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继霍尔果斯后 明星避税又一集聚地曝光!1000余家明星工作室扎堆这小地方

图/视觉中国(图文无关)

严禁“天价片酬”、阴阳合同,严肃惩戒偷逃税行为,对劣迹艺人零容忍……

近期,随着强监管的来临,围绕娱乐圈的整改动作频繁,与明星收入缴税息息相关的艺人工作室也引起关注

一方面,林心如、邓超、唐嫣等多位知名艺人相关企业均被注销,艺人工作室的注销数量明显增加。

另一方面,来自企查查、天眼查等提供的数据显示,陆陆续续有近 1200 家影视文化类市场主体在江苏新沂这个地方注册,其中不乏知名艺人的工作室。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年内700多家艺人经纪公司已注销

天眼查数据显示,截至9月12日,以工商登记为准,2021年以来已有超700家艺人经纪企业注销,其中6月份注销最多,超100家。

不久前,郑爽因偷逃税被上海市税务局处以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罚款共计2.99亿元。

而据天眼查,郑爽担任7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除上海噶咕娱乐发展有限公司外,其余6家均为工作室性质;而其中4家工作室已被注销。

此外,中新经纬注意到,8月底,林心如所关联的东阳横店林心如影视文化工作室发生工商变更,企业状态也由存续变更为注销,注销原因为决议解散;此前,林心如丈夫霍建华所关联的工作室也于2020年底注销。

据不完全统计,近期关联企业注销的艺人还包括魏大勋、邓超、唐嫣、文章、马薇薇、赵本山、朱正廷、孟美岐、吴宣仪、沈腾、井柏然等。

1000 余家明星工作室扎堆 " 小地方 "

另一边,经济观察报记者近日暗访发现,一些明星艺人在注销影视工商或个人工作室的同时,会换个地方和名称重新注册设立新的类似市场主体。

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全国在业存续的“影视”类相关公司等市场主体共新增65万余家,以各类明星工作室居多,注册地集中在个别地区

对此,记者在江苏新沂当地走访发现,新沂的多数艺人工作室注册地为 " 新沂市新华路馨园影视文化产业园 ",记者按图索骥,打开地图导航查询不到这一注册地址。记者驱车来到注册地所在的新沂市新华路,来回巡游也未看到任何带有 " 影视文化产业园 " 字眼标牌的场所。在一家房地产评估公司工作人员的指引下,记者来到疑似是文化产业园前身的馨园公园。

" 这里原来是文化产业园,现在其实也是,只不过牌子换了一下。" 记者佯装成来注册明星工作室的客商,在馨园公园一栋楼房里寻访到曾是文化产业园工作人员。他透露自 2018 年明星偷逃税事件后," 行业受到的影响还是蛮大的 ",当地新成立的明星工作室有所减少。

这类 " 幽灵注册 " 明星工作室的现象并不止新沂一地。位于长三角地区的石湫影视基地,从注册数据显示,也聚集了大量明星工作室,但记者前往注册地走访发现,也未看到一家挂牌的明星工作室。

记者随机拨打了几家在这里注册的明星工作室联系电话,有的显示是空号,有的无人接听。多个不同的明星工作室却留着相同的联系号码。

明星工作室扎堆小地方的背后

公开资料显示,新沂是一座位于江苏省徐州市北部的县级市。

为什么类似这样的小地方会吸引到这么多明星的注意?

经济观察报记者以文化企业负责人身份实地走访发现,一些地方打着发展 " 总部经济 " 的幌子招引影视文化项目,整个招商流程十分隐蔽、税收优惠政策秘不示人

在与多地招商干部沟通中,记者了解到,明星艺人如果注册为影视文化公司法人,需缴纳 25% 企业所得税。如果以工作室名义,其演出费收入通过 " 个体工商户的生产、经营所得 " 类目报税,超额累进的最高税率为 35%。如果按照个人所得扣缴个人所得税,超额累进的最高税率为 45%。看似税率较高,但在此基础上,还会享受当地政府承诺的所得税地方留成的 70% — 90% 作为返还奖励

据知情人士透露,有的规模较大的明星工作室或公司法人,还会通过增加关联公司交易将应税所得资金变成成本费用 " 洗 " 出去,以达到逃税目的。

招商干部们坦言,通过 " 政策洼地 " 吸引明星设立工作室,实际上是地方用里子赚了面子,而明星得到了实惠。对地方政府来说,明星工作室基本上不会占用当地的土地厂房等资源,除了带来税收,还能帮地方完成招商引资考核任务,虽然地方政府返还了地方留成,但毕竟还能得到一部分,有胜于无。

“霍尔果斯大逃离”

事实上,小地方吸引明星注册公司这样的事情,早在2018年就曾引起过一波关注。

只不过当时的对象是霍尔果斯,且当人们把目光聚焦到这个地方时,已是明星纷纷“逃离”之际。

时间回到2018年5月29日,彼时前著名主持人崔永元在微博指责范冰冰有签署“阴阳合同”行为,引发媒体热议。

随后霍尔果斯出现注销潮。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6月-10月,就有超过100家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申请注销,其中包括徐静蕾、冯小刚等多位知名艺人担任法人或持股的企业。

最高峰时,仅《伊犁日报》8月27日一天就刊登了25则“注销公告”。

事实上,霍尔果斯是新疆的一个县级市,不咋大,截止到2017年年底,全市人口才只有6.45万。

但是,霍尔果斯却有上万家公司。霍尔公司2017年的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霍尔果斯市各类市场主体总量为22615户,注册资本(金)302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77.7%、202.5%。

为什么人口如此之少的地方能有上万家公司?还很多都是影视公司?

理由同样是直接的,因为霍尔果斯的税收优惠。

因为"一带一路"战略,霍尔果斯被列为经济特区,为了招商引资,国家给在霍尔果斯的公司非常大的优惠。

于是,这座“西北避税天堂”在鼎盛时有超过1600家影视传媒公司在此注册。

然而风云突变,在国税总局于2018年7月明确提出加强影视行业税收征管,整顿不合规“税收优惠”政策开始,这个曾经的“税收洼地”,也正如我们看到的,上演了“一场大逃离”。

明星为啥热衷在各地开多个工作室?

公开数据显示,目前中国有超1万家经营范围含“艺人经纪”的在业、存续、迁入、迁出的企业。超四成艺人经纪相关企业的注册资本在200万以下,22%的相关企业注册资本在1000万以上。此外,企业名称含“工作室”的数量近700家,其中个人独资企业和个体工商户占比高达99.6%。

一般来说,明星工作室的设立便于相关艺人更好地进行演艺活动,同时自己也能拥有更大的自主权,在选择演艺项目、合作方式等方面更为灵活。且个人工作室大多属于个人独资企业,对注册资金没有明确的限制,设立门槛较低

以上确实是明星设立工作室的原因之一,但还有另一层原因推动工作室接连出现,那便是在获得较高收入的同时,降低所要缴纳的税额

某位不愿具名的从业者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艺人在进行演艺活动时,如果是通过经纪公司以发工资等形式,或是个人名义接戏获得劳务报酬,由于明星的片酬相对较高,而根据目前的个人所得税预扣率表,居民个人工资累计预扣预缴应纳税所得额超过96万元时,预扣率为45%,若是走劳务报酬,超过5万元的部分预扣率则为40%,意味着相关部分有一半要用来缴税,但若是设立工作室就不一样了。

“如果是走工作室,不仅税率有所降低,也不会以演员个人收入进行计算,而是变成相应的经营所得,再加上目前不少地区为了吸引企业入驻,会对相关工作室提供优惠政策,降低税率或是以奖励形式将部分纳税返还,使得缴纳的税额更低。”该从业者如是说。

值得注意的是,业内也还会出现通过工作室以及多家关联公司进行一系列联动而进一步避税的情况,如将片酬打入工作室后,经由专业人士的操作,将该笔钱款以理财或者投资的名义转入到该艺人成立的某家公司,随后再转入到该艺人参股的另一家公司,以实现最低的税点。

另一方面,正如上面提到的,个别地方政府的税收优惠政策也给这些明星工作室避税带来了便利,所以明星为走账往往会到这些地方“空壳注册”公司。

不过随着监管的趋严,这种现象有望日趋减少。对此,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秘书长潘燕表示,设立工作室不再是一个可以逃避责任的洼地,从行业自律的角度来说,更希望尽量规避违法违规的事情出现。

责任编辑:谢伟 PF123
打开APP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