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艺术无涯—当代中国艺术19个案例”上海开幕

群展“艺术无涯—当代中国艺术19个案例”于2020年10月31日在上海宝吉祥艺术中心于开幕。展览由艺术家王小松召集19位不同世代的中国艺术家,包含重要的艺术评论/艺术家张晓凌与朱青生,知名艺术家邓国源、井士剑、邓箭今、王易罡、金耕、张大力、张方白、李磊、单增、黄大有、苍鑫、陈文令等(依年龄排序),以及以李青为代表的青年艺术家,如邱涛、宋元元、郑宏祥、王姝喆等,希望在2020年的尾端,通过不同世代艺术家的创作拼凑中国本地艺术的样貌及其精神,让所有人都能更好地面向2021。

该展缘起于艺术家王小松对于疫情影响的思考,在其为展览撰写的专文中,艺术家指出当前艺术受限于隔离而遭受的危机,虽然线上化技术在封闭的世界中拯救了艺术免于消失,但艺术是否也因此被压缩简化为网路中的众多资讯而已?艺术家们应该在安然度过危机后,坚持询问自己:“艺术还能承担什么?” 在本次展览中,艺术家们以小尺幅的作品带来个别深入已久的创作系列,这些绘画、雕塑、摄影等不同媒介的作品可以视为艺术家对现况的回应,他们或者积极反思近况,或者专注深入于自己的艺术思考,通过作品我们将可感受到艺术深刻而坚定的力量。

据悉,该展将持续至2021年1月31日。

以下王小松为该展撰写的文章。

爱德华·泰勒在他的《原始文化》里写道:“进步、退化、生存、复兴、变异、凡此种种皆为连接方式,它们把复杂的文明网络衔接起来……环顾我们居住的房间,我们也许要问,那些只了解自己这个时代的人对他们身边的事物到底有几分正确的理解?” “几分正确理解”似乎是这段文字的核心要义。如同当下的新冠病毒,我们一直在被迫修正对它的定义,并不间断追踪它的变异性。网络的混杂让疫情改变了传播秩序,艺术作为视觉形式的第一要素,感受到死亡的威胁。存在者与牺牲者之间其实是没有任何空隙的,幸运或悲剧需由文化鉴定。新冠病毒在隐藏与被隐藏之间形成了当下的文化特性,口罩与社交距离已经在日常生活中各自游离。存在者的盲目性与社会的小心翼翼性,直接干预了在场的判断。

从在场艺术的初期崩溃到线上网红文化的崭新模样,艺术展览在极短的空间里彻底滑向线上扁平化模式。艺术作为直觉意识经验物象不再回到最为重要也是最为根本的——物性,而是转向一种纯粹的虚拟化。缺乏感知行为的直观性被导入一个被抑制的特定空间,艺术作品的可触性消失,实际也在谋杀艺术的表现性。由此可见,观看经验所带来的内心触觉,已经咫尺天涯。

艺术的崇高与网络碎片化形成一种新的文化现象,大数据与人工智能的算法分析,将艺术分解为不同层次的对抗。经典与非经典作品在商业拍卖中屡创新高,新生代对此却不屑一顾。除了因价格如雷贯耳的艺术家外,对于那些中流砥柱的当下艺术家,人们到底有几分正确的了解?相关数据是悲观的。但另一方面这些数据也向人们抛出了一个疑问:艺术存在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隐匿在艺术背后的叙事或者崇高性是否已经被线上的扁平化所瓦解?康德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指出了客观知识特征在于它的必要性和普遍性。不可否认的是今天大量的知识来自互联网,持续的数字信息化的普遍性,颠覆了传统知识的获取方式和认知模式。客观性中渗透着欺骗性的网络文明,并带来持续的社会问题。由于艺术所担任的角色在各种意识形态中不断的转译,再加上突发事件愈加用计算(数字)来篡改。因此网络化的多次转译使“必要性”消解殆尽。

海德格尔认为斧成石亡,就是说任何物象的成立不能是由它组成的性质与信息或者功能来定义它。它不是一个它所存在的自身物,而是一个广泛意义上,阐明人与世界存在的普遍意义。说到底,艺术还是人与之存在世界的关系。人的地域界限因疫情被迫各自封锁,许久隔离,被迫萎缩在城市体验下的不同屋檐,咫尺天涯。在这里,兴奋、崇高、纠结还是沮丧都不能成为过去经验的再现。尽管艺术作为一种实践形式,但是实践的场地与在场的状态,都被肆虐的疫情催生出不可逆转的改变。当代艺术已经在不断的社会危机感中陷入缺失。网络中的幻觉制造欲望中的幻像,推动了暂时性,消解了空间与持续。如果我们承认疫情后的世界已经改变了过去的思考维度,增加了未来的不确定性。那么市场的急剧下滑,全球化及中美关系的分道扬镳、各自站队,是否又再一次回到老生常谈:艺术还能承担什么?困惑与信仰是否也在追寻自我的意义中变得更为焦虑与痛苦?

此次展览邀请了邓国源、井士剑、邓箭今、王易罡、金耕、张大力、张方白、李磊、单增、黄大有、苍鑫、陈文令等(依年龄排序)。他们作为50年代至60年代出生艺术家已经经历了太多痛苦的磨难,新冠病毒对他们来说似乎是继续长征中的一个注定要到来的事件。他们深知病毒的威力,也不坚信自己是否能闯过死神的召唤。因此在疫情中的创作是最具思考与纠结性。

展览也特别邀请艺术评论家与艺术家张晓凌和朱青生,由于他们包含了双重身份的特质,让他们在疫情期间,打破了固有的计划,弃书从笔。特殊的时间只能以特殊的方式来表达特殊的情怀。此外,以李青为代表的一代年轻艺术家,如邱涛,宋元元,郑宏祥,王姝喆等,他们面临着疫情之下整个外部世界如此大规模的失控和内在精神的无力,前所未有地被改变、被颠覆、被成长,积极地用创作修正自我、记录时代同伴的命运、夺回思考的控制权,也在历史之逆流中反抗着向前走。

艺术无涯,期待各位。

附:部分参展作品

“艺术无涯—当代中国艺术19个案例”上海开幕

“艺术无涯—当代中国艺术19个案例”上海开幕

“艺术无涯—当代中国艺术19个案例”上海开幕

“艺术无涯—当代中国艺术19个案例”上海开幕

“艺术无涯—当代中国艺术19个案例”上海开幕

责任编辑:魏冰心 PN070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