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长津湖》四大导演解读:美军不是抽象符号,不拍朝鲜军民有原因

这部电影,超出了四大导演一辈子做电影的经验

图片

点击进入“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查看最新榜单!

中国影史迄今最贵的电影《长津湖》,终于要在十一档亮相。2小时56分钟的片长,在国产片中实属罕见。

首映场结束后,业内对本片的票房预测已上探至50亿,猫眼想看人数也即将突破百万,领跑国庆档。

图片

影片以抗美援朝为背景,讲述志愿军第七穿插连奔赴战场、打响遭遇战、克服严寒饥饿、发起围攻的一连串故事。

凤凰网娱乐Ifeng电影采访了本片总监制黄建新,导演陈凯歌、徐克、林超贤,他们分享了创作观点和制作艰辛。

图片

图片

关于美军的刻画

《长津湖》在美军的刻画上使用了相当的笔墨,比如麦克阿瑟出场时,使用一个仰拍镜头彰显其气势。志愿军雪地中吃冻硬的土豆时,美军营地是冒着热气、色泽鲜美的鸡肉和蔬菜。

除了中美装备、物资上的对比,影片也展现了美军内部对这场战争的不同看法

有美军将领嘲讽麦克阿瑟试图以此战赢得总统选举,一部分美军信心十足,另一部分忧心忡忡。本片还提及了“北极熊”军团,这个战功赫赫的美军队伍,在此次战争中备受同袍轻视,几乎没有发挥作用。

徐克:我觉得双方打仗,要了解对方,对方不是一个抽象的符号,它是一个国家的军队。

而且当时二战之后,美国军队很强大,他们相信自己可以把握世界局势。所以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后,他们没料到亚洲的力量、中国的力量有这么大。

影片中必须要有他们的存在,这样才能(让观众)知道这个战争是什么样,历史的真实是什么。

图片

抗美援朝在美国历史里也是很敏感的题材,他们把它叫作“被遗忘的战争”,不是因为他们想遗忘,而是因为不再提及。

可是在这场战争70周年的时候,他们专门讲了很多关于朝鲜战争的事情。他们为什么失败?为什么这场仗打成这样子?他们也在很多军校里、大学里研究过。

所以我觉得每个人都需要了解抗美援朝战争。作为中国人,肯定要更加明白为什么我们要打这场仗,要让大家知道这场仗是怎么来的,怎么打的,怎么胜利的。

图片

为何片中没有朝鲜军民?

影片主要呈现了中美两军的对峙,朝鲜和韩国的政府、军民,均未在片中有任何呈现。

黄建新:《长津湖》是中国电影史上的第一次,对(抗美援朝)东线战场的全面描写。因为当时美军突破三八线,向北移动,就是通过长津湖到达中国边界,想整个占领朝鲜。

所以东线是举足轻重的,要把美军拦截在长津湖,打到它从兴南港退出,从而扭转了战局。

东线跟朝鲜军民没有交集,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协同作战,所以我们就表现了(历史)本来的面目。这个电影是跟随人物走的,我们不是一个全景式的历史交代的电影。

陈凯歌:朝鲜的地形,在东线有一个巨大的山脉叫狼林山脉,这个狼林山脉基本上是没有人烟的。

当时在东线第一次战役,42军在黄草岭阻击美军的时候,那个时候成建制的(朝鲜)人民军几乎已经没有了

黄建新:他们已经在另外100多公里的地方,没进入这个地区。

陈凯歌:另外,志愿军司令部向中央做报告的时候,也提到过这个。就是我们在解放战争中所拥有的群众基础优势,在这儿完全丧失了。因为朝鲜老百姓跟我们语言不通,各个方面在沟通交流上都有问题。

而且那年是朝鲜历史上50年一见的严酷冬季。

所以像刚才黄导演说的,描写的重点其实是不在于此,还是在我们自己的部队。

图片

图片

天气、疫情、成本,制作困难重重

2019年末,《长津湖》正式立项。原定导演为刘伟强、徐克、陈凯歌、林超贤。

2020年1月,影片在辽宁丹东搭景,进行前期拍摄,但就在剧组准备正式开机之际,疫情爆发。刘伟强随后因《中国医生》的制作退出该片。

《长津湖》在2020年10月再次开机,今年5月杀青,拍摄周期近200天。

林超贤:拍摄需要的东西都是超乎想象的。当然对我个人来说,寒冷的天气是我的敌人,因为以前我拍动作戏可能一天可以拍五十几个的镜头,但是拍这部可能一个晚上20个也拍不到,所以时间上压力非常巨大。

而且现在大家都是面对疫情,我们的群演是来自全国的,比如说那些扮演美军的群演,都要全国去找,所以对演员时间的控制非常艰难。

图片

黄建新:我们成立了一个防疫小组,光徐导组就有17个人。三天做一次核酸,你算一下,7000人三天做一次,要做多少次。不到一年的时间,我做了五十几次核酸,就是为了拍这个戏,来回走。

还有刚才(林超贤)导演讲的,我们外籍演员数量很大,而且他们有一些人刚从国外回来不久,要怎么样控制疫情,绝对保证安全,就变成一个巨大的事情。

有时候要拍大场面,演员来不了,把我急的,只能马上调整计划,每一天都在变。

图片

还有就是制片成本的压力,因为这个戏已经创造了我所知道的、电影拍摄最高的成本,但是我们还是在省吃俭用。

比方说我们要做80个坦克,一个坦克就要上百万,因为咱们没有现成的美式坦克道具,都是苏式坦克的延续,因此所有都得重做。国内能够开得动的就几辆,这个坦克还要每一次从两个组、三个组来回调,用大卡车、吊车吊坦克,这儿拍完了拉到那儿。

这次的情况完全超出了我一辈子做电影的经验范畴,我问凯歌这事怎么办,他说咱们谁都没遇见过。

可是这么庞大的一个组,一调整计划就造成一系列的问题,因此我们都是努着劲往前走。没有三个导演的互相协作是完不成这个电影的。

图片

保家卫国是中国人的必然选择

作为中国香港地区的导演,徐克的地域身份并未影响他对抗美援朝战争的理解。黄建新则解释了,为什么“抗美援朝”就是“保家卫国”。

徐克:二战之后,我们需要建立一个新中国,而美国想要世界范围的控制权。在这种情况下,作为一个中国人,保家卫国是必然的。

在任何一个年代,作为国家中的一个人,要有为了自己国家付出的精神,抗美援朝是这种精神的一个重要示范。

黄建新:解放战争胜利以后,中国社会是以农业社会为主体的,大量的战士家都在农村,所以这是他们家里第一次分到土地

从历史上讲,自秦王朝之后,很少有土地权在个人手里。这个时候美国打朝鲜,要跳到中朝边境,要从老百姓手里把这个地夺走,能答应吗?

宋时轮(开国上将、中国人民志愿军第9兵团司令员兼政委)讲话里的核心有这么一点,这就叫保家,只有保住了这个国,才能保住这个家,所以保家卫国是这么来的。

图片

我们开始准备的时候,三位导演都看了无数的史料,经常是自己看着看着就哭。大家通过电影可以看到,我们当时的装备,空中、地面、手中(的装备)都差距极大,当时很多战士手里还拿的是从日军手中缴获的武器,美军已经是连发的武器,而坦克我们基本没有。

我记得我和凯歌谈过,美军他们一个师是270门,而我们一个军才30门,在军力和装备的角度,完全不对等。

我看过一个美国人写的史料,说当时在东线战场,我们的士兵像蚂蚁一样地涌来,倒下一片又涌来。最后美军就打怕了,他们全在哆嗦。因为我们的战士拿着长枪,这边是坦克、大炮、机关枪,我们是用生命把这批侵略者撵出去了。

目前《长津湖》在“凤凰网指数-影剧综榜单”小程序中打分人数不足百人,暂未开分。影片已开启点映,欢迎观影后扫码进入小程序发表评论~

更多一手新闻,欢迎下载凤凰新闻客户端订阅Ifeng电影。想看深度报道,请微信搜索“Ifeng电影”。

责任编辑:周焕汶 PK197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