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劳力士神话破灭!绿金迪暴跌20万,炒家亏本求回血:货都堆在家里没人要

图虫创意-907935376108159065.jpeg

自今年年初宣布调价后,“涨价”成为劳力士(Rolex)的关键词,热门款式的市场价格一路飙升,不断刷新历史新高。然而,短短不到3个月,形势急转直下。

4月初,劳力士热门款价格开始向下俯冲。彼时,行业人士普遍认为,这不过是“技术性调整”。但出乎市场预料的是,此次调整至今仍未迎来拐点。

“一只二代绿水鬼,我在2月份拿货的成本价是16.2万元,目前的市场价在13万元左右,已经亏了3万多元。”手表收藏者李琦对时代财经感叹道。

据时代财经了解,在众多劳力士款式中,绿金迪的跌幅最大,该款手表在今年2月市场最疯狂时的价格曾暴涨至80万元,但目前价格仅为60万元左右。劳力士其他款式的手表价格也不稳定——白钢迪的价格从40万元下跌至30万元,五珠链红蓝圈则从25万元回落至15万元。

“对比过去两三年的价格变动,这应该是劳力士跌幅最惨烈的一次。2月份的表圈有多疯狂,现在的表圈就有多冷清。”李琦对时代财经说。

炒劳力士像炒股,一不小心就跌了个爱马仕包

作为奢侈品巨头,劳力士一直以认知度高、型号稀少、价格坚挺、保值率高而著称。行业里更有“一劳永益”的说法,不少人抱着增值的考量收藏劳力士的限量款手表。

今年1月,劳力士官方宣布,同步上调全球品牌官方定价,旗下手表平均涨幅约为3%~10%。此后,劳力士又发布了2022年新的销售规定,要求门店新到商品在10天内不可开卡售卖,各专柜强制展示10支手表且不可售卖,实时库存要满足60支且不可售卖,每月开卡名额约为20~30个。

上述政策的实施,间接推高了劳力士在二手市场的价格。从去年年末到今年2月,一款官方售价为23.19万元的黑圈迪通拿,全新全套的售价已经飙升至31.9万元以上。暴涨最重要的原因在于,在官方渠道,该款手表一直处于缺货的状态,顾客在专柜预约后,需要排队3年以上才能拿到货。

出乎业界预料,短短一个多月,被称为硬通货的劳力士行情遭遇“滑铁卢”。从4月初开始,二手劳力士市场的价格开始一路下行,部分款式的价格相比最高点时已经下跌了4成。

和劳力士一起下跌的,还有爱彼等知名奢侈手表品牌。“爱彼比劳力士更惨,一款型号为15400OR的手表,一周前的价格是37万元,现在只有32万元。跌得最狠的是爱彼50周年限定款,这款手表最高曾被炒到200万元,此后价格一直稳定在180万元,但最近直接跌到了150万元以下。”李琦告诉时代财经。

劳力士价格的回落,也让不少手表中间商损失惨重。

2个月前,在无锡开表行的刘聪囤了几只迪通拿、水鬼等劳力士热门款手表,但随着劳力士的行情一路走低,他手中的手表也迅速贬值。

“这一个月跌下来差不多一只表就亏了近10万元,这还是在不算资金成本的情况下,算上利息,损失更大。”刘聪说。

在广州做劳力士生意的王平告诉时代财经,近2个月,在二手市场上,劳力士的热门款式,如水鬼、迪通拿等,大多出现了从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的跌幅。年初靠倒卖手表赚得盆满钵满的二手商也开始回吐利润,不少人收来的存货堆在家里无人问津。

“炒劳力士就跟股市一样,尤其是迪通拿、绿金迪等热门款,略微的价格波动都可能损失掉一只爱马仕皮包。”王平对时代财经说,现在国内劳力士的价格已经基本跌回到去年年末的水平。

对于劳力士行情突然回落的原因,王平对时代财经分析称,以往每年年末到第二年年初都是中国市场手表等奢侈品的销售高峰,现在开始进入淡季,市场需求并不旺盛。此外,上海疫情的爆发,也影响了近期国内奢侈品手表的购买力,二级市场的行情也自然回落。

市场价格混乱,有人止损,有人持续观望

市场价格迅速滑落,让不少人选择止损回血。

刘聪告诉时代财经,最近囤货资金成本和员工支出巨大,只能暂时亏本卖掉一部分手表回血。就在几天前,他卖掉了一只间金黑水鬼手表,拿货价为16万元,最终以14万元的价格成交。“后续再找机会低价购入劳力士,以此来摊薄此前的亏损。”刘聪称。

与刘聪情况类似的,还有广州的手表爱好者曾文龙。今年2月,他分别以6万元和8万元的价格购入了两只劳力士手表,希望以此投资升值。但之后两个月,曾文龙炒股失败,损失惨重。最近他想卖表回血,但恰逢劳力士行情下跌,只能亏本出售。“2只手表都是全新的,还没上过手,现在卖掉要亏2万元。”曾文龙告诉时代财经。

在商家、炒家都急于出货回血的情况下,劳力士的市场价格体系也开始变得混乱。时代财经注意到,在二手手表市场,同样是2021年出产的板链红蓝圈手表,有渠道商开价14.5万元,但也有人声称已经以16万元的价格出货。

刘聪对时代财经解释称,为了迅速出货,有炒家会选择放出假消息。“比如放消息,造谣某些手表款式停产,制造供不应求的假象,有的人还会配上视频和图片。”

“在经历了一轮价格暴涨后,随着藏家和投机者的涌入,大量的劳力士手表都被挤压在二手商等渠道中,这让劳力士的市场价格体系变得异常脆弱,一旦有资金链断裂等问题,就可能出现降价、抛售等情况。”王平对时代财经表示。

相比之下,王平稍显幸运,他抓住了上一波暴涨行情,小赚了一笔。去年年末,他以22万元的价格入手了一款白钢迪手表,并在今年2月以33万元的价格出手。最近,他又瞄上了一款绿水鬼手表,表商报价13.6万元,他认为价格较为划算,但没有选择入手。

王平指出,不论是知名度还是保值率,劳力士近年来在名表圈都蹿升得很快,在营销和质量方面也有自己的优势,但劳力士并不是顶级奢侈品表,即便已经经历了一轮价格回调,但目前二手价格与实际价值相差太多。“过一段时间,厂家持续补货,二手价格肯定会继续降温。现在盲杀进去,很可能就是去接盘。”王平对时代财经说。

二手价暴跌,但专柜依然要排队拿货

二手市场价格跌跌不休,对劳力士专柜似乎并没有造成影响。

一位广州劳力士专柜的工作人员告诉时代财经,目前专柜各大款式的手表都较为紧缺,排队周期也比较长。“部分热门手表款式,如黑水鬼系列、迪通拿等,排队时间已经超过一年。”而在这家劳力士门店中,即使是劳力士的日志系列等入门款产品,也需要消费者排队等待购买。

李琦告诉时代财经,即便劳力士的市场价格已经暴跌,但大多数款式的价格依然高于公价(专柜价),在专柜自然还是供不应求。此外,按照李琦的说法,在部分劳力士专柜,品牌方还会采用搭售的方式来刺激顾客消费。

“官方零售价20多万元的一款黑宇宙迪通拿,现在的市场价是30多万元,如果想要购买,专柜给出的条件是搭售其他一只专柜价10多万元的非热门款手表或直接付35万元购买。”李琦说。

李琦认为,严格来说,这其实是劳力士市场价格稳定的信号,因为专柜的搭售条件没有降低,这也说明二级市场产品的拿货成本并没有下滑太多。此外,近期劳力士的行情虽有下降,是成交量相对稳定。而且与百达翡丽、爱彼价格的大跌相比,劳力士的价格并没有出现较大的滑坡,只是回到了上一波暴涨前的行情。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李琦、刘聪、王平、曾文龙均为化名)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