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风暴眼|短视频平台直播变天?发狠对骂、秀车炫富、PK 圈钱横行

连麦PK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社会"了?

风暴眼|短视频平台直播变天?发狠对骂、秀车炫富、PK 圈钱横行

策划:周松

撰文:马琦琦、毛晓敏

编辑:邓舒心

“干他!干他!干他!”

“家人们给我上!”

“我打不‘死’他!”

光听这几句话,配上男人激动到嘶哑的声线,仿佛乱入了社会帮派乱斗现场。而事实上,这是一个热度高居抖音官方榜单前五、并获得抖音流量扶持直播间中的连麦PK环节。而点进此类主播首页,短视频内容大多以秀豪车豪宅穿插致富经为主、甚至还有调侃残疾人等恶趣味内容。

直播连麦PK,即同时直播的两位主播通过连麦的方式互动,在规定时间内打赏更多的一方获胜,获胜方可以按照双方约定的惩罚,指定输家完成系列惩罚游戏。

原本直播连麦PK是一个为提升用户活跃度而设计的功能产品,但为什么如今晚间黄金档呈现出的却是网友口中的“把黑社会搬进了直播间”“洗脑割粉丝韭菜”?

类似的内容形成规模,甚至单场直播能获得千万音浪收益。这类低质内容是在迎合什么样的审美,谁又是最终受益者?为什么在国家网信办5月部署开展2021年“清朗”系列专项行动后,这类“炫富”“低俗”“无下限”的内容还得以传播壮大?

卖假药做微商起家,抖音上变PK界“扛把子”

如果你近期在每晚8-9点的黄金档打开抖音直播榜单,你会看到一片很“快手”的江湖,主播不是印象中抖音的“高颜值小姐姐”,而是一帮其貌不扬却中气十足的“老哥”,这一群主播不表演才艺,标配是一个音质不稳定的“爆音”麦克风,绝大多数时间通过连麦PK刺激用户刷礼物,常用的话术是“家人们给我刷起来”“谢谢我x哥的嘉年华”“给榜一大哥点点关注”“还有最后10秒都给我上”,激动时还会爆出脏字。

主播倪海杉是近一年PK界的“扛把子”,常常在全站热度前五看到主播账号,直播间平均在线人数1.7万左右,平均每场直播收获音浪130万以上,也就是说这样没有才艺纯粹PK的直播,每场吸金10万人民币以上,每月吸金数百万。直播间里对倪海杉的评价是“谁都不服只服倪哥”“如果倪哥都(做)起不来那没人可以做起来”,甚至官方在2020抖音直播年度盛典为其颁发了综合赛道冠军,其所创办的直播公会“海杉会”也获得了抖音十大MCN的称号,足见倪海杉在直播PK界的地位。

图为倪海杉短视频分享创业经验

图为倪海杉短视频分享创业经验

而如此吸金的主播,靠什么吸引用户,并让用户成为“信徒”?还是他的微商套路:分享创业成功经历-秀土豪生活-不断吸纳新人-秀新人奖励。

图为倪海杉所创老倪膏药被监管机构通报及相关报道截图

图为倪海杉所创老倪膏药被监管机构通报及相关报道截图

据倪海杉自述,曾经做微商膏药做到微商界第一,但记者了解到其曾售卖的膏药因虚假宣传被象山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罚款80万。而转型直播后,“住汤臣一品、坐劳斯莱斯、送阿斯顿马丁、戴百达翡丽”成为倪海杉短视频的标签,他自称启动4个月收入达800万,并多次秀出优秀主播加入公会送阿斯顿马丁跑车、粉丝拿着茅台上门拜师的短视频内容。

图为倪海杉短视频中的炫富内容

图为倪海杉短视频中的炫富内容

利用人们想要短期暴富的心里,一步步进行洗脑,在倪海杉的评判标准里,要有独特气质的人才能做这行,资质不行的“还是去找个班上”。为了吸引流量,倪海杉特意找了一些外貌有明显缺陷的搭档,称这些人为“大宝贝”,在视频里或直播里频繁互动。

图为海杉会签约红人七哥与倪海杉视频搭档胖虎

图为海杉会签约红人七哥与倪海杉视频搭档胖虎

一方面通过短视频在受众心中建立“成功、励志且仗义”的人设形象,以豪车豪宅炫富风包装下的创业经验为名,鼓吹抖音直播风口鼓动用户加入做主播,同时售卖直播教程,另一面利用直播PK收割粉丝。

用类似套路的还有胜仔,也是长期霸榜的PK主播,其短视频内不断巩固自己“来自农村,没有任何背景,一步一步成为拥有675万粉丝的‘抖音第一网红’,坐劳斯莱斯”的人设。每天在视频里高举“抖音第一网红”牌匾的胜仔,同样在直播间里靠煽动用户刷礼物打榜,利用抽奖等方式吸引粉丝关注打榜大哥。6月21日,胜仔直播3.5小时收获超1082万音浪,折合人民币108万元,若按平台抽50%来计算,则其该场直播收获54万元。

胜仔短视频截图

胜仔短视频截图

而胜仔、倪海杉这类公会主播也会彼此互动,连麦PK以让双方流量互通。

但他们所传达的内容真的有价值吗?这类内容向用户传递什么价值观?

榜一大哥豪掷千万,是“仗义”还是利益使然?

真正消费这些直播PK内容、出高价为这种形式买单的,是直播间打赏榜上的“大哥大姐”。主播一口一个“家人”“兄弟”,对普通用户起到了心理上的“拉拢”作用,以至于主播需要撑场面时,普通用户“自觉”要出钱出力,不让主播输。

但一晚上打赏能超过千万音浪百万人民币的“榜二”“榜三”则不仅仅是出于“江湖义气”,更多的是有商业利益:据业内人士爆料,在大流量的直播间中,榜单前几名即广告位,打榜到前列意味着可能获得主播“送人头”,引导主播粉丝关注上榜账号,助力账号后续变现,更有直播间里的上榜账号为电商账号,主播会在直播间呼吁粉丝买点东西“支持一下”。

倪海杉曾公开录短视频称希望找大哥与他一起“征战”,找人随机打PK,一天打100场,大哥上100个嘉年华(一个虚拟礼物嘉年华相当于3000元),等他成为抖音一哥,大哥就可以做榜上大哥。在这类直播间动辄刷数个价值3000元人民币的虚拟礼物嘉年华打榜,贡献数十万抖币,其本身已是炫富。倪海杉在短视频也承诺“会帮打榜的大哥大姐做自己的品牌”。舞帝利哥在快手直播时,辛巴就曾是其榜一大哥。这也使得热门主播榜单成为电商、品牌、红人等各方的广告位。

不过,这种通过刷礼物获得导流的受益方却往往不是“榜一”。因为在这种需要打榜的直播玩法下,榜一多半是主播自己的小号,或者是公会号,公会左手倒右手吸引普通用户打赏,一方面提高PK成功所需要的额度,以此完成直播间的收割。倪海杉不仅自己直播,还用一年时间为其他主播打赏将自己刷成了60级神豪,60级在抖音已经是满级。据业内人士分析,要达到60级,需要在抖音至少刷2000万人民币。

今年5月,央视报道了“网络直播‘打赏’乱象”,点名批评了抖音“PK一姐”惠子直播间以及她的“神豪”粉丝“Andrew Guo老爷”。报道指出,惠子的神豪(在直播间高额打赏消费的大哥)“Andrew Guo老爷”送出的礼物超8000万元人民币,在被质疑后该神豪账号悄然更改昵称,选择消失。央视指出利用这种套路吸引网友打赏的行为和宣传,频频出现冲击社会心灵。在调查中记者发现,有的网络主播和平台会利用找“托儿”冒充粉丝打赏等,误导不知情的网民进行消费,甚至抬升网友打赏的心理价位。

但被公会操控的直播PK,结果自然也可以被操控。有海杉会成员曾在抖音曝光一段倪海杉分析另两位直播红人舞帝利哥和胜仔的PK直播的录音,录音中倪海杉称胜仔参与PK就是“送人头”的PK,(结果)多少音浪两方会说好。

“画饼式”诱导用户刷礼物,兑现被拉黑投诉无果

在直播PK中,公会给自己旗下的主播刷礼物,主播再回款给公会。而普通用户能获得什么?纵观整个商业链条,主播、公会、平台、榜上土豪都有利可图,只有普通用户成为了只有投入没有回报的“韭菜”。

图为直播PK打赏资金流转示意

图为直播PK打赏资金流转示意

所以当情感因素不足以打动用户为主播刷礼物上票时,主播将使用“真金白银”的激励刺激用户。倪海杉的直播间设置粉丝日回馈100位粉丝。胜仔曾在一场直播中承诺粉丝关注榜上神豪大哥,就可以参与抽奖获得1万元奖励。

但这些口头承诺,有多少能够兑现?一位昵称为纯蓝的网友去年10月在其抖音账号曝光称胜仔“抽假奖”,这位粉丝拥有胜仔直播间8级粉丝牌,在直播间被抽中后迟迟未等到胜仔团队的沟通兑奖,于是决定曝光维权。记者从黑猫投诉平台也了解到,不少用户投诉称受到主播诱导,承诺“上榜前三送手机”“刷礼物可以抽红包”“上榜可以得到万元现金”等,但当PK结束,要求兑现时,主播已经将用户拉黑。

图为黑猫投诉平台网友投诉被“抽假奖”图为黑猫投诉平台网友投诉被“抽假奖”图为黑猫投诉平台网友投诉被“抽假奖”

图为黑猫投诉平台网友投诉被“抽假奖”

默许主播“欺诈”,平台或成最大赢家

对于这类用户投诉,抖音是如何解决的?据黑猫投诉平台,对用户反馈的诱导消费这类行为,官方的态度是“理解您的心情,但抖币无法退回”,对于用户反馈的上榜承诺送手机被拉黑,官方的回复是“平台已惩罚主播”。而已经意识到身陷骗局的用户,此时必然不会再为主播投入,此时用户最关心的问题是如何退回之前被诱导投入的消费。

图为黑猫投诉平台抖音方对网友“抽假奖”投诉的回复

图为黑猫投诉平台抖音方对网友“抽假奖”投诉的回复

为什么抖音不退抖币?如果说直播PK是公会、主播与神豪左手倒右手的资本游戏,那么每场直播都可以从中分得50%音浪的平台,可以算是最大赢家。据网友爆料,抖音直播2020年一半的收入来源于打榜PK。这可能才是抖音没有对已经如此混乱的PK场下整治决心的重要原因,毕竟对于平台来说,给出的是最佳主播,最佳公会的称号,拿回来的却是真金白银。

即便被央视点名批评的“惠子”,在30天后仍能再次回归,仅在抖音上发布了一则道歉短视频,呼吁大家理性消费后,直播PK继续。飞瓜数据显示,回归后,惠子当晚直播新增粉丝23万,观看人数超307万,直播间人数峰值19.7万,抖音上的“倪海杉们”也未受影响。

所以就算是这类低质甚至“恶趣味”的内容,只要符合抖音打榜热门评判标准——打赏量级,就能登上人气榜单后获得官方广场的热门推荐,并为此类直播间导入更多流量。

图为抖音平台直播人气榜截图

图为抖音平台直播人气榜截图

从YY、陌陌、快手到抖音,从才艺打赏,到无才艺也能获得打赏,失控的直播PK正让秀场直播变味。

国家明令打击“炫富”“低俗”内容,平台监管跟上了吗?

在今年4月,人民日报、新华社已相继就短视频炫富风发文批评,5月8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公布对6万多条炫富短视频违规信息、1174个违规直播间进行了清理、关停,各短视频平台也纷纷公布此类账号的处置结果,而包裹在“励志创业经验”的外衣下,倪海杉、胜仔这类主播仍在靠“炫富”吸引用户。

作为平台,抖音对这类内容是否有监管?此前,倪海杉账号曾封禁PK功能3天,原因据倪海杉自曝为“动作低俗”,更早之前,倪海杉账号曾被注销,被注销理由是“公会连麦挖人”。在抖音搜索“直播PK”,搜索框下会有一行温馨提示:“冲动打赏不可取,请理性消费。”但这样的提示不如设置打赏上限来得直接。

公开禁止发布含有0投资高回报,低成本高收入,一夜暴富等夸大宣传内容,含有夸大型招募、招代理如月薪过万、年薪百万等内容的抖音平台,为何无视“坐在劳斯莱斯里谈论坚持直播就可以月入百万的内容”、无视割普通用户韭菜的直播PK、更无视来自消费者的投诉?

默许甚至鼓励、引导这样的内容,究竟是为了什么?前不久公开宣布2020年收入近2366亿元的字节跳动,又有多少收入来自这类直播PK?

去年11月,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下发的《关于加强网络秀场直播和电商直播管理的通知》里指出,网络秀场直播平台、电商直播平台要坚持社会效益优先的正确方向,积极传播正能量,展现真善美,着力塑造健康的精神情趣,促进网络视听空间清朗。要积极研究推动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内容和形式创新,针对受众特点和年龄分层,播出推荐追求劳动创造、展示有益才艺和健康生活情趣等价值观积极的直播节目。要切实采取有力措施不为违法失德艺人提供公开出镜发声机会,防范遏制炫富拜金、低俗媚俗等不良风气在直播领域滋生蔓延,冲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污染网络视听生态。

此外,通知提及,网络秀场直播平台要对直播间节目内容和对应主播实行标签分类管理,按“音乐”“舞蹈”“唱歌”“健身”“游戏”“旅游”“美食”“生活服务”等进行分类标注。根据不同内容的秀场直播节目特点,研究采取有针对性的扶优罚劣管理措施。各秀场直播间均须在直播页面标注节目类别和直播间号码。主播改变直播间节目类别,须经网站审核,未通过审核不得擅自变更。通知更指出,平台应对用户每次、每日、每月最高打赏金额进行限制。

希望平台能真正落实通知内容,规范治理这类无“内容”、变相炫富、收割粉丝的PK直播,引导直播这种深受年轻人欢迎的内容生态朝着正向发展。

责任编辑:邓舒心 PQ098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