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又一个省全面放开落户了,已达14城

作 者 | 公子不悔

又一个省全面放开落户了。

昨天(10月17日),甘肃省印发《甘肃省“十四五”市场体系建设规划》和《甘肃省“十四五”就业促进规划》。

其中,《甘肃省“十四五”市场体系建设规划》明确提出:

1、深化户籍制度改革。全面放开全省落户限制,实现城市、城镇落户“零门槛”,推动户籍准入年限同城化累计互认。

2、建立健全“人钱挂钩”“人地挂钩”“人奖挂钩”考核评价机制,加大农业转移人口市民化奖励资金支持、城镇建设用地增加规模与吸纳农村转移人口落户数量挂钩力度,推动公共资源按常住人口规模配置。

第一条说得非常清楚,甘肃全省全面放开落户,无论城市还是城镇,落户都零门槛。

甘肃省目前下辖12个地级市和2个自治州,自治州与地级市同级别,相当于是14个城市全面“零门槛”落户。

据统计,在甘肃之前, 有15个省全面放开了落户,包括此前不久的湖北以及四川、贵州、黑龙江、江西、吉林、云南、青海、宁夏、内蒙古、海南、广西、江苏、山东、河南,均提出放开除主要城市之外的所有地区落户门槛。

其中还有不少省会与首府城市,一步迈到位,直接开启了零门槛落户。除了昆明外,还有石家庄、南昌、银川、福州、济南。

现在省会零门槛,又多了一个兰州。

而且,根据第二条来看,甘肃省已经将落户作为了政绩考核的标准,谁吸引的人口多,谁将农村人口转化为城市人口比例多,谁就能获得奖励。

足可见,甘肃的抢人有多心急。

为啥如此火急火燎?当然是人口流失了。

根据今年5月份公布的第七次人口普查数据显示,甘肃省是过去十年常住人口减少的6个省(自治区)之一,十年人口减少了56万人。

具体到下辖的12个地级市和2个自治州来看,过去十年间,常住人口正增长的城市只有4个,兰州、临夏州、嘉峪关和甘南州。

其中兰州十年增长了74.32万人,对于一个弱省会来说,这样的增量还算可观。

临夏州十年增长了16.31万人,表现也不错。临夏州的全称,是临夏回族自治州,这个西北小城人口增量能有不错表现,主要是生育率非常高。

根据临夏州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临夏州的人口出生率为15.5‰,人口死亡率为7.89‰,人口自然增长率为7.61‰。

15.5%的出生率,远超全国平均值,也超过了生育率最高的西藏的14.6‰。

制图:城市财经;数据:甘肃省统计局

14个地级市与自治州中,有10个人口减少,其中武威、天水和平凉十年人口减少均在20万以上,武汉更是减少了35.01万。

武威十年前常住人口为181.51万人,十年后人口只有146.5万人,十年减少了19.3%。

按照这种人口流失速度下去,甘肃会有不少城市将收缩的不成样子。

这就是甘肃火急火燎全面放开落户的理由。

当然,甘肃全面放开落户,加快农村人口转为城市人口,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完成十四五的城镇化目标。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已经过去的“十三五”期间,有1亿人从农村户籍变成了城镇户籍,2020年年末,城市化率达到了60%。

今年年初发布的“十四五”规划提出,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65%。也就是说,2021年至2025年之间,常住人口城镇化率要提升5个百分点,14亿人口的5个百分点,就是7000万人。

也就是说,未来五年,要让7000万农民进城。

这就是包括甘肃在内的16个省与自治区全面放开落户的大背景。

关键问题来了,甘肃全面放开落户,能否改变其人口不断流失的境况?

本号的观点是,很难。

人口是跟着钱流转的。大家为何会不断涌入粤港澳和长三角,因为这两个地区有丰富的产业能提供各类工作需求,大家能够在这里找到适合自己的工作,同时能够赚到钱。

甘肃经济与产业薄弱,这一点不扭转,无法改变人口趋势。如同东北一样,东北振兴提出有十多年了,但东北的产业始终提振不起来,这也就造成了东北地区经济依旧低迷,人口依旧不断流失。

2020年,甘肃省GDP为9016.7亿元。去 年全年,甘肃省全部工业增加值2288.96亿元。一个省的全部工业增加值,还抵不上东部一个普通地级市的工业增加值。

当然,作为一个内陆省份,甘肃本身的资源和运输劣势,也决定了它的发展空间无法与东部省市相比拟。

这是西北的省市必须面对的客观问题。甘肃想要留住人口,还是得从产业上着手,丰富产业,即便无法吸引外省人口前来,至少能达到留住本省人口的作用。

全面放开落户,最得利的还是兰州,这意味着,甘肃其他省市的人口会继续加速流入省会兰州。兰州过去十年能有74.32万增量,就是省会虹吸作用的结果。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