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打开

打开

唐驳虎:有色人种超60%,这就是惨烈的纽约死亡真相?

文/凤凰新闻客户端荣誉主笔 唐驳虎

核心提示:

1、在总结美国疫情之前,先补充近期俄罗斯防疫情况:目前莫斯科市已经超过无需动员的医疗承压点,莫斯科州总体情况也接近承压点,医院出现爆满和临时加床。

2、相对于病例爆炸式增长的纽约,莫斯科地区尚属稳定。纽约现在的确诊总病例密度已经是武汉最高峰时期(2.18)的4倍。简单对比中美俄三个大国的每10万人病例数,纽约的压力一目了然。

3、由于医疗系统羸弱、调度能力羸弱,目前全美尤其是纽约,医疗体系已经处于严重超载状态,90%的病患无法住院,目前纽约市的粗病亡率达到10.42%。

4、目前在纽约市的新冠死者中,拉美裔和非洲裔人群的比例超62%。纽约人口中拉美裔和黑人合计比例为51%。两族裔死亡比例较高的原因可能是其较低的社会经济地位。

5、另外纽约死亡者也以65岁以上老年人为主。族裔和年龄叠加,导致纽约严重的病死情况并未引起重视,要求复工的声浪很高。

唐驳虎:实力与态度——全球抗疫阶段小结(二)

上一篇前苏东地区作为全球小结的开篇,已是四天前,这一篇该说全球疫情最严重、病例占世界1/3、数据增长到麻木的美国了。

但由于俄罗斯终于批量推广灵敏度高的第二代检测试剂,进入大规模核查期。全国检测人数已达200万人次,确诊数据增速很快,增速已经冲到全球第二位。

俄罗斯疫情也炸了?

按20日公布的19日最新数据,总数已经从2.8万增加到4.7万,已经位居全球第十。每日增幅也从2000人增加到了6000人,而且还在不断加速。

尤其是上一篇因为数据涉及的国家太多,最后遗漏了一个重要情况:

和欧洲很多国家一样,俄罗斯的疫情集中在莫斯科,莫斯科的医疗系统要承载远超全国平均水平的压力。

所以今天还得补充单列一下莫斯科的状况。

莫斯科其实包括莫斯科市和环绕莫斯科市的莫斯科州,两地的人口分别为1250万人和750万人,合计2000万人。占俄罗斯全国人口的近1/7。

根据4月18日的数据,莫斯科市的检出病例已达2.6万例,每10万人已达210例。这已经超过了俄医疗系统无需动员调整、直接就能容纳的每10万人82例。

莫斯科州则达到了每10万人70例,也在接近这个承压点。1/7人口的大莫斯科地区,总病例3.16万人,占到了全俄2/3。因此医院开始出现爆满和临时加床。

另外,在莫斯科当地被强制隔离的华商里,有三百余人接受了核酸检测,结果96人测出阳性,比例接近三分之一。这与归国人群中测出的比例相差无几。

当然,莫斯科市正在快速调整24所医院,准备拿出2.4万张床位,收治病患。

按全俄平均水平,大莫斯科地区应有17~20万张病床,短期内调动出2~3万张不成问题。

另外,调集了1.1万名工人,历时一个月建成的俄版“火神山”也即将投入使用,设备条件很好,可容纳900名重患者。

但人们担心的问题是,如果莫斯科地区病例继续增长,突破了医疗系统承载力,怎么办?

俄男性寿命短,在疫情中反而成了优势

实际上,相当一部分俄罗斯患者是不住院,待在家里等待自愈的。

这里有一个显著的差异:莫斯科80%的确诊患者年龄在60岁以下,近一半的患者在45岁以下,另外还有5%的儿童病例。

因此,60岁以上老年患者只占总确诊病例的15%。这和老龄化的南欧完全相反。

为什么?因为俄罗斯人口特别年轻化么?

▎莫斯科市市长索比亚宁视察新建成医院,医护人员防护齐整

也不是,俄罗斯60岁以上老人占总人口的21.8%(中国为17.9%),已属于老龄化社会。

但是,俄罗斯老人一般不与子女同住,而往往是独居、住到乡下别墅或者进养老院。这与注重大家庭的意大利、中国截然相反。

另外,俄罗斯男女寿命差异极大,也是构成老年人感染比例低的原因之一:

根据俄官方2017年的统计,俄男性预期寿命只有67.5岁,女性为77.6岁。酗酒、生活方式不健康、好斗等是男性死亡率高的原因。

另外根据数据学家统计,俄罗斯实际上只有57%的男性,能够活过65岁。大量寡居的老奶奶社交不活跃,也避免了接触感染。

所以,俄罗斯的老人感染占比,不仅是占确诊者的比例(15%)低,也低于老年人占人口的总比例(21.8%)。

▎莫斯科市市长索比亚宁视察新建成医院

而现在全世界的临床经验都指出,年龄越大、死亡率越高;而年轻人和身体健康的人更有机会靠自身免疫力恢复。

俄罗斯高度年轻的患者年龄分布,对降低病毒杀伤力相当有利,也会成为俄罗斯未来克服疫情的一个有利因素。

当然,俄罗斯的疫情防控也有一些不利因素,在放假了两周之后,市民们可以申请电子通行证出门,路上开始堵车。

为此附加的检查,又造成了公共交通的拥堵和人员聚集,而且莫斯科至今仍未强制出门戴口罩。

这也是之前所说的,俄罗斯防控措施“介于东方与西方之间”的特点。

但总的来说,由于医疗资源较为充裕,尤其是感染者平均年龄较低,至今俄罗斯的病亡人数405人,粗病亡率仍保持在1%以下(0.86%)。

这比许多人吹捧的德国还要低(粗病亡率4708/146699 = 3.2%)。但疫情的关键还在于防控,医疗系统承载力毕竟总是有限的。

早已爆炸很多天的纽约

当然,相对于已经全面大爆炸很多天的纽约,莫斯科的疫情就还根本不算什么。

纽约市5个区——曼哈顿、布朗克斯、布鲁克林(国王)、皇后、史泰登岛,截至当地时间19日已确诊13.87万人。对于总人口仅850万的纽约来说,相当于每10万人超过1600名确诊者。

另外,在纽约市之外,纽约州、新泽西州、康涅狄格州邻近郡县共同组成的纽约都市圈,也是世界级的重灾区。

纽约州的病例集中在紧邻纽约市的拿骚、萨福克、威彻斯特、罗克兰、橙县,这些县总数近10万人。

新泽西州则集中在紧邻纽约的卑尔根、哈德逊、埃塞克斯、联合、帕赛克、米德尔赛克斯、海洋、蒙莫斯,这些县总数近7万人。

还有康涅狄格州的费尔菲尔德、纽黑文,1万多人。

合计18万人确诊的环纽约都市圈,每10万人的确诊病例也达到了近800人。

在整个纽约都市圈之外,全美国剩下的确诊病例也高达近45万人,平均到剩下的3亿人口,也达到了每10万人约150人,接近了莫斯科市的水平。

毕竟全美国人口也只是5个半湖北。

当然,空说这些数据,大部分人还是无感的。没有参照坐标就没有概念。

把中美俄三个大国的人均感染数放在一起,就一目了然了。

恐怖的死亡纽约

很明显,纽约现在的确诊总病例密度已经是武汉最高峰时期(2.18)的4倍。

而且当时的武汉已经紧急扩张、调整出3万张床位,将收治能力提高了7倍,让所有确诊患者都能收治。

然而美国的医疗体系,根本就是一个效益至上的商业生意。

纽约市的医院总床位是2.6万张,每10万人306张;

纽约州总床位5.3万张,纽约之外每10万人272张。

全美国床位92.5万张,每10万人280张。

考虑到医院接诊能力还要满足其他平时日常就有的病患,现在全美国的医疗系统都无法收治这么多病患。

尤其是纽约,已处于全面严重超载状态。

据统计,实际收治病人只能保持在1万人左右。也就意味着剩下的12万人无法住院。

因此仅在纽约市,就已经造成了大约9000人医院死亡和约5000人院外死亡,粗病亡率达到10.42%。

在纽约之外的美国,粗病亡率也达到了26735/633280 = 4.22 %

羸弱的纽约医疗系统

纽约市共有161家私立医院和11家公立医院,总床位2.6万张。其中公立床位仅占20%,约5000多张,其中ICU病床250张。

私立医院的规模,除了三家知名大医院共有4500多张床位之外,一般也不大。

除三家大医院外,平均每家私立医院的床位仅有100张左右,相当于中国的社区医院规模,容纳能力很有限。

纽约公立医院系统计划在4月份新增2475张标准医院病床(扩容50%),760张ICU病床(增加3倍),增加2500名医护人员。

到4月11日,美国海军“安慰”号医院船(1000床位)已累计收治96位患者,其中66人仍在该船上(4月18日的最新统计是71人)。

另外,美国陆军运营的纽约贾维茨中心临时医院(号称2500张床位)累计收治453位患者,仍有319人在院。

严重的官僚作风,以及沟通的复杂,让这两座临时医院完全没有发挥出应有的能力。

更加羸弱的调度能力

在3月份,纽约州长呼吁各地的退休医护人员报名来支援纽约,当时有近9万人报名。然而到4月8日,只有908名志愿者医护到岗。

原因很简单,这就是先前美国医疗体系所创制的各种繁琐规定,行医资格由各州发放,不得随意跨州行医。

为了避免医疗官司纠纷,州政府首先需要审核资质,并召集170多名律师组成团队来审核报名者资料。

由于审核速度很慢,加上政府不可避免的官僚作风,处理速度跟不上。

除了州政府的志愿者招募通道,各个医院本身都有临时员工的招募通道,主要是依托商业的招聘中介猎头,运转就有效率得多。

临时医护不再是志愿者那样的义务服务,而是可以拿到很高的薪水。

例如呼吸科方面的专业岗位,甚至给临时护士开每周10000美元、包差旅吃住的标准。但是受制于医院收治能力,能够扩容的名额很有限。

所以,纽约的收治能力就停留在1.9万人的上限。剩下的人就只能在家等待自愈,运气不好、身体不行的人(10%的重症患者)就只能等死了。

现在,纽约市的死亡率已经达到了每10万人170人。

死亡率最高的是黑人

在纽约市的因新冠病毒死亡的人群当中,拉美裔占了34%,黑人占了28%,合计超过62%。

这个数字令人震惊,感觉像一场针对拉美裔与黑人的选择性杀伤。

这倒也不算特别奇怪,因为本来纽约的人口里面,拉美裔就占了29%,黑人占了22%,合计已经达到51%。也正是所谓的种族大熔炉。

▎纽约市和纽约州去掉纽约市的病死率,括号里为人口比率

当然,拉美裔、黑人的死亡率的确远高于白人与亚裔。

在一份略早的统计中,黑人的因病死亡率是每10万人92.3,拉美裔74.3,白人45.2,亚裔34.5。

首要原因自然是黑人、拉美裔不能入院治疗的比例最高,其次在于有色人种社会经济条件较低的问题。

至于亚裔的感染率、死亡率都最低,这自然是亚裔行为方式中的克制、团结、守拙和强烈得多的防备意识。

另外,纽约的疫情,年龄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无论是住院病人、死亡者,都是以65岁以上为主。

根据纽约市最新统计,在确诊人群当中,65-74年龄段、75岁以上年龄段,感染率分别达到了每10万人2200、2700人。

而在住院人群中,65-74年龄段、75岁以上年龄段,分别达到1100、1700人,住院率分别为50%、60%。

65岁以下、45岁以下人群的住院比例则低得多,大约只有25%、10%。都在家里等待自愈。

至于死亡比例,65-74年龄段、75岁以上年龄段,分别达到300人、800人,也就是确诊患者中高达14%、30%。

可见年龄也是一项极其重要的因素。

族裔、年龄两个因素加起来,也就是为什么纽约的死亡已经如此惨烈,社交媒体上却除了一些照片视频,并没有什么反响的原因。

现在,全美各地已经大批失业人群(多达2200万)按捺不住,要求州政府和联邦政府重启社会,恢复工作。

甚至有人推论,美国人已经“群体免疫”。美国真的安全了吗?这个问题其实也涉及到全球经济的重启,我们下期分析。

30. 各国承载底线在哪里?真实医疗资源大起底!

31. 新加坡和韩国都靠什么?揭秘亚洲防疫秘密!

32. 揭秘奥运延期博弈,破解日本疫情之谜

33. ECMO只有15台,英国抗疫只靠医者仁心?

34. 美国感染数超中国,纽约严重程度已超武汉

35. “无症状感染者”究竟怎么回事?究竟有多少?

36. 美国一半病例是无症状感染者?事实并不乐观

37. 确诊病例超20万,解读美国医疗体系另一面

38. 新冠治疗账单吓人,美国医疗是怎么变贵的?

39. 对华输出猛增,俄罗斯疫情究竟多严重?

40. 普京都差点中招,俄罗斯能对付疫情吗?

41. 比“群体免疫”还要狂,这个国家为什么敢不设防?

责任编辑:侯逸超 PN056
打开APP阅读全文