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祸起“扇贝跑了第二季” 獐子岛大股东部分持股行将司法拍卖

曾经一度因扇贝“忽隐忽现”而闻名资本市场的獐子岛(002069.SZ),如今其大股东正在为当年的“扇贝跑了”而“买单”。

7月27日晚,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下称獐子岛投资中心)于2021年7月1日至2日在淘宝网司法拍卖网络平台第二次公开拍卖中流拍的3000万股股份,将于2021年8月7日10时至10月6日10时止在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分成三笔公开变卖獐子岛股份1000万股、1000万股和1000万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本次拍卖的3000万股獐子岛并没有下调价格,变卖价与此前二次流拍的价格相同。

祸起“扇贝跑了第二季”

在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獐子岛的股权拍卖痕迹犹存。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拿到的一份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下称苏州中院)出具的执行裁定书显示,獐子岛股权被拍卖的申请执行人是东吴证券(601555.SH),纠纷源自三年前的一次质押式证券回购。

2018年1月18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獐子岛投资中心将所持有的4950万股獐子岛股票质押给了东吴证券进行融资,质押期限是2018年1月15日至2019年1月15日。

质押之日,即2018年1月15日,獐子岛的股价为7.88元。

彼时,獐子岛投资中心持有21876.88万股獐子岛,占公司总股本的30.76%。其中,处于质押状态的股份累积数为138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9.50%。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谁曾想到,獐子岛在2018年1月30日晚发布公告称,“公司发现部分海域的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异常”。随后,獐子岛的股票在2018年1月31日开市起停牌。

因为,在2014年,獐子岛曾出现过扇贝绝收事件,因此2018年1月再度爆出的“扇贝”存货异常之后,獐子岛被网友戏称为上演了“扇贝跑了第二季”。

2018年2月5日,獐子岛以“一字板”跌停开盘,随后几个交易日里,獐子岛连续出现了跌停。

2月12日,由于股价跌得太厉害,东吴证券要求獐子岛投资中心补充质押,该笔质押股数为930万股,质押到期日为2019年1月15日。

这一天,獐子岛的收盘价为4.24元。

受累于“扇贝跑了第二季”,獐子岛的股价从停牌前的7.73元一路跌至3.90元。

九个月之后,即2018年11月27日,獐子岛的另一个持股5%以上的股东——长海县獐子岛大耗经济发展中心(下称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将所持有的1000万股獐子岛也质押给了东吴证券,到期日依旧是2019年1月15日,质押用途也是融资。

但是,当质押日期到了之后,獐子岛投资中心、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合计质押给东吴证券的6880万股(4950+930+1000)獐子岛股票均没有如期解除质押,而是进行了延期回购,将质押日期延期至2019年7月15日。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1月15日这一天,獐子岛的股价已经跌至3.59元。

同样,当时间来到2019年7月15日时,獐子岛投资中心宣布继续延期回购,时间被推迟到2020年1月15日。

此时,獐子岛投资中心所持有的21876.88万股獐子岛股票已经质押了21875.99万股,质押率达到了99.9959%。

等到了2020年1月15日的时候,獐子岛的股价已经跌至2.79元,而獐子岛投资中心、大耗经济发展中心均没有如期回购股权,因此东吴证券在2020年4月向苏州中院申请财产保全,“冻结被獐子岛投资中心、大耗经济发展中心银行存款15000万元或查封相应价值的其他财产。”

其中,獐子岛投资中心被冻结资产包括5879.99万股獐子岛、部分不动产等;大耗经济发展中心被冻结资产包括1070.56万股獐子岛。

司法拍卖成功与否难测

按照苏州中院的判决,如果獐子岛投资中心不能够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东吴证券购回款本金、利息、违约金以及律师费损失”,那么,东吴证券有权将獐子岛投资中心质押的5879.99万股獐子岛、部分不动产等,以及大耗经济发展中心质押的1000万股獐子岛“折价或以拍卖、变卖所得价款优先受偿”。

显然,獐子岛投资中心没钱购回质押的獐子岛股票,最终司法拍卖开始了。

2021年4月2日,苏州中院裁定,獐子岛投资中心“未能履行债务,上述证券应当予以变价,并以 变价所得清偿被执行人结欠之债务。”

5月12日,獐子岛发布公告称,獐子岛投资中心所持有的公司5879.99万股将分为两场(六笔)的形式进行拍卖,即2021年6月9日至10日,拍卖2879.99万股(分三笔,分别为879.99万股、1000万股、1000万股);自2021年6月11日至12日,拍卖3000万股(分三笔,每笔1000万股)。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此次拍卖的獐子岛1000万股起拍价均为3650万元,879.99万股起拍价为3211.96万元。由此计算,此次拍卖的獐子岛每股价格为3.65元,而6月9日至12日,獐子岛的收盘价在3.53-3.37元之间。

显而易见,5879.99万股獐子岛第一次流拍了。

第二次竞拍安排在 6月28日至29日,7月1日至2日,1000万股獐子岛起拍价均降为2920万元,879.99万股起拍价降为2570万元,降幅达到了20%,每股起拍价从3.65元降至2.92元。

6月28日,獐子岛的股价为3.46元,相对于2.92元起拍价有18%的空间,因此还是有吸引力的。

果不其然,两名自然人顾斌、严琳分别以2920万元拍下了1000万股獐子岛。拍完完成后,獐子岛投资中心的持股数由21876.88万股降至19876.88万股,持股比例从30.7643%降至27.9518%。

但是,二次竞拍依旧有3879.99万股流拍了。

由于两次公开拍卖依旧有部分獐子岛的股权流拍,因此下一步只能进入司法变卖程序。

7月27日晚,獐子岛再发公告,司法变卖獐子岛投资中心此前流拍的3000万股,时间是8月7日至10月6日,变卖价为网络司法拍卖二拍流拍价,每股价格依旧是2.92元。

在司法拍卖网络平台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看到了被平均分为三份拍卖的3000万股獐子岛股权,该笔股权占公司总股本的 4.2187%。

不过,獐子岛表示,“本次变卖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发生变更。”

7月27日,獐子岛以单日下跌0.95%报收3.14元,这一价格与2.92元的空间只有7.5%左右,不知这次司法变卖能否成功。

责任编辑:刘玉芳 PF012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