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唐驳虎:俄乌战争啥时候结束?美欧想法高度一致

凤凰网原创|戏剧性翻转,乌克兰成功反击北顿涅茨克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要:

1.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北顿涅茨克守城乌军被击溃,俄军6月初就能彻底拿下这座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乌军依托工厂区固守反击,并投入预备队,再加上部署在河对岸城市利西昌斯克的炮兵,精准打击攻入城市的俄军有生力量。一场请君入瓮,短短几天内完成战局翻转。至此,乌军以北顿涅茨克的坚固工业区为支撑点,得到后方支援,与俄军拉锯,能够长时间坚守。

2.观察整个北顿涅茨克的攻防。俄军把大部分精锐部队,投入到利西昌斯克以南,展开波帕斯纳-T1302公路攻势。试图打出一个单向铁钳,合围乌军、切断其补给线,但依然没有进展。有消息称,泽连斯基近日视察了北顿最前线的阵地。尽管他是否去到利西昌斯克有待考证,不过北顿方向从巴赫穆特到利西昌斯克的两条补给线畅通无阻,这是毋庸置疑的。

3.乌军战术战法很明确,尽量避免近距离正面交锋,通过不断的移动打击,用炮火削弱和消耗俄军的进攻力量,制止俄军的“蚕食战术”。在俄罗斯空天军对地攻击能力不足的情况下,除了频频亮相的无人机,俄乌战争的主体是一场20世纪70年代水平的纯粹陆战。

4. 这场残酷的消耗战中,俄军第35集团军在不断被消耗后,在前线作战的2个旅的5个BTG(营级作战群)几乎损失殆尽。这也恰如美国对这场战争的算计,即“把俄军地面力量的基层骨干消耗殆尽,让俄罗斯未来十几年再无对周边国家发动进攻的能力”。

5. 当然,这场战争也不可能无限期地持续下去,美欧对此在时间表上高度一致。美国即将进行中期选举,拜登为了给本党加分或者避免失分,必须在10月前解决俄乌战争问题,以胜利者身份回告选民。同时,欧洲的供暖季在11月中旬开始,为了避免社会动荡加剧,也迫切在10月前解决这些。而俄罗斯这边的变数,就看普京会不会顶住国内压力,进行宣战动员,把剩下的20万义务兵派上战场了。

6月6日,俄乌战争第102天,从冬末已到夏初。另外,80 年前的6月6日,中途岛战役结束,日本海军以多打少却遭到惨败,成为太平洋战争的转折点。

距离上一篇文章又过去了一周,这一周又发生了什么变化呢?小范围但有意义的重要变化还是有的,那就是乌克兰在北顿涅茨克城市实施了成功反击。

5月底,车臣卡德罗夫高调宣布“拿下北顿”,一时风传世界,都以为乌军要全线总崩溃了。

而现在6月初短短几天内戏剧性的战局翻转,却没有见到媒体的及时跟进报道,只有跟踪战局的观察家才完整洞悉。但这却更重要。

北顿城市反击,依然是炮战歼敌

从5月30日到6月2日,以“卢甘斯克人民共和国”( LPR )俄族武装为先锋的俄军,一度顺利进占了北顿城市几乎整个居民区,乌军退守西边靠近北顿河的工厂区。

就在外界都以为北顿即将易手的时候,乌军总参谋部适时投入了包括外籍志愿者在内的部分预备队,实施了反击。

战至6月5日,乌军三天时间已经收复了居民区的50%,并且追击收复了城市东南边上的两个小镇 Metolkine 和 Voronove。

在这个过程中,乌军一是依托工厂区固守并反击,利用有破损但仍然能通行的桥梁跨河投入预备队,二则是依托在西南岸的利西昌斯克城市建筑为掩体,集中部署了大量近程榴弹炮(D-30 122mm)、迫击炮。

在防御反击过程中,乌军部署在利西昌斯克的近程炮兵,利用北顿前方的少量兵力做指引,精确打击杀伤城市里的俄军,尤其是LPR刚刚动员的地面步兵,取得杀伤俄军有生力量的重大战果。

现在外界观察家才反应过来,原来这不是一场简单的退守与反击,而是一场标准的“请君入瓮”。乌军有计划地将俄军尤其是地面步兵较多的LPR武装诱入北顿城市,然后以密集炮火杀伤。

可以说,乌军到现在是把炮兵非接触杀伤、精确指引和跨河防御反击玩得相当明白了,取得了一系列令人出乎意料的战果。

上个月在北线的北顿涅茨河两个方向,集中多个炮兵营,加以无人机和侦察兵前沿指引,半渡而击,全歼和重创了俄军第41集团军3个BTG,自身损失极轻。

这个月又在东线的北顿涅茨克城,用诱敌深入、请君入瓮的办法,把俄军放进来打,把俄军步兵集中限制和暴露在北顿城市街道,以及低矮开阔可见、无防护的民居和花园菜园之间,然后炮火精确点名。

▎ 84岁的生物学教授阿列克谢·波利亚科夫和他的妻子加琳娜进入用作防空洞的食品储藏室

反正北顿城市绝大部分站在乌克兰这边的市民早已后撤,剩下等待被俄军“解放”的老年居民也都已躲藏在自家地下室内。这样的打法不会误伤居民。

乌军弹如雨下,这样受到重创的有LPR武装最后的“动员步兵”,还有以为乌军望风而逃、北顿一触即溃的车臣武装。

车臣武装在刚刚靠近城区时就迫不及待宣布“已控制整个北顿”,然后蜂拥而入去拍短视频打卡,结果遭遇的只有从5公里外河南岸利西昌斯克打来的密集炮弹。

在这个5~8公里的短射程上,就连120mm 迫击炮都能轻松打到目标,而且精准快速。乌军炮击后可以立刻撤收,躲入附近的坚固建筑物躲避反击。

利用河彼岸的利西昌斯克作为安全的炮兵阵地,并有主力伺机反击,把河对岸的北顿涅茨克当做诱敌深入的“瓮”,只留少数兵力作指引打击。这就是斯大林格勒的打法。

而且乌军还多了无人机和便捷的无线通联,可以更精准地实施打击。现在值得关注的疑问就是,乌军还能这么再玩一次吗?俄军还要发誓拿下北顿涅茨克吗?

毕竟在LPR俄族武装和车臣武装的背后,是俄军正规重装部队西伯利亚近坦90师和远东摩步127师。但乌军的BM-21火箭炮也已在攻击北顿涅茨克城外的俄罗斯装甲部队阵地。

乌克兰卢甘斯克州长谢尔盖·海代(Serhiy Hayday)说,俄军被限令在6月10日之前拿下整个北顿,现在看来已经不可能了。但也给了俄军再攻一次,乌军再打一次的可能。

整个北顿涅茨克的攻与防

其实,利西昌斯克-北顿涅茨克这座双子城,是先有利西昌斯克,后有北顿涅茨克。二战后跨过北顿涅茨河,建设了化工厂以及配套的生活区。1953年命名为北顿涅茨克。

现在国际志愿者营已经开赴北顿前线,正在工业区作战。志愿营有很多来自英国、澳大利亚等西方国家,这些人不会随便拉到前线填线的,因为他们阵亡、被俘会引发政治后果。

既然他们去了工业区,乌军指挥部显然对北顿战局有信心。乌军以北顿涅茨克的坚固工业区为支撑点,得到后方支援,与俄军拉锯,可以坚守很久。

在巷战中乌军特战部队和国际老兵可以随时呼叫炮火支援。而俄军炮兵精度和反应速度不行,无法有效支持巷战。而且乌军还有夜视装备的优势,可以利用夜间不对称反击,最近几天就是这样做的。

这种战术在叙利亚战争中就被老虎部队广泛使用——有意撤出一线阵地,利用事先标好的射击诸元和强化的二线火力,打击一线阵地,多次反复争夺,在己方火力优势区域内消耗敌军。

▎ 从北顿工业区的高塔向西眺望利西昌斯克,可见利西高出50米

另外后方的炮兵阵地利西昌斯克据有地形优势,位处河西岸的高地,俯视北顿市;北顿河可作为防守屏障,北顿城区则完全被利西昌斯克炮火覆盖。

乌克兰总参正在试图把北顿打造成消灭俄军的绞肉机。除了利西-北顿、利曼、伊久姆几个桥头堡城市,北顿涅茨河两岸都是茂密的森林和蜿蜒的河流水系,都是进攻方的障碍。

而整个北顿涅茨河地形的特点,就是右岸(南岸)高、左岸(北岸)低。南岸(右岸)更有利于防守。这也是整个北半球河流的共同特点——

面向河流下游,左手边为左岸,右手边为右岸。受到地球自转偏向力影响,河流右岸容易受到水流侵蚀,为侵蚀岸。河流左岸容易形成泥沙堆积,为沉积岸。

再把视角放大,观察整个北顿涅茨克的攻与防。在利西昌斯克以南,俄军集中了最后总预备队的波帕斯纳-T1302公路攻势依然没有进展,没有想象的“投入装甲部队扩大突破口”。

相反乌军则在这个方向继续展开了一些反击行动。而在6月5日,俄罗斯方面多个信息源证实,罗曼·库图佐夫(Roman Kutuzov)少将在战线前沿的Mykolaivka(尼古拉耶夫卡)村阵亡。

库图佐夫少将曾历任远东军区第29集团军参谋长、DPR俄族武装第1军(实际上是整个DPR军)指挥官,第5集团军军长。他在抵近指挥时遭到炮击阵亡。

上一篇说过,俄军把最后能凑出的精锐部队,全都投入到这里。试图打出一个单向铁钳,合围乌军、切断乌军补给线,但也就打成这样了:

以国会大厦插旗师命名的新组建6团制摩步150师,空降兵的头牌近卫空降76师、近卫空突31旅(俄军唯一一个齐装满员的全合同兵部队),还有波罗的海海步、太平洋海步、勘察加海步和远东5集57旅这4个最后调动的旅。

▎ 乌军击退俄军之际,一辆俄军空突31旅的BMD-4空降战车被掳获,乌军第24机步旅把它简单整修后再次投入作战

之前这些俄军总预备队、除了西部军区之外的全部精锐,好不容易拱到了通往北顿涅茨克的T-1302公路上,结果被打退,之后再也拱不上去了。

乌克兰军队只用了4个旅(第24机械化、第80空突、第95空突,以及南侧战线的第30机械化)就把这些俄军半团半旅围住了,俄军就连小小的“北顿小馄饨”都无力包起来。

至于北顿北线(北顿涅茨河)方向,乌军在撤出利曼后,继续在北岸的森林活动。

而俄军仍主要处于休整期,除了远程火炮轰击,没有进攻西南方向的斯拉维扬斯克。毕竟要跨河呢,跨河大桥还掌握在乌军手里。

在利曼东南方向的扬波尔(Yampil),控制着跨河大桥的Ozerne也依旧在乌军手里。

至于在正北线,有信息称俄军又开始了强渡准备,而且地点非常固执地仍选在了比洛戈里夫卡(Bilohorivka),一个月前惨败的地方。

这是打算葬送第4个BTG吗?以此看来,俄军必然也还要再进攻北顿涅茨克城,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乌军炮兵多准备一些炮弹就是了。

毕竟,双方在北顿兵力都是5万对5万,俄罗斯进攻乌克兰防守。现在只会“结硬寨打呆仗”,俄罗斯的兵力怎么够消耗?

戏剧性翻转,泽连斯基访问前线

就在截稿前,乌克兰方面宣布,泽连斯基5日视察了北顿最前线——巴赫穆特和利西昌斯克的指挥所和前沿阵地。如果属实,这是到了硝烟前线的位置上。

但是,泽连斯基去了扎波罗热是可以确认的。这里是乌克兰东南部战线的总指挥部,他听取了当地指挥官的工作汇报,并会见了从俄占区撤出的民众。

不管泽连斯基有没有从哈尔科夫到扎波罗热再去利西昌斯克,总之北顿方向从巴赫穆特到利西昌斯克的两条补给线畅通无阻,这是毋庸置疑的。

实际上,乌克兰的机械化部队一直在这个方向增援前线,从波兰赠与的T-72改进型坦克,到自己的BMP-1步兵战车,乌军向前开进,士气高昂。

至于俄罗斯的空军?制空权凌空轰炸?早在3月初的表现就能知道,俄罗斯人给他们的空天军起的外号很准确——“吉普赛人的空中马戏团”。

一到真刀真枪的实战,俄罗斯空军对乌克兰空军最多是有一点空中优势而已,连制空权都拿不下来。至今乌克兰空军仍然在前线各向出击。

而关键的对地攻击能力,迄今俄罗斯空军除了能打一点固定仓库,前线战术支援能力基本为0,对战争、战役、战术、后勤进程起不到任何作用。

彻底忘了这支“俄罗斯空天军”吧。俄乌战争的主体是一场20世纪70年代水平的纯粹陆战,多了一点无人机(当然,这对乌克兰很关键)而已。

现在,乌军的战术战法很明确,尽量避免近距离正面交锋,而是使用炮火摧毁俄罗斯进攻部队。俄军一旦发动装甲集群进攻,乌军炮兵就找机会进行精确集群打击。

而一旦俄军攻势猛烈顶不住了,乌军就后撤到下一个阵地继续进行精确炮击。通过不断的移动打击,削弱和消耗俄军的进攻力量,制止俄军的“蚕食战术”。

战争102天的俄军变化

反观俄军,如之前文章分析所说,这场“特别军事行动”很可能一开始就是在错误情报指引下进行的“接收行动”。五六万军队兵分十路,赶着路去在“一周内”接管纵深上千公里的乌克兰。

俄军中下级军官得到的信息是进入乌克兰后,就有各地政府来“组织接应”,乌军会集体投诚,迎接他们的将是鲜花、盐和面包。而士兵们得到的信息更是这只是一场演习,带上三天口粮上路就好了。

结果被乌克兰军队直接打懵圈了。乌克兰有效结合了城市防御和野外伏击,用机动防御战术,多手段打击俄军后勤补给、零散小分队,取得了不俗的战果。

另外开战前三天俄军的狂奔突进,一路弃车,也给了乌克兰人“捡洋落”的大好机会。尤其是最精锐的近坦一集,T-80坦克的抛弃率高达30%,令人目瞪口呆。

而当俄军总参谋部发现被FSB五局骗了之后,一时间仍让部队不知所措停在各地,一直磨蹭到3月底。最后才决定从基辅方向撤军,结束不现实的换旗行动。

原以为是复制美国30天拿下伊拉克的金元开路,或者放大版的“克里米亚回归”,结果打成了人类战争史上令人瞠目结舌的开局。

当俄军4月大幅收缩战线,似乎战争目标开始变得“务实”了——那就是本来外界预期的,全面占领卢甘斯克和顿涅斯克,让这两个俄族“共和国”完整“独立”。

然而到现在也是两个多月过去了,从基于伊久姆突出部的顿巴斯大包围,到双线对进的北顿涅茨克“小馄饨”,再到平推试图打下并无战略意义的北顿城。

从鲸吞全国到蚕食一城,从纵横超过600公里的大半个乌克兰,到现在区区30公里的北顿涅茨克,都已经把目标缩的这么小了,俄军依然没有取得太多战果。

俄军打成这样,给人造成俄军一直没有正常发力的感觉,其实从2014年一路看来,这才是俄军的常态,因为俄军就真的只能拿出20万人到前线。

例如在相对沉寂已久的伊久姆方向,俄军第35集团军的2个旅5个BTG,现在全集团军剩下的战斗步兵已不超过100人(按标准每个BTG应有31辆BMP、280名下车步兵,5个BTG共1400名)。

可以说,第35集团军已经遭到了毁灭性重创。这个俄方信源透露的信息令许多人不可思议,更绝不相信。有人情绪激烈地反问,重创一个俄军集团军?美军都做不到!

这样的执念早在3月份就指出过了。人们传统认为的“集团军”,那应该是下属好几个师,还有配属旅,起码5万人起步的大单位。

而现实中的俄军“小集团军”,实际上就是三个旅,合起来一个加强师规模。再把一半义务兵留下,那就最多只有8000人了。

具体这个35集也不是被一下子“全歼”,而是被不断的调动,在炮击战、城镇战和堑壕战中持续失血又得不到补充,阵亡、负伤、生病、逃亡、被俘等情况累加,一天天被磨光耗光的。

在最早的第一阶段进攻中,第35集团军已经在基辅西北方向的布查一带遭到打击,3月底随远东军区部队撤回白俄罗斯。紧接着又被部署到伊久姆方向,担负西侧面防护。

结果乌克兰军队做出了一个现在看来有些违背战役原则的决定——让最精锐的93旅等部队强渡北顿涅茨河,在伊久姆以西森林方向发起进攻。

从大格局来看,这个进攻方向并不是最适当的。但乌军一定要在这里打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要聚歼恰好被转移安放到这里的35集第64摩步旅。

乌克兰指控这个旅就是布查惨案的元凶,自然乌克兰93旅接到的任务就是干净彻底地消灭俄罗斯64旅,最多留几个活口来当证人。

现在看来,93旅超额完成了这个任务。连带35集的其他两个旅——近卫第38摩步旅、第69守备旅也消灭得差不多了。

俄军第35集团军的境况既有自身的特殊性,但又展现出这场战争大局面的现实走向——现在这就是一场残酷的消耗战,尤其对只能拿出20万兵力的俄罗斯来说。

美国现在究竟打什么算盘

俄乌战争打到现在102天,马上就要超过为人称道的苏芬战争103天(1939.11.30-1940.3.12,实际上3月7日芬兰代表团已经到莫斯科求和,实为98天),但俄罗斯依然看不到取胜的希望。

尽管在接下来的一小段时间,俄军依然有可能取得一些小的进展,甚至拿下北顿涅茨克。但俄罗斯的第二阶段目标和梦想——

想要在地面战斗中重创乌军,全歼乌军一些部队,甚至迫使乌军防线整体崩溃,导致乌军迅速丢弃大片领土。这种机会已经很难出现。

这几天,有的俄罗斯高官还在放风第三阶段目标——拿下顿巴斯后,还要全取哈尔科夫州、尼古拉耶夫州、敖德萨州,把乌克兰变为内陆国。这种梦呓,就说给想听爱听的人群听听吧。

第二阶段都很难完成了,顿涅茨克州还有40%的地区没有打下来也基本不可能打下来了,还在幻想第三阶段?

▎ 华盛顿,美军网络战司令日裔上将中曾根-保罗在分析乌克兰战争情报

而放眼大西洋另一边,美国现在究竟打什么现实主义的算盘呢?这恐怕才是更多人关心的。

从4月以来,美国的目标一直说得很清楚——“在这场战争中,把俄罗斯军队地面力量的基层骨干消耗殆尽,让俄罗斯未来十几年再无对周边国家发动进攻的能力”。

这不是阴谋,是阳谋。美国同时也说,“俄罗斯主动结束这场行动,把军队退回去,就可以避免这样的局面”。当然,目前这也是不可能的。

总的来说,美国和乌克兰的目标一致——对俄军打成消耗战,同时避免自身被消耗。当然,这场战争也不可能无限期地持续下去。

美国的中期选举将于2022年11月8日举行,美国国会议员共469个席位将会在中期选举中改选,包括任期两年的众议院435个全部席位,以及参议院100个席位的34个。

当前美国众议院民主党拥有220个席位、共和党208个席位、剩余7席为摇摆席位;参议院民主党有50个席位加副总统哈里斯关键1票,为简单多数。

此次中期选举后如果共和党控制了参议院或众议院、又或控制参众两院,那么拜登在未来2年就进入了“垃圾时间”(截止5月27日拜登民调支持率已降至40.9%)。

拜登为了给本党加分或者避免失分,就必须在10月解决俄乌战争问题,以胜利者身份回告选民(太早了也不好,选民印象淡忘效果不佳)。

另外,欧洲的供暖季在11月中旬开始,为了避免加剧社会动荡恐慌,也必须在10月前解决俄罗斯问题。美欧在时间表上是存在高度一致的。

所以,美国的行动策略也可以推断出来——6、7月再提供一批武器,让乌克兰练兵组训。8月投入反攻,9月取得胜利。那么,美国的单方面算盘又能如愿吗?

这得问普京了。其实,俄罗斯在乌克兰根本的问题就是只有20万兵员。只要普京宣布战争和总动员,把剩下的20万义务兵派上战场,乌克兰肯定招架不住。

但相应的国内风险普京又敢担当吗?说到底,俄乌战争依然存在很多变量。但最大的变量还依然是普京的一念之差。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责任编辑:印丰晔 PV094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