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立案调查!帅气80后实控人竟离奇失踪二百天 东杭集团悄然“动手”

刚刚,又有上市公司遭证监会立案调查,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值得一提的是,去年底,杭州高新的80后实控人曾离奇失联,留下一大波问题以待解决,截至目前,该公司依然问题重重,财务状况堪忧。再出现重大利空情况下,下周一情况不容乐观,可能存在跌停风险,提醒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因涉嫌信披违规遭证监会立案调查

7月30日晚间,杭州高新发布公告称,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进行立案调查。

杭州高新表示,立案调查期间,公司将积极配合中国证监会的各项工作,严格按照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杭州高新预计上半年扭亏为盈

公开资料显示,杭州高新是一家集研发、生产电线电缆用塑料(电缆料)的企业,公司主营业务为线缆用高分子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产品广泛运用于电力、船舶、轨道交通、通信、电气装备、建筑、新能源等领域。2015年6月在深交所创业板挂牌上市,年产能高达100000吨。

7月15日发布的2021年半年度业绩预告显示,公司预计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00万元—600万元,上年同期为亏损1605.95万元。

对于上半年业绩增长,杭州高新称,主要系公司收到高长虹以第三方名义打入的款项用于归还资金占用本金冲减信用减值损失所致。2021年半年度预计公司的非经常性损益约为 4362 万元。

拉长时间来看,自2018年以来,杭州高新已经连续3年亏损。二级市场中的股价也反应了公司的基本面等因素,股价在2018年5月份遭遇腰斩后不断震荡下跌。不过今年2月9日以来其股价有反弹之势,至今累计涨幅超38%。截至目前,该股最新总市值为12.41亿元。

由于公司被证监会立案调查,有投资者感叹“飞刀又见飞刀”“任何利好都没用啊,莫非有大雷?”

数据显示,截至一季度末,杭州高新仅剩7600户股东。

80后实控人去年离奇失联

高管集体“出走”,董事长频换

值得注意的是,杭州高新近年来的发展困难重重,除了近3年业绩连续亏损外,公司内部也遭遇多重变故。

2020年11月23日,杭州高新突然宣布,公司实控人失联了。公司无法与实际控制人吕俊坤取得联系,吕俊坤处于失联状态,且公司尚未能了解到吕俊坤失联的具体原因,其所持有的公司股份处于质押状态。

此前,2019年9月,吕俊坤接替原实控人高长虹,成为杭州高新实控人,可想不到的是,仅一年后,吕俊坤便失联了。彼时,82年的吕俊坤持股身家已达2亿元。

事发之后,杭州高新的高管团队也很不稳定,多位董监高陆续离任。

在经历了公司实控人失联、公司高管集体离职后,“85后”的蒋鹏临危受命。今年2月18日,蒋鹏刚被选举为公司董事长。6月4日,公司进行了新一轮董事监事改选,董事长、副总经理蒋鹏获聘为总经理、董秘。

但在仅仅20天后,蒋鹏起提了书面辞职报告。6月23日,蒋鹏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辞去董事长职务后仍任公司董事、总经理兼董事会秘书职务。

资料显示,蒋鹏于1986年出生,2008年参加工作,曾在杭州双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杭州双溪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任职,曾任杭州高新证券部主任、证券事务代表,杭州高新董事、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

近日,杭州高新公布2021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蒋鹏一人获授100万股股票。

6月28日,公司董事会选举胡宝泉先生为公司董事长、叶峰先生为公司副董事长。

7月27日,杭州高新公告称,基于对公司未来持续发展前景的信心以及对公司投资价值的认同,董事周建华先生计划自本公告披露之日起六个月内增持公司股票,本次增持计划未设置价格区间,周建华先生拟增持股份数量不低于100万股,不高于300万股。

杭州高新身陷债务危机

此外,杭州高新还身陷债务危机。2018年,杭州高新原实控人高长虹资金链断裂,所持股份被司法冻结、拍卖,并涉及资金占用和违规担保。

去年11月,公司基本银行账户及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基本账户系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与公司民间借贷纠纷一案,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导致冻结。截至公告披露日,公司名下9个银行账户被冻结,该事项对公司的日常经营管理和业务造成了一定的影响。并在阿里巴巴平台上进行公开拍卖高兴集团持有的公司无限售流通股791.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比例6.25%。

时至今日,诸类事项尚未得到有效解决,危机也并未解除,仍存在资金占用、违规借款和违规担保的问题。4月23日,在杭州高新对深交所关注函的回复中曾披露,公司非经营性资金占用余额为6012.10万元,违规对外担保余额为1750万元。此外,公司拟向关联自然人楼永娣提供借款以解决高长虹资金占用问题,借款金额不超过8000万元,关联方杭州双溪旅游开发有限公司以其名下资产为上述借款做担保。

今年5月6日,杭州高新收到深交所出具的年报问询函。要求其说明资金占用、违规借款和违规担保事项对公司财务状况、经营成果和现金流量可能产生的影响。

对此,公司回复称,公司原实际控制人高长虹以公司的名义与债权人签订了借款合同和担保合同,2019年和2020年债权人对公司提起诉讼,相关诉讼案件除原告为上海福镭德国际贸易有限公司的案件外均已判决或调解,公司需要向债权人归还借款和承担担保责任。公司因上述诉讼累计已向高长虹或其控制主体的债权人代为支付4516.70万元,严重影响公司的现金流,对生产经营造成了一定影响。

随后在6月15日,杭州高新获悉公司控股股东双帆投资因股票质押式回购违约,致其所持公司部分股份被华创证券违约处置,双帆投资通过集中竞价、大宗交易的方式被动减持公司股份339.9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2.68%。

本次权益变动后,双帆投资持有公司1056.76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8.34%,吕俊坤直接持有公司633.37万股股份,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万人中盈持股占比5%。双帆投资仍为公司控股股东,消失了二百多天的吕俊坤仍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消失的实控人吕俊坤

据公开资料,杭州高新在2019年9月份从原实控人高长虹易主到吕俊坤之手,但公司一直深陷高长虹时期留下的资金“黑洞”,并因此陷入多个借贷纠纷。

2020年11月23日晚间,杭州高新公告称,公司无法与公司实际控制人吕俊坤取得联系,其处于失联状态。而且公司尚未能了解到吕俊坤失联的具体原因。

吕俊坤直接持有杭州高新5%的股份,通过中国双帆投资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双帆投资)间接控制杭州高新15%的股份,并且吕俊坤于2019年9月18日与万人中盈(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万人中盈)签署《一致行动协议》,通过万人中盈间接控制杭州高新5%的股份。整体来看,吕俊坤合计控制杭州高新25%的股份。但目前吕俊坤个人及旗下企业所持股份全部被司法冻结。

吕俊坤在2019年11月4日至2020年9月11日期间为杭州高新董事长,杭州高新称,吕俊坤已于9月11日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目前,其失联未对公司生产经营和管理稳定性造成影响。

吕俊坤1982年出生,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属于拥有多重身份的80后企业家。对吕俊坤的官方资料介绍称,其先后投资涉及地产物业、医疗健康、文化旅游、互联网科技、教育、体育等多个领域。现任合肥工业大学教育基金会副理事长,中国工业合作协会理事,福建省攀树协会会长,厦门市安溪商会副会长,安溪县茶叶协会副会长;万人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永恒置业有限公司、万人科技有限公司、厦门市网客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安徽万人欣科技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杭州普庆文化创意有限公司、杭州米娅画材科技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另外吕俊坤的任职中还有一些列“万人系”企业的高管。在辞去杭州高新董事长后,主要负责公司重大经营决策等工作。

在公开资料中,吕俊坤的主要有两个,其一是运营策划茶品牌——新康有机茶,其二就是万人集团,百度介绍中该集团主要有“红文旅和大数字”两大业务板块。

东杭集团悄然掌舵

就在杭州高新实控人吕俊坤失联、董监高密集离职之际,东杭集团及其盟友“悄然”盯上了这块“肥肉”。

2021年2月,通过阿里拍卖平台,东杭集团拍得杭州高新3%的股份;2021年4月,再次通过司法竞拍斩获4.5%的股份。加上二级市场增持,东杭集团目前累计持股比例达9.38%。

今年6月,杭州高新完成了新一轮董监事改选,6月28日晚,杭州高新公告,公司董事会会议审议通过了有关选举胡宝泉为公司董事长、叶峰为公司副董事长的议案。年届60的胡宝泉曾任浙江东杭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叶峰则是通过财通基金安吉260号单一资管计划,间接持有杭州高新1.98%的股份。自此,杭州高新董事会“势力版图”才重新落定,东杭集团及其盟友悄然掌舵。

资料显示,年届60的胡宝泉曾任浙江东杭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浙江德清东杭机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现任杭州市工商联副主席、杭州市江干区工商联副主席、杭州市九堡商会会长等职。

东杭集团系一家浙江民企,创始人胡宝泉从钢材贸易起家,后涉足地产、投资等领域,在钱江新城核心区拥有土地资源500余亩、房产近20余万平方米。

在东杭集团“掌舵”后,混乱的杭州高新似乎有了些许起色。

杭州高新半年报显示扭亏为盈,主要是收到高长虹以第三方名义打入的款项用于归还资金占用本金冲减信用减值损失所致。并且,第七大股东周建华宣布计划六个月内(即自2021年7月27日至2022年1月26日)增持公司股票,增持数量不低于100万股,不高于300万股。

文章综合自:中国基金报、上海证券报、东方财富网

责任编辑:黄越 PF165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