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唐驳虎:普京都差点中招,俄罗斯能对付疫情吗?

虽然早期防线失守,但鲜为人知的是,俄罗斯也是一个医疗体系相当发达的国家。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从莫斯科回国的中国人的感染比例极高。连普京都承认莫斯科疫情凶猛。

2、3月份欧洲疫情蔓延,俄媒体称近100万人从欧洲返回俄罗斯,只是居家隔离。然后疫情又从莫斯科扩散到了几乎俄罗斯全境。仅三个联邦主体幸免。

3、当时全俄的采样化验样本需要送到新西伯利亚的顶级P4实验室检测,严重阻碍了疫情初期的快速诊断。

4、3月底,曾向普京介绍情况的医生查出新冠病毒阳性,整个俄罗斯的卫生防疫高层差点中招。3月30日,俄罗斯及时按下停顿按钮。

5、目前莫斯科学习武汉,将调整提供2.1万张病床。而且,就人均医院床位/医护人数来看,俄罗斯整个医疗体系与德国大体相当,实力很强。

4月14日,莫斯科时间上午10点(北京时间下午3点),俄罗斯过去的24小时又新增2774例,总数突破2万例。

之前的12日新增2186例,日增首次突破2000例。13日新增2558例,检出人数已处于连续上升期,俄罗斯也已不再是唯一一个“孤悬北极”、“远离病毒”的大国。

另外,在13日,绥芬河口岸入境归国华商的症状确诊人数又增加了79人,按4月14日的最新统计,自3月底以来,仅由莫斯科回国华商的总感染数已经超过了500人。

以在莫斯科华人总数9~10万计,感染比例就是每10万人550~600例。  

仅以在莫华商5~6万人为基数,感染比例就是每10万人900~1050例。  

这已经接近全球最重灾区马德里、纽约的水平(1200~1300例),也大大超过了武汉疫情全期500例、峰值时期300例的严重程度。

而若以实际归国人群为基数,那感染率就不能看了。20%的比例就相当于每10万人2万感染、莫斯科有250万人感染的程度了。

有观点认为,回国华商批量被测出确诊,实际上已发生内部群体感染。还有观点声称,回国华商是在辗转归国途中被感染的。

在莫华商群体感染?

后一种观点几乎不值一驳,4月10日的俄航SU208可是从莫斯科直飞上海的。

俄航在当天下午才确认要飞,很多人穿戴严整,直奔机场现场买票,一路上都咬牙不吃不喝不上厕所不脱口罩。

结果飞机只坐了一半,一落地就检验出30%的感染率。从来没有哪架归国航班有如此高的检出率。此前最高的也不过是从伊朗撤侨的专机,检验出10%。

要说防疫措施与意识,没有任何国家的人比中国人做的更好了。哪怕是在意大利西班牙那么严重的地方,华人确诊率都很低。

▎他们不是防疫人员,他们只是3月以来回国人员的标准装备

其他国家的华人也都一样,是最先开始做好防护措施的人群。海外华人不仅都能做好自我防护、团结互助,而且一直在大力支援祖国、支援当地抗疫。

说归国公民缺乏防护意识,这简直是污蔑。

上文说过,莫斯科有三大批发市场。中国人和越南人主要集中在东南区销售各种小商品、服装的柳布林诺和萨达沃。西南区的食品城与莫斯科的果蔬食品供应,则由犹太老板老家的阿塞拜疆人控制。

为了方便承租的商铺工作人员,两大市场配套提供了至少四个宾馆。华商都集中居住在市场边上的旅馆,常常一个房间住宿多人,确有群体感染的条件与可能。

▎萨达沃服装批发市场

但是,同样需考虑到如下因素:

1、华商虽然在大市场工作,但自国内疫情爆发后,就早早就戴上了口罩。市场方面也加强了消毒、测温等措施,注意防护。

2、俄本地疫情从3月19日开始爆发,大市场3月28日已关闭,实际疫情暴露期一共是十多天时间。而从市场关闭到华商无事可做,转经海参崴回国,只有短短几天时间。

3、在西欧、南欧很多疫情严重国家,一样有大批华侨从事餐饮、零售等一线商业,但是感染人数都不多,远低于当地人。

而且如果是市场内外的一两起孤立疫情起源,病毒会先在几个房间、亲朋好友之间传播,在十多天的第一轮传播中,每组传播达到十来人规模。

在这么短的周期内,席卷大批华人,传染达500多人,那只能说明,莫斯科市面上已经有非常广泛的病毒流播,防不胜防。

▎4.6的国航CA910和4.10的俄航SU208

进入4月后,从俄罗斯飞回中国国内的航线,仅剩国航CA910和俄航SU208这两条,而且每周只有一班,具体班次还高度不确定。

如此少的航班就产生了如此多的感染者,真的说明莫斯科疫情已经广泛存在。

所以,归国华商会有小群体内传染的可能,但更大的问题还在于,莫斯科的疫情的确非常凶猛。

13日,普京在召开远程会议时已经承认,俄境内新冠疫情形势正在恶化。

俄罗斯的疫情从哪来的?

疫情1月份在中国爆发后,俄罗斯第一时间关闭远东地区的中俄边境、停止国际列车、减少航班,要求从中国来的访客一律隔离观察14天,否则驱逐出境,警察和地铁工作人员在大街上对东亚面孔进行检查。

甚至当中国2月18日已经渡过疫情高峰之后,俄罗斯还加码,要求不管从哪里(比如欧洲)来的中国公民,一律暂停入境。

这样,俄罗斯仅在1月底的莫斯科与满洲里对面的后贝加尔斯克/赤塔,各发现1例中国籍患者。

▎莫斯科CBD

但欧洲爆发疫情之后,俄罗斯却因为对欧洲过来的人没有限制,导致大量染病人群从英法德意西等国传到俄罗斯本土,尤其是交通枢纽莫斯科。

随着疫情在欧洲蔓延,到3月下旬,共有超过100万人从欧洲各国——主要是德国、意大利、法国、英国和西班牙五大国,回到俄罗斯。

▎俄联邦防疫指挥部总指挥、主管科教文卫的副总理塔季扬娜·戈利科娃

俄外交部新闻发言人扎哈罗娃还指责过这些“因为疫情,从西欧逃回国的俄罗斯富人”。

但实际上,据《国际移民报告》等资料,作为人口已不到1.5亿的国家,俄罗斯竟有约500万人生活在欧洲等地。

也就是每30个俄罗斯人就有一个生活在欧洲。他们为了寻求更高的工资或者更好的生活而移居其他国家,例如德国就有120万人。

当然,同样作为原苏联的绝对老大,俄罗斯境内也生活着差不多同样数量的500万移民——

他们大都是原苏联加盟共和国的公民,来到莫斯科等地讨生活,这样语言障碍小,容易适应。一进一出,倒是维持了俄罗斯的人口平衡。

▎塔季扬娜·戈利科娃,1966年生,1987年毕业于普列汉诺夫国民经济学院,1995年任俄财政部预算司副司长(29岁),1998年任司长,1999年任财政部副部长(33岁),2007年任卫生与社会发展部部长

由于俄罗斯民众与欧洲各主要国家往来频繁,经济关系联系密切,而且俄罗斯也不希望因为疫情影响了经济,所以欧洲诸国爆发疫情的时候,俄罗斯没有第一时间采取行动。

直到3月下旬意大利、西班牙等国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了,俄罗斯才宣布限制与欧盟各国的航班,并限制外国人入境。

一样掉坑里了:俄罗斯的第一道失控

这时已经晚了。至少已有100万人从国外回到俄罗斯,他们当中很多人只是居家隔离,没有进行核酸检测。

甚至官方还一度拒绝给他们做化验,一些从欧洲回国身体不舒服的俄罗斯人想去化验确诊,都求诊无门。

因为就像1月20日之前武汉的病例要确诊,还得送到北京的中国疾控中心(CCDC)最后审核;2月底之前美国的病例要确诊,都得空运到亚特兰大的美国CDC总部才能检测。

在3月20日之前,俄罗斯全国的采样化验样本,也都得千里迢迢寄到新西伯利亚的世界顶级病毒研究所“Vektor”。

这里的正式名称是俄罗斯国家病毒学和生物技术研究中心(State Research Centre of Virology and Biotechnology),位于俄罗斯第三大人口城市新西伯利亚以东20公里的科特索沃科学城。

▎去年9月16日,Vector 实验室大楼的第五层也发生了瓦斯起火爆炸

Vector 实验室是全球仅有的两个负责保存活体天花病毒的P4实验室之一,另一个则是亚特兰大的美国CDC。这代表着1970年代人类战胜天花的胜利,也代表了美苏两大国的历史地位。

但和世界其他地方一样,这种三级医院P2实验室就能做的常规检测,也要按程序去依赖全国唯一的顶级机构,实属一味求稳求妥的官僚主义作风,严重阻碍了疫情初期的快速诊断、判断。

这种程序上的拖延,违背了“早发现、早报告、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的传染病防控根本原则,因此也果不其然地,助推了俄罗斯的疫情扩散。

“莫斯科不是俄罗斯”

从3月10日到3月20日,来自欧洲的输入性病例大量进入俄罗斯,多数都是从意大利、法国、西班牙等欧洲疫情严重国家回国的俄罗斯公民。

莫斯科作为俄罗斯首都、也是欧洲数一数二的大都会,自然首当其冲。

俄语中有句著名谚语,Москва это не Россия——莫斯科不是俄罗斯。

由于国家资源的高度集中,俄罗斯没有任何一个其他城市可以和莫斯科相提并论——哪怕是圣彼得堡。

▎俄罗斯前15大城市,另外远东的海参崴63万、伯力62万

所有的人才,所有的资源,整个国家最好的东西全都集中在了莫斯科。

在俄罗斯人看来,这个城市如此富裕,奢华和宏伟,拥有数以百万计的灯光,成千上万的圣诞树闪烁着金色的光芒。

现代化的游乐场,平坦的道路和人行道。风景优美,干净的公园,休闲区,凉亭,烧烤区,很多,一切免费。

按俄罗斯的标准,即使在最偏远的角落,也到处维护良好,干净舒适,并始终保持清洁。

▎柳布利诺大市场

然而只要离开莫斯科100公里,路就烂得像搓板一样。所以,几乎所有的富豪、外国淘金者以及俄罗斯归国公民,都集中在莫斯科。

也正因首都地位,莫斯科与莫斯科州是俄罗斯最先启动大规模检测的地区,从3月25日面向居民开始大规模采样测试,不再等待位于新西伯利亚的国家实验室给出的分析结果。

但这是否意味着俄罗斯的疫情仅爆发在莫斯科?

3月24日,车臣共和国已确诊了首批3例冠状病毒感染。小卡德罗夫当即宣布,车臣成为俄罗斯第一个关闭所有餐馆和公共场所的地区。

▎车臣首府格罗兹尼

在科米共和国、乌法、彼尔姆等多地都发生了医护人员感染或院内聚集性感染的事例,梁赞州有监狱狱警出现感染,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发生内务部官员集体感染,此外,多家大型国企在各地的职工也发现感染病例。

4月3日,西北联邦区的阿尔汉格尔斯克州、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科米共和国,还有远东联邦区的堪察加州行政长官因“防疫不为”被普京要求辞职。

▎现在,俄罗斯只有最偏远的北极圈内的涅涅茨自治区(不是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西伯利亚南端与中国新疆接壤的阿尔泰共和国、极东隔着白令海峡与美国阿拉斯加对望的楚科奇自治区没有确诊病例

目前来看,莫斯科的感染人数占全俄的2/3,说明莫斯科是疫情输入中心,但同时也已再度扩散到广袤的整个俄罗斯。

普京差点中招,高层全部隔离

3月17日,俄确诊病例114例,突破百例关口,其中10例属于国内传播。

俄罗斯当即宣布,全境所有中小学校停课,全面取消大型公众活动,原则上禁止所有外国人入境,有条件的机关和企业推动远程办公。

当时给人的感觉,这些措施几乎与中国一样迅速,甚至令人吃惊。然而,之后俄罗斯的节奏又慢了下来。

3月24日,普京视察了莫斯科两家新冠定点医院之一的第40传染病医院,还穿上了防护服进入病室,探望治疗的病人。

▎普京身穿美国杜邦公司的黄色TyChem 2000C化学防护服,以及俄罗斯公司Sorbent的全面罩UNIX 6100。防护用品的价格超过一万卢布(1000元人民币)

但在之前之后与医生的交谈中,普京和医护人员们都没有戴口罩。当时就已经让很多网民嘀咕议论。

当时陪同视察的还有俄政府副总理戈利科娃、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卫生部长穆拉舒科、总防疫师波波娃等人,但唯有总统新闻发言人佩斯科夫戴了口罩。

▎电梯上的前后排序:普京、莫斯科市长索比亚宁、第40医院医生普罗岑科、副总理戈利科娃、普京保镖、总防疫师波波娃、卫生部长穆拉什科、总统新闻秘书佩斯科夫

果不其然,7天之后,3月31日,当时负责汇报介绍的医院首席医生丹尼斯·尼古拉耶维奇·普罗岑科,确诊查出新冠阳性,很快还进了监护室。

▎4月9日,正在隔离治疗的莫斯科州立第40传染病院首席医生普罗岑科,但近日已康复

消息一传出,就和英国首相鲍里斯确诊一样,举世哗然。整个俄罗斯的卫生防疫指挥高层差点全部中招啊!

普京和当时陪同的俄防疫政要一样,全都被迫隔离起来。干脆捎带上其他政要,也一起远程办公算了。

总的来说,俄罗斯的初期防御介于东方式的严谨、雷厉风行,与西方式的随意、漫不经心之间。

3月17日,俄罗斯就开始传闻莫斯科要“封城”,很多公众人物和医生联名发出公开信,希望全国进入隔离状态。

但莫斯科先是拖了7天才开始全面检测,又整整拖了10来天,才在3月28日宣布,全国进入一个月的自我隔离期,给两天准备时间,实际从3月30日开始。

也就是说,俄罗斯的措施整整晚了10天。

来得略迟的防控手段

当然,在3月底的新增数字面前,俄罗斯还是相对及时的直接按下了全国停顿1个月的按钮:

从3月30日到4月30日,除政府机关、必要生产企业、医疗机构、药店、售卖生活必需品商店、生活保障部门等仍正常工作外,其他人员均应居家隔离。

放假的目的是为了让俄罗斯民众在家隔离,但是部分奇妙的俄罗斯人甚至买了烧烤架和炭火出去郊游了。

三月的最后一周,俄罗斯最大的连锁零售店伏特加销量同比增长31%,威士忌、啤酒的销量分别增长了47%和25%。

莫斯科实行部分封锁措施后,酒精销量增长了148%,烧烤购买量增长了60%。

莫斯科很多市民在网上抱怨,认为政府没有学习好抗疫胜利的国家,对莫斯科管理太过松软,应该将所有确诊患者集中收治,疑似者进行隔离。

而如今,确诊患者自己在家里治疗,患者传染给家人,家人到超市药店再传染给其他人;无论性别年龄无缘无故出门遛大街,交叉传染永不休止。

也没有硬性规定上街必须戴口罩,而是全凭自觉。检测对象大多是机场火车站对流动人员,以及发烧拨打急救电话的病人,而还有大部分人都没有进行检测。

▎封城后空空荡荡的莫斯科街头

看来,很多俄罗斯民众还真的都了解到了中国抗疫的全套经验教训,远非世界上大部分国家的傲慢、愚昧、狭隘。

另外,在归国华商传出群体感染之后,4月8日,柳布林诺大市场边上的友谊宾馆来了多名防疫人员,这些人和市场的保安一起控制了宾馆的出入口。

宾馆内所有人都被防疫部门要求自我隔离14天。友谊宾馆一共五层楼,楼内大约几百个房间,被隔离的中国籍人员粗估一下大约上千人。

希特勒都阻止不了的,病毒做到了……

在汹涌的全国疫情面前,俄军却仍在莫斯科边上的阿拉比诺军营准备5.9胜利阅兵式。

今年是卫国战争胜利75周年,俄罗斯决心把阅兵人数从往年的1万人增加到1.5万人,时间从以往1小时延长到1.5小时。

同时邀请包括中国在内的20个外国军队的仪仗队、多国国家元首参加阅兵。

从3月下旬以来,俄军和政府发言人多次声称,不打算推迟胜利日阅兵和其他庆祝活动,不打算更改日期和形式。

然而,面对如此严峻的形式,最近终于不得不改口了。

佩斯科夫说,胜利日阅兵必须举行,在5月9日胜利日这天或另一天举行,也就是延期。

红场阅兵在历史上从来没有推迟或取消过,1941年11月被德国打到莫斯科城下,都照样阅兵,阅兵部队走完直接开赴前线,这事在历史上赫赫有名。

然而,防不胜防的病毒,才是比大军压境更可怕的东西……

俄国防部长绍伊古表示,俄军将在5月15日前建成16所军用野战医院,其中8所将在4月30日前建成。同时,有32家军事医院建立了特殊病房,提供4800个床位。

同时,莫斯科市政府在莫斯科西南60公里的远郊,建设的第一座俄版野战医院已经迅速建成。

▎莫斯科初期指定的两家新冠定点收治医院之一的第15医院

但是,根据武汉的经验,光建野战医院是不够的。更关键在于调动统筹医疗系统本身。

在莫斯科确诊人数还不到1万人的时候,就有超过6000名患者,只能在家吃药等待自愈。

莫斯科初期指定的两家新冠定点收治医院,因不久前普京到访而声名大振的第40号医院总部共635张床位,规模更大的第15号医院床位近1500张,到4月10日都已接近全满。

▎俄罗斯官方媒体RT(今日俄罗斯)电视台拍摄到的画面

这两所医院,就相当于武汉初期的金银潭和肺科两所指定传染病医院。4月11日,大量病人“涌入”这两家指定医院,救护车在医院门口排起长队。据称送病人入院要等待15小时。

根据4月14日上午所公布的13日数据,全俄确诊人数已达2.1万人,其中莫斯科市1.3万人,莫斯科州2300人,圣彼得堡近800人。莫斯科地区合计超过1.5万人。

很多人开始担心,一场类似的灾难要在莫斯科上演。

俄罗斯能对付疫情吗?

4月14日,莫斯科抗疫指挥部终于决定,在未来10天内,将对卫生局系统的另外24家医院进行调整,腾出全部能力收治感染患者。这将总共提供约2.1万张病床。

▎武汉在高峰时期调整提供了2.6万张医院病床

没错,现在俄罗斯终于学习到武汉1月底的这一步了。这应该是中国专家组11日抵达之后建议的成果。

中国专家组已经参观了第15、第40两所定点医院和在建的莫斯科远郊野战医院,并与俄方专家进行了交流与探讨。接下来的几天,还会继续考察莫斯科几所医院和医疗研究机构。

那么,在文章标题中所提出的关键疑问,现在还没有解答——俄罗斯能有效对付疫情吗?它的医疗体系能扛过这轮大流行冲击吗?

我们还是用数字来说话吧:

相信很多人都会感到吃惊,现在都在说德国医疗能力强,怎么没人想到,鲜为人知的是,俄罗斯也是一个医疗体系发达的国家?

这就拉开了本系列的第四阶段:实力与态度——全球抗疫阶段小结。

30. 各国承载底线在哪里?真实医疗资源大起底!

31. 新加坡和韩国都靠什么?揭秘亚洲防疫秘密!

32. 揭秘奥运延期博弈,破解日本疫情之谜

33. ECMO只有15台,英国抗疫只靠医者仁心?

34. 美国感染数超中国,纽约严重程度已超武汉

35. “无症状感染者”究竟怎么回事?究竟有多少?

36. 美国一半病例是无症状感染者?事实并不乐观

37. 确诊病例超20万,解读美国医疗体系另一面

38. 新冠治疗账单吓人,美国医疗是怎么变贵的?

39. 对华输出猛增,俄罗斯疫情究竟多严重?

责任编辑:侯逸超 PN056
打开APP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