化和老龄化的俄罗斯不总动员,就只有这么多兵力了。

俄罗斯的真正困境

现在,在莫斯科、圣彼得堡的街头,完全看不出俄罗斯正在进行一场战争,营造出一种不真实的和平感。这是普京竭力向俄国人传递“一切正常”的信号。

一旦真的总动员了,首先就要把义务兵派往前线,这种“一切正常”的虚幻感被破坏,那城市人尤其是年轻人的怨言、反对率就会大幅提升。“两都”就真会有可能出乱子。

目前普京的民调支持率已经超过80%,但在18-25岁人群中,只有44%的支持率。——俄罗斯的反对者集中在这个年龄段,因为他们是真有可能上战场承受伤亡的。

在普遍向往西方的俄罗斯年轻人看来,俄罗斯的大国梦与自己的生命比起来不值一提,这个制度完蛋了更好。

无论如何,莫斯科和圣彼得堡是重要的国家中心城市,必须尽力避免这些城市的不满情绪。遥远西伯利亚的农村穷人就无所谓了。

现在俄罗斯“两都”年轻人的生活状态与外界的想象截然不同——接着奏乐接着舞,舞会酒趴没停过。

当前,俄罗斯还能靠西伯利亚、北高加索边疆区的鞑靼、蒙古、达吉斯坦青年维持战争,让欧洲中心地区的俄罗斯城市人口有“远离战争”的特权。

但是一旦实施了总动员,这些和平的幻象就会立刻破碎。反战率超过50%的俄罗斯城市青年就会被卷进大战的漩涡。到时候他们的态度如何,是不出所料的。

俄罗斯始终没有总动员,是出于国内社会环境的限制。战争在乌东,注意力仍在国内。而连义务兵都没法派上战场,怎么能指望总动员呢?

俄罗斯的真正困境,不在乌克兰战场而在国内。无论政治经济军事还是社会,全都如此。任何大国,最大的危机都来自内部。

已经不存在的动员机制

对比乌克兰军队的三级动员机制(一类预备役-二类预备役-总动员),自然很多人会问,义务兵不能动,那俄军就没有预备役吗?俄军就没有退伍老兵(合同兵)吗?

当然有,但是光有散落在民间的老兵没有动员机制是不行的。而这个机制俄罗斯已经废弃30年了啊。

动员机制至少包括——退伍老兵的信息移交、属地在册登记,每年例行召回的保持性训练,指定动员时编入的部队,以及预备役部队的日常维持与战时动员展开。

另外,除了预备役士兵,还需要预备役军官。需要人有登记,找得到,动员了知道去哪报道与谁汇合。

苏联的战争组织动员力做到了人类历史的巅峰,然而现代俄军已经根本不存在这样的动员体制。不存在动员体制,怎么动员?

不要说储备在民间的适龄退役兵员(二类预备役),就连理论上的一类预备役部队,俄军也名存实亡了。俄军那些武器仓库动员个啥?

话说回来,就连占军队一半的义务兵都不动用,怎么还要跳过这现成的20万人,去指望俄国已经不存在的一类预备役-二类预备役-总动员那些层级呢?

合同兵毁约逃跑

由于现在俄罗斯仍然没有对乌克兰宣战,所以不仅义务兵不用上战场,合同兵也有权当场“解除合同”。

从战争到现在,一直都有合同兵要解除合同退出战场。毕竟《兵役法》也是法,俄国有不少“军事律师”接这生意帮着走程序。

而至于法律后果。根据俄联邦刑法第332条“违反军事服务罪行”罪,“不执行命令,并且造成重大损害”最严厉的惩罚,也就是半年监禁。

这比起上战场送命,要好太多了。实际上,已经有大量合同兵成功解约逃跑。就连FSB出手,也只是要求解约的合同兵签保密协议,不要乱说。

很多人对此会极其困惑,还能这么玩?这打起仗来岂不是要亡国么?

首先,俄罗斯大体也是现代法治国家,普京是列宁格勒大学法律系毕业的,做事讲规矩。其次,在法律设计上也是有考虑的,那就是“平时-战时”的切换。

根据俄罗斯《兵役法》相关条款,一旦进入战争状态、紧急状态、戒严状态,将用另一套严厉的“战时机制”来取代当前这些“和平时期”的宽松规则。

但是至今普京依然没有正式宣战,也没有宣布紧急状态或者戒严状态。所以这些和平时期的法条就能继续生效和被人利用。

相反,乌克兰早早就宣布了“戒严令”,展开了总动员,役龄男子不得离境,网上发表亲俄言论论罪,这都是“戒严令”下的战时措施。

因此,俄罗斯民族主义人士(包括退伍军人和军事评论员)越来越多地批评“特别军事行动”的失败,并呼吁进一步动员,而克里姆林宫在短期内可能仍然不愿意也无法进行。

被逼无奈:俄罗斯的软动员

普京的目的是胜利,在不太影响国内的前提下稳妥获胜。种种束缚,加上天秤座(1952.10.7)的犹豫性格,所以俄罗斯至今就没有宣战和动员。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没有展开内部和软性的动员。俄军试图将任何他们能找来的战斗人员填补到热点区域,并在军队内展开挖潜工作。

3月份就说过,来自最遥远勘察加的海军步兵40旅等部队都在调入俄乌战场。而到了4月底,人们发现最后几个曾经认为“不能动”的部队也已投入战场。

典型代表就是库页岛上的摩步39旅。俄军驻屯这个方向是为了应对日本收复北方四岛的企图。因此在这个方向上部署了3个旅团,组成了太平洋舰队代管的第68军。

68军军部及直属的39旅驻扎在库页岛首府南萨哈林斯克,作为预备队准备支援。机枪炮兵第18师(就是筑垒守备师的意思)带49团在俄罗斯占领的择捉岛,46团驻扎在距离北海道更近的国后岛。

现在,预备队39旅也已调到了乌克兰,整个远东就只剩这2个摆在前沿小岛上的守备团。于是日本陆上自卫队精锐的机械化第7师团的90式坦克在北海道开始频频演习。

另外,驻守加里宁格勒的波罗的海舰队第11军近摩18师可能也已调出2个现有团。勘察加海步、库页岛守备、北极摩步、塔吉克军事基地,这些极边之地的部队已经调到极限了。

而像黑海舰队的海军步兵810旅,就正在接收来自其他黑海舰队部队的人员,尤其是已经沉没的“莫斯科”号巡洋舰幸存水兵。

俄军的软动员,还包括按超额工资标准在俄国内召集愿意参战的死士,这其中包括了以月薪1.5万人民币的条件召唤退伍军人参战,以入籍为条件招募在俄、懂俄语的前苏联国家人员等等。

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此前依赖国外兵员计划的失败——3月份,俄罗斯曾宣布召集3万叙利亚老兵来俄参战,但至今人数寥寥。

实际进入乌克兰前线的叙利亚军人,一个说法是600人,另一说法是1800人,总之都没有超过2000人。

俄军的国内招募计划是6万人,据报目前全国各地已集结了上万人,部分退伍军人已经奔赴前线。

而那些没有军事经验的志愿者将先前往驻地聚集,先熟悉战况与武器知识,之后才会被逐步送往前线,进行战场清理、扫荡以及作战。

5月25日,俄罗斯国家杜马和俄罗斯联邦委员会通过了一项法案,已经将自愿参军的最高年龄从40岁提高到50岁。

总之,俄罗斯需要加大投入才能维持进攻态势。也许俄罗斯能实现局部军事目标,但只要乌军主力不垮,援助不断,战争必然长期化,让俄罗斯无法实现开战的目标。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